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八淞滬事變(民國21年1月28日)

圖1  一二八淞滬事變

圖1 一二八淞滬事變

圖2  一二八淞滬事變

圖2 一二八淞滬事變

圖3  一二八淞滬事變

圖3 一二八淞滬事變

日本圖謀侵華 蓄意製造事端

 民國16年7月,時任日本首相的田中義一藉「東方會議」高倡侵華言論,隨後在其呈送日皇的「田中奏摺」中明示侵華步驟,告知天皇「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國;欲征服中國,必先征服滿蒙。」民國17年5月3日,日軍公然進兵山東濟南,企圖阻止國民革命軍北上,破壞我北伐大業,幸得時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的蔣公洞悉日軍陰謀,命令北伐軍撤出濟南,遶道渡黃河北上,方能完成北伐,統一全國。由於「征服滿蒙」是日本「征服世界」的起步,日軍一再尋找侵略東北的藉口,民國20年上半年先後製造「萬寶山慘案」、「中村失蹤事件」,以圖進佔東北。

 民國20年9月18日夜間,日本關東軍所屬部隊派出分遣隊,沿南滿鐵路行經瀋陽附近柳條溝路段,引爆炸藥炸毀路軌,誣指我東北軍破壞,隨即兵分多路突擊我東北軍駐地北大營與瀋陽城,數日後更侵佔20多座東北主要城市,傷我軍民無數。嚴格而論,日本侵華實自「九一八事變」即啟其端,但當時國民政府深知國力不足,若貿然與日本全面作戰,無異自取滅亡,只能隱忍,一方面與日本交涉,另一方面加速推動國家建設,蓄積抗日力量。

 日軍藉挑起「九一八事變」侵佔我東北後,全國反日民情沸騰,知識分子紛紛要求政府立即對日宣戰。與此同時,學生運動及全民的愛國運動遍及全國,並有愈加激情的趨勢;中共亦於民國20年11月上旬在江西瑞金召開第一次蘇維埃代表大會,正式成立「中央」政府,由毛澤東擔任主席,朱德為軍委主席,建立所謂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

圖_整軍經武

圖片來源:國防部建軍90週年月曆 

日軍挑釁 一二八淞滬戰役爆發

 民國21年1月18日,日方聲稱有5名日本僧侶在上海被毆,唆使日本浪人於1月20日在上海楊樹浦縱火焚燒我國三友實業社總廠,在場維持秩序的華警數人遭殺傷;同日下午,日本僑民集結遊行示威,沿途攻擊中國商店,上海市政府立即向日本領事館提出口頭抗議,卻遭日方反駁。更甚者,日方竟誣指日本5名僧侶被毆是中國人所為,要求我國政府必須道歉、賠償,並嚴懲兇手,同時停止一切反日行動。

 此時,日軍已集結戰艦在黃浦江待命,其海軍陸戰隊也大舉登陸。為避免事態擴大,尋求和平途徑解決,上海市政府於1月28日回覆日方,同意接受日方提出的條件。上海市政府的決定出乎日方意料之外,也讓日軍無啟釁的藉口。豈料,日軍駐上海第一遣外艦隊司令鹽澤幸一於1月28日夜間以保護日僑為由,要求中國軍隊必須撤出閘北,當夜11時30分,日本海軍陸戰隊約2300人在裝甲車掩護下,突襲閘北,駐防的國軍第19路軍還擊,揭開一二八淞滬戰役序幕。

 蔣公復出 國軍奮勇迎戰

 淞滬戰役戰事開啟,國軍以第19路軍與第五軍應戰。第19路軍由蔣光鼐擔任總指揮,軍長為蔡廷鍇,下轄第60師、第61師、第78師;增援的第5軍由軍長張治中親率第87師、第88師、中央軍校教導總隊及獨立砲兵第一團山砲營等部隊參戰。日軍雖宣稱,4小時即可佔領上海,但國軍將士奮勇抵抗,日軍陷入苦戰,傷亡不輕。為因應淞滬戰役及其後續變局,中國國民黨中央政治會議在戰役爆發前夕集會,決定敦請蔣公回京,主持大計。淞滬戰役開戰後不久,蔣公立電第19路軍,勉其全力應戰;1月29日,我外交部發表捍衛國土聲明,蔣公、馮玉祥、閻錫山、張學良等4人被選為軍事委員會委員,合力禦敵。

 為謀迅速奪佔上海,日軍動員海軍兵力開赴上海,並派日機自「能登呂號」航空母艦起飛,密集轟炸閘北地區,包括上海商務印書館、東方圖書館在內等據點遭日機炸毀,多處民房亦遭火焚。正當國軍在淞滬一帶浴血奮戰之際,蔣公發表告全國將士電文,既 鼓舞官兵戰志,亦表達絕不屈服的態度。

 蔣公告訴全國將士:「東北事變,肇始迄今,中央為避免戰禍,保全國脈起見,故不惜忍辱負重,保持和平,期以公理與正義,促倭寇之覺悟。不意我愈忍讓,彼愈蠻橫,滬案發生,對渠要求,且已茹痛接受,而倭寇仍悍然相逼,一再向我上海防軍攻擊,轟炸民房,擲彈街衢,同胞慘遭蹂躪,國亡即在目前,凡有血氣,寧能再忍。」

 「我19路將士即起而為忠勇之自衛,我全軍革命將士處此國亡種滅、患迫燃眉之時,皆應為國家爭人格,為民族求生存,為革命盡責任。…」當第5軍已抵上海參與作戰,蔣公即電示第5軍官兵:「抗日為整個民族存亡所關,……務與第19路軍團結奮鬥,任何犧牲均在所不惜,以完成革命之使命為要。」蔣公當時抗日的立場非常堅定,甚至將國民政府由南京遷至洛陽辦公,並在徐州召開軍事會議,策定全般作戰計畫,堅不退讓。2月初,已抵上海的日軍第3艦隊開始發起攻擊,第3艦隊司令官野村吉三郎中將自鹽澤幸一少將手中接下指揮權,督導日軍作戰。儘管日本海軍陸戰隊後續再投入7000餘人,但始終無法壓制國軍第19路軍,戰事陷入膠著,雙方僵持。日本政府眼見日軍進攻淞滬遲滯不前,決定增兵上海,調派第9師團與第24混成旅團參戰,並由第9師團植田謙吉中將全權指揮上海作戰。

 尤值一提的是,日軍轟炸上海期間,我防空部隊先後擊落日機數架,航空第6中隊副中隊長的黃毓銓更率隊迎戰日機,創獲擊落數架日機戰功。遺憾的是,黃毓銓在2月5日的空戰中英勇犧牲,當時他尚不滿30歲且甫新婚;黃毓銓也是中華民國空軍對日抗戰首位殉國烈士。

日軍挑起「一二八」淞滬戰役戰端,旨在擴張侵華暴行,將侵略中國的氣燄自東北延燒至上海地區,企圖佔領淞滬後,再謀我首都南京。下野再復出的先總統蔣公秉持堅定的抗日態度主持大計,奮赴國難;國軍第19路軍與增援的第5軍齊心合力,誓與日寇拚搏,護國守土。

 自民國21年1月28日起,國軍遵循軍事會議所提之相關指導,與日軍作戰。由於國軍英勇抵抗,日軍雖挾優勢兵力,仍難逞其奪佔淞滬意圖,迫使日軍持續增援上海。戰事發展至2月下旬,日軍開始由江灣向廟行鎮實施全面突擊,國軍第5軍所轄第88師由師長俞濟時領導,力戰日軍,死守陣地。

 第5軍增援 創獲廟行大捷

 儘管我國外交部數度照會英、美兩國公使,抗議日軍在上海租界碼頭登岸,英、美兩國公使仍對日軍的恣意妄為熟識無睹,日軍亦不顧國際社會觀感,由植田謙吉率第9師團、第24混成旅團到滬支援。民國21年2月16日開始,國軍與日軍在江灣激戰,吳淞一帶遭日軍砲擊,我海軍佈防在吳淞要塞的重砲擊沉日軍艦一艘。

 江灣戰事正酣之際,奉命增援上海的國軍第5軍已抵達,統歸第19路軍蔣光鼐指揮。換裝德式裝備的第五軍戰力精銳,蔣光鼐將其編為左翼軍,主力部署在廟行鎮,以第88師擔任正面防禦,迎戰來犯日軍。2月20日,日軍第24混成旅團向廟行鎮發起攻擊,俞濟時率第88師弟兄堅強抵抗,日軍傷亡不輕。與此同時,日軍亦在八字橋、江灣一帶攻打我守軍,國軍第61師奮勇阻敵,日軍見攻勢難有進展,轉戰廟行鎮、小場廟、竹園墩等地。日軍第24混成旅團乘大霧自廟行鎮東邊突入,國軍第88師不惜犧牲,投入預備隊作戰,俞濟時也親赴第一線,第88師第264旅旅長、副旅長、團長皆負傷,兩位營長陣亡,傷亡慘重。得知第88師苦戰,第5軍軍長張治中除率教導總隊親赴第88師陣地指揮,亦令第87師第259旅增援,此時,指揮右翼軍的蔡廷鍇也令第61師自江灣西北端側擊日軍,支援左翼軍。

 在國軍全線反攻下,進攻廟行鎮的日軍潰敗,戰損嚴重,堪稱是淞滬戰役開始以來的重大戰敗。國軍在廟行一役擊退日軍,其戰況慘烈程度為淞滬戰役開戰以來所未見。蔣公聽聞第88師英勇作戰事蹟,電諭俞濟時:「自經廟行一役,我國軍聲譽在國際上頓增10倍。連日各國輿論莫不稱頌我軍英勇,而倭寇則一落千丈也。望鼓勵官兵,奮鬥努力!」

 日軍歷經廟行鎮作戰失敗,日本政府指派白川義則出任上海派遣軍總司令官,投入第11師團、第14師團增援上海,自瀏河登陸,向上海進攻。白川義則改變日軍作戰策略,以一部兵力實施正面攻擊,拘束國軍於陣地,另以第11師團主力溯揚子江西上,意圖對國軍形成包圍。3月初,國軍撤守第一道防線,避免駐守吳淞、江灣、閘北的國軍部隊被圍,轉向太倉、黃渡鎮等地建構第二道防線。

 在國軍與日軍激戰期間,我政府一再透過外交途徑向國聯說明日軍在華暴行,要求日軍停戰,但日本政府置之不理,即使英、美、法等3國駐南京公使出面交涉,亦無效果。隨著國際輿論聲浪日漸高漲,國聯12個理事國也要求日本撤軍,加上日本國內出現「應先以蘇俄為頭號敵人,暫不宜與英、美過早衝突」的言論,日本政府遂接受英、美等國的調停,同意與我國舉行停戰會議。5月5日,我國代表郭泰祺與日本代表重光葵簽訂「淞滬停戰協定」,其內容要點為:「雙方軍隊在上海周圍停止一切敵對行動;中國軍隊暫留現防地;日軍撤至公共租界及虹口方向,一如事變前原狀。」至此,淞滬戰役完全落幕,日軍撤退,上海恢復原秩序。

圖 抗戰前的國軍摩托化部隊,車輛與裝備都必須外購。(本照片出自英國倫敦畫報1938.02.19刊)

抗戰前的國軍摩托化部隊,車輛與裝備都必須外購。(本照片出自英國倫敦畫報1938.02.19刊) 

國軍奮勇作戰 振奮民心

 「一二八」淞滬戰役是日軍進佔東北後所發起的一場侵略行動,當時距「九一八」事變發生才4個多月,國人對國家安全存有憂慮,甚至有人擔心國軍恐難與日軍抗衡,民心士氣有待提振。然經淞滬一役,國軍奮勇作戰,毫不畏懼日軍攻勢,不但粉碎日軍「4小時攻佔上海」狂言,反更堅持30餘日,讓日軍一再遭遇挫敗,必須持續增援上海。儘管參戰的第19路軍、第5軍多人傷亡,仍以忠貞衛國的勇氣與決心,振奮全國百姓士氣,使全體國人相信,國軍有能力抵禦侵略,堅守寸土,奮不顧身,效命疆場,戰至一兵一卒亦毫無懼色。

 其次,淞滬戰役前夕,蔣公因顧及黨內團結,不以個人進退為念,下野還鄉,日軍乘機引燃淞滬戰火,舉國惶然,中央敦請蔣公復出,肩承抗日重任,既凝聚全國軍民向心,也鼓舞同胞士氣,展現全國大團結之勢。遺憾的是,正當國軍在淞滬力戰日軍之際,中共卻擴大湘、贛、閩、粵等地「蘇區」,並成立「蘇維埃臨時中央政府」,欲藉淞滬戰役擴張勢力。

 事實上,蔣公早已洞悉日軍侵華野心,中日必將一戰,惟當時中華民國尚無全面與日本作戰的實力,蔣公為貫徹「攘外必先安內」、「先安內、再攘外」的國家戰略,爭取時間,完成抗戰準備,甘願承受立即向日本開戰的民意壓力,甚至遭中共誣指政府安內攘外是「不抵抗政策」。

 至於我國與日本簽訂「淞滬停戰協定」,又在民國22年3月的長城戰役期間,與日本簽訂「塘沽停戰協定」,均屬國民政府的權宜之計,其著眼仍在爭取全面抗戰的準備時間,讓「安內攘外」的國策得以貫徹。

 見諸蔣公於民國22年6月2日的日記,他曾寫下「我屈則國伸,我伸則國屈,忍辱負責,自強不息,但求於國有益,於心無愧而已!」又於6月6日的日記記載:「於此停戰蒙恥之時,使高級將領臥薪嘗膽,而不自餒自逸,將於建設計畫,確定步驟,切實推行,以期10年之內,可湔雪此恥乎?」蔣公為大局設想而忍辱負重,盡見其「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膽識與信念。

 我輩應勿忘8年抗戰的艱辛,面對這場歷時8年的民族聖戰,全國軍民同仇敵愾、共赴國難,憑藉「犧牲到底、抗戰到底」的堅定意志,終能戰勝日寇,贏得勝利。

 國人亦應體認,今日國家的處境和面對的威脅,雖然與抗戰時期未必盡然相同,但仍需全體國人「意志集中,力量集中」團結奮鬥。今年是抗戰勝利70週年,特別呼籲全國同胞,發揚抗戰精神,凝聚心手相連、同舟一命的共識,為國家的生存發展努力打拚。國軍官兵更要以自身所承擔的重任為榮,以忠誠為尚,善盡職責,承續光榮傳統,為中華民國的生存發展而矢志前行,傳承抗戰精神的時代意義。

文字來源:青年日報 撰文 楊宇安

圖片資料來源:陸軍司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