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各口戰事(民國22年1月1日)

圖1_長城各口戰事

圖1_長城各口戰事

圖2_長城各口戰事

圖2_長城各口戰事

圖3_長城各口戰事

圖3_長城各口戰事

長城戰役 國軍英勇作戰力阻日軍進犯

 滿清末年,中國因長期積弱不振,飽受帝國主義的蹂躪,此時已施行明治維新的日本國力強盛,並覬覦中國廣大的資源與土地。由於向外擴展是日本政府自明治維新以來的既定政策,加上田中義一擔任首相組閣,提出所謂的「田中奏摺」,內容提及:「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國;欲征服中國,必先征服滿蒙。」日本侵略中國的野心由此可見一斑。

 為達侵華目的,日本蓄意阻撓國民政府北伐,破壞中國統一;民國二十年由特務組織先後製造「萬寶山事件」、「中村事件」,讓中日兩國關係日趨惡化,是年九月十八日再策動「九一八事變」,出兵進佔我東北地區;民國二十一年一月二十八日,日軍再挑起「一二八淞滬戰役」的戰火,國軍奮勇抗敵,讓聲稱四小時即可佔領上海的日軍難逞其意圖,歷經三十四天的作戰,經美、英等國的調停,中日兩國簽署淞滬停戰協定,日本撤至公共租界與虹口。

 「一二八淞滬戰役」雖經各國調停而結束,但日本侵華的舉動並未停止,國民政府深知日本必將繼續製造事端,擴大對華侵略,特設軍事委員會為全國最高軍事機構,任命先總統蔣公為委員長,統籌抗日與剿共事務。與此同時,日軍將在上海的部隊調往東北,增援其關東軍,企圖圍困東北義勇軍,以鞏固扶植的偽「滿洲國」,東北義勇軍受限兵力懸殊,退往長白山區與蘇聯邊境,日軍在東北的內憂暫消後,決定向山海關進犯,圍攻熱河。

圖_長城戰役

 日軍出兵熱河 長城戰役爆發

 山海關自古有「天下第一關」之稱,形勢險要,歷來為兵家必爭的戰略要地。民國二十二年一月,日軍進兵山海關,隨後再向熱河推展攻勢,蔣公早已判斷日軍必將西進熱河,特電張學良增兵熱河,電令熱河省主席湯玉麟全力阻敵。日本為使侵佔熱河的行動順遂,運用外交手段,透過外務省對外宣佈,滿蒙與中國以長城為界,熱河省為滿洲國之一部;再向我外交部提出備忘錄,要求中國退出熱河,並劃長城附近為中立地區,另指使偽滿洲國發表進兵熱河聲明。

 民國二十二年二月二十三日,日軍向熱河發動總攻,以第十四混成旅威脅冀東,欲將國軍牽制在河北;再以第六師團與偽滿洲國張海鵬部隊為北路、第八師團為中路、第十四混成旅與偽滿洲國丁強部隊為南路,三路進發。日軍各路兵力均以攻佔熱河省省會承德為主要目標,湯玉麟見狀竟不戰而退,日軍僅用一百二十八名騎兵就佔領承德;承德失守,日軍得以長驅直入,續攻長城各隘口。

 日軍攻打長城各隘口,以兩個師團、三個旅團與三個騎兵聯隊為主力,由關東軍指揮官督陣;國軍則以二十七個步兵師、六個騎兵師、三個騎兵旅及砲兵、工兵等部隊迎戰,由時任北平軍分會代委員長的何應欽指揮。為規劃抗戰軍事行動,了解國軍在長城作戰的概況,原本正進行第四次剿共的蔣公於長城戰役爆發後,從南昌北上,調派部隊支援長城前線。

圖_大刀隊

圖片來源:國防部建軍90週年月曆  

大刀隊夜襲日軍 創獲喜峰口大捷

 長城戰役初期,日軍第八師團川源旅團由承德直赴古北口,第十四混成旅團亦進窺喜峰口,第十師團第三十三聯隊分向界岑口、義院口之線進攻。日軍雖挾優勢兵力,但進犯長城各隘口並非易事,國軍以宋哲元的第二十九軍、黃杰的第二師、關麟徵的第二十五師固守各隘口,屢創來敵,震懾日軍。其中,向以「大刀隊」聞名的第二十九軍在喜峰口襲擊日軍,堪稱是長城戰役的一次成功作戰。第二十九軍由三十七師師長馮治安、三十八師師長張自忠與第一○九旅旅長趙登禹會商,決定組成敢死隊,突襲喜峰口的日軍陣地。三月九日夜間,趙登禹所屬團長王長海率大刀隊夜擊日軍,五百多人的大刀隊,經此一役雖僅二十餘人生還,成功奪回喜峰口,創獲喜峰口大捷;從此大刀隊的威名,令日軍喪膽;日軍亦承認是侵華以來所遭遇最大的挫敗。張自忠在喜峰口一役建功,獲頒青天白日勳章,也贏得抗日英雄的威名,日本人甚至用「中國第一位男子漢」讚譽他。

 長城戰役除喜峰口一役寫下光榮一頁,古北口戰場亦有可歌可泣的悲壯故事。當時,關麟徵率領的第十七軍第二十五師在出古北口東關不遠處與日軍前哨遭遇,雙方激戰,關麟徵負傷,隨從官兵全部陣亡,但終將敵人擊退。隔日,日軍第八師團再攻,佔領古北口關口,包圍第二十五師第一四五團,杜聿明代理受傷的關麟徵師長職務,續對日軍作戰,並在古北口以南的南天門一線構築陣地。由於日軍砲火猛烈且有飛機空援,第一四五團遭到分割,師指揮所也遭攻擊,第二十五師被迫撤退。此時第一四五團副團長吳超徵因未接到撤退命令,仍率部堅守「帽兒山」高地的八個碉堡,日軍以重砲猛轟,吳超徵與其他六人在營本部碉樓力戰,憑藉居高臨下地勢,阻止日軍攻勢達一週之久,後因彈盡援絕,以刺刀與日軍肉搏,之後全部壯烈犧牲。

 接替第二十五師防務的第二師自民國二十二年三月十三日起力守南天門一帶陣地,並於四月中旬與日軍苦戰六晝夜,日軍見進攻長城屢屢受挫,於是改變作戰計畫,由山海關向灤東進攻,威脅國軍右側背,至五月初,冷口以東的國軍被迫後撤,長城各隘口遂相繼陷落。五月中旬,日軍侵陷灤州,再陷寧河,平津震動。為顧及整體抗日大局,先保全華北,國民政府擬議停戰,特設行政院駐北平政務整理委員會,任命黃郛為委員長,與日本折衝停戰。五月三十一日,中日雙方簽署「塘沽停戰協定」,長城戰役結束。

 著眼安內攘外 盡見蔣公謀國苦心

 國民政府決定停戰,與日本簽署「塘沽停戰協定」乃屬權宜之計,因為基於貫徹「安內攘外」的國策,國軍對中共的圍剿仍須持續進行,以當時我國力而言,實無與日本全面作戰的本錢,政府唯有以緩和日軍的進逼,爭取更多時間完成抗戰準備,所以蔣公在其民國二十二年六月二日的日記曾寫下「我屈則國伸,我伸則國屈,忍辱負責,自強不息,但求於國有益,於心無愧而已!」又於六月六日的日記記載:「於此停戰蒙恥之時,使高級將領臥薪嘗膽,而不自餒自逸,將於建設計畫,確定步驟,切實推行,以期十年之內,可湔雪此恥乎?」由此可知,蔣公「先安內,再攘外」的國策至為正確。

 另就國軍在長城各隘口英勇作戰經過,均可見國軍官兵皆存視死如歸之志,抱定成仁取義、以身殉國的武德情操。無論是在喜峰口夜襲日軍的大刀隊或死守「帽兒山」高地碉堡的第一四五團副團長吳超徵等人,每一位官兵以浩然正氣捍衛軍人尊嚴與榮譽,用寶貴生命換取中華民族免於亡國滅種之禍。所謂「板蕩識忠貞」,國軍官兵愈是在國家危亡之際,愈不避艱難,抱持為國犧牲的決心,不虧其義、不更其守、俯仰無愧。

 長城戰役是日軍全面侵華前的一場戰事,國軍雖以劣勢裝備抗敵,但整體作戰已然展現堅強的戰鬥意志力與衛國信念,這樣的精神也就是日後的抗戰精神,讓國軍在八年抗戰期間,即使沒有精良的武器裝備,人人卻有顆不怕死的心,進而與日軍進行會戰二十二次、大型戰役一千一百一十七次、小型戰鬥三萬八千九百三十一次,用血肉之軀護我河山,終於打贏這場民族聖戰。

文字資料來源 青年日報社 撰文:楊宇安

圖片資料來源:陸軍司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