緬懷抗戰史實,凝聚愛國意識

圖片來源:摘自國防部建軍90週年月曆 

圖片來源:摘自國防部建軍90週年月曆 

  今年是七七對日抗戰勝利70週年紀念日。70年來,世界局勢和國家處境都出現鉅大變化,但是我全國軍民同胞在八年對日抗戰期間,為維護國家民族獨立與生存,堅定抵抗外敵入侵的意志和精神,長昭寰宇、歷久彌新。紀念七七對日抗戰,全體國人除了要向抗戰時期為國犧牲的烈士英靈,表達至高的敬意外,更應深切體認抗戰史,弘揚抗戰精神,為國家的永續發展貢獻心力。

   日本雖處東亞荒陬海隅,但自古即不斷試圖發展大陸勢力,遂行大陸政策,建立大陸帝國。依日本平凡社編《政治學事典》所載,大陸政策的定義是:「日本自明治以來對中國、朝鮮所進行的侵略政策。明治政府成立後,為緩和國內保守勢力對立的險惡暗潮,不斷利用對外危機以轉移國人視聽,藉以消除國內沒落士族的不平之氣,此後逐漸蛻變成以帝國主義為本質的侵略主義。」由是可知,侵略中國是日本軍閥遂行大陸政策的必然後果,七七抗戰亦非歷史上的偶發事件,而是日本執意發動侵略戰爭的必然發展。

  在處心積慮的步步進逼下,日本先後發動「九一八事變」、「一二八淞滬戰役」、「華北五省自治」等事件,侵略氣焰高張的日本,已完全認為中國無力抵抗其蠶食征服。迨及民國26年7月7日夜間,日軍藉口演習時有一名士兵失蹤,強行要求進入河北省宛平縣搜索,繼之向宛平縣和盧溝橋發動攻擊。駐防該地的國軍第二十九軍官兵奮起抵禦,打響全民抗戰的第一槍,也為長達8年之久的對日抗戰揭開序幕。

  中日8年戰事,對日本來說,是有預謀、有準備的擴張侵略,甚至有「三月亡華」的狂妄之語;在我國則是國家百廢待舉之際,突遭此生死存亡變故,忍無可忍的奮起抵抗。這表示,對日抗戰確實是一場反侵略、求生存、護國格的民族聖戰,也是瓦解日本「大東亞共榮圈」瘋狂行徑的全民禦侮戰爭。然而,由於當時中日兩國國力相差懸殊,抗戰能堅持8年之久,並贏得最後勝利,全靠軍民同胞忍受慘重犧牲,發揮「我生則國死,我死則國生」精神戰力,與敵人周旋到底,方能獲得成功。

  盧溝橋戰火一起,時任軍事委員長的先總統蔣公即在廬山發表莊嚴果決之抗戰宣言,呼籲國人同胞:「和平未到根本絕望時期,絕不放棄和平;犧牲未到最後關頭,絕不輕言犧牲。」如果戰端一開,那就是「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皆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因此,出乎日本軍閥意料,當國家面臨生死關頭之時,素來被日本人輕視的中華兒女,卻個個無畏無懼,全面奮起,展開焦土抗戰。尤其英勇的國軍官兵更以血肉築起抗敵長城,受命不辭,用生命和鮮血完成抵抗日本侵略的任務,確保國家生機和尊嚴,煥發出守護國家人人有責的「七七抗戰精神」。

  回顧歷史,許多先賢先烈面對國難,毫不退縮、毫無畏懼,一心以保衛國家為念。例如死守四行倉庫的謝晉元團長曾對妻子說:「半壁江山,日遭蠶食,這亡國滅種的大禍,是由他人發動的,但國家子孫的命運還要靠我們自己來掌握。為國殺敵,是革命軍人的素志,職責所在,為國當不能顧家。」抗日英雄張自忠將軍於死前亦說:「我力戰而死,自問對國家對民族可告無愧,你們應當努力殺敵,不能辜負我的志向。」此等豪情與氣魄,幾乎是抗戰時期國軍官兵普遍共有的氣節志向,充分說明國軍官兵的犧牲奉獻,實是贏得抗戰勝利的主要因素之一。

  根據史實,抗戰8年中,國軍與日軍正面激戰,計有會戰22次,大型戰役1,117次,小型戰鬥3萬8,931次,傷亡官兵多達322萬餘人,殉國將領逾兩百位,同胞死傷及失蹤超過2,100餘萬人,人民財產損失達6千億美元,古蹟文物的摧毀掠奪,更是難以估計。這種傷亡及損失規模,不僅在世界戰爭史上少有,也證明中華民國領導抗戰勝利,此一史實,不容任何人歪曲醜化。

  總之,在紀念七七抗戰勝利70週年之際,國人同胞必須正確體認抗戰歷史,一方面從瞭解戰爭暴力的可怕,體認和平的無價;另一方面更要以抗戰烈士英勇事蹟為典範,承繼並發揚先烈們的浩然正義;國軍官兵更要砥礪軍人武德,善盡本務。唯其如此,我們才能維護和平,確保國家的不朽生機。

本文摘錄自 青年日報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