淞滬會戰(民國26年8月13日)

圖1 淞滬會戰

圖1 淞滬會戰

圖2 淞滬會戰

圖2 淞滬會戰

迫使日軍改變作戰軸線 奠定我長期抗戰基礎

 八年對日抗戰序幕開啟後,日軍妄言「三月亡華」,全國軍民在蔣委員長領導下奮勇抗敵,力阻敵人進犯。儘管日軍武器裝備精良,步步侵奪我國土山河,但歷時三個月的「淞滬會戰」即讓日軍付出慘痛代價,並被迫改變作戰軸線,國軍雖撤出上海戰場,卻獲得重大戰略成果,為日後抗戰的勝利奠定基礎。(編接)

 壹、前言:

 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七日,日軍發動「盧溝橋事變」,燃起侵略火種,當時全中華民族「年不分老幼、地不分南北」,為了民族尊嚴和生存前仆後繼,視死如歸,在「一寸山河一寸血」的精神號召下,全國軍民支持政府全面抗日。八年抗戰期間,國軍奮勇與日軍作戰,共進行會戰二十二次,大型戰役一千一百一十七次,小型戰鬥三萬八千九百三十一次,傷亡官兵高達三百餘萬人,殉國的將領超過兩百位。

 其中,自民國二十六年八月十三日展開的「淞滬會戰」是我國對日抗戰的第一場大規模戰役,國軍與日軍激戰逾三個月,徹底粉碎日本「三月亡華」的圖謀,亦成功獲致戰略效益,迫使日軍改變由北向南的作戰軸線,轉而由東向西推展攻勢,陷入仰攻的不利局面。

圖 淞滬會戰

 圖片來源:摘自國防部建軍90週年月曆 

貳、會戰經過:

 國軍面對武器、裝備與戰力強大的日軍,為實現「持久戰略」的民族保衛戰,即策定「以空間爭取時間」的具體作為,俾利我將華東、華中之人力和物資迅疾西撤,以強固我持久抗戰的大後方。在戰略考量上就必須改變日軍由北向南的速勝戰略,避免出現日軍逼我由西向東退卻的劣局,中華民國政府最高國防會議決定,集中主力於華東,主動發起進攻。

 國軍為實現持久戰總戰略,改變日軍由北向南的速勝戰略,實施戰略集中,先後不斷增兵上海五十餘師六十多萬人,迫使日軍從華北及國內抽調十個師團和海軍陸戰隊,赴援原駐上海的一萬八千日軍,總兵力近三十萬人,大砲三百多門,戰車兩百多輛,飛機二百多架,兵艦數十艘。

 一九三七年八月十五日國軍於拂曉發動攻勢,並一度將日軍在上海的陸戰隊包圍,日軍雖因武器裝備精良,兵力所失有限,但也逼得其不得不立即調兵增援。日軍增援部隊於八月廿三日晨分別於吳淞、寶山、川沙口附近登陸,擊敗守軍後,奪取沿江各要點,國軍則抽調部隊攻擊日軍增援部隊,由於日軍增援部隊逐次到達戰場,且配有戰車及重砲,加以沿海之日本海空軍均佔優勢,火力猛烈,國軍傷亡慘重,乃改採守勢。

 日軍於九月十四日發動全面攻擊,以主力指向羅店附近,與國軍發生激戰。至十月中旬,其兵力已增至六個師團,並有大量空軍、重砲與戰車的支援,主力指向國軍中央作戰軍方面,並以重點指向蘊藻濱,實施突穿作戰。第三戰區鑑於若蘊藻濱被突穿,日軍可直趨大場,對國軍中央作戰軍側背威脅甚大,遂決心對蘊藻濱方面的日軍實施反擊,自十月二十一日至二十六日的戰鬥,損失慘重,便利用二十六日至二十七日夜間,向蘇州河右岸轉進,到十一月五日,雙方對峙於瀏河—羅店西方—蘇州左岸—南店之線。日軍此次軍事作為,雖然取得戰術上的勝利,但也僅能解決其上海駐軍被圍殲之危機及壓迫國軍後退而已。

 至十月二十日,日軍大本營決定再自華北、朝鮮及日本本土抽調三個師團及二個聯隊編成第十軍,增援淞滬地區作戰。十一月五日,日軍在杭州灣北岸金山衛登陸,並以主力指向松江方向採取攻勢,上海日軍亦配合金山衛的登陸作戰發動攻勢,第三戰區鑑於情況危急,為保存後續抗戰實力,決心左右兩作戰軍向吳福線國防陣地轉進。縱觀整個淞滬會戰,國軍雖然損失慘重,然而日軍亦死傷四萬餘人,但重要的是由於日軍主力已集中於上海方面,整個作戰軸線被迫改變,為我國抗戰爭取「以時間換取空間」戰略成功之第一步。

圖淞滬會戰前夕,國軍士兵與著軍裝的孩童合影,象徵保家衛國不分長幼。

圖淞滬會戰前夕,國軍士兵與著軍裝的孩童合影,象徵保家衛國不分長幼。

圖片來源:摘自國防部建軍90週年月曆  

參、淞滬會戰的影響

 就戰役而言,淞滬會戰國軍不但損失慘重,而且最後也實施轉進,然此役不但粉碎日本「三月亡華」的迷夢,贏得國際的敬重與支持,更改變日軍的作戰軸線,奠定國軍的持久戰略,同時也激發我國全民的抗敵意志,其影響的確深遠。

 一、粉碎日本「三月亡華」的迷夢:

 日本軍國主義者原有「三月亡華」的論調,但一場歷時三月有餘的淞滬會戰,國軍將日軍牢牢的拖在上不能西進一步,徹底粉碎其「三月亡華」的迷夢,使國際觀感為之一新,令國際間對我中華民族氣壯山河的反侵略戰爭始抱敬意,而且也讓我國長江中、下游的工廠、物資有了內遷的時間。不但為實現持久抗戰奠定了基礎,亦迫使日軍因抽調華北兵力以助淞滬之戰,造成我軍在華北的有利形勢,且使侵華日軍由北向南的速勝戰略破局,開啟國軍對日持久消耗戰的戰略。

圖 國軍的高射砲部隊,使用瑞士製S5-106 20mm機砲。

圖 國軍的高射砲部隊,使用瑞士製S5-106 20mm機砲。

圖片來源:摘自國防部建軍90週年月曆 

 二、改變日軍由北向南的作戰軸線:

 淞滬會戰初期日本自國內先派遣五個師團至上海作戰,陷於苦戰後又將華北平漢線作戰的日軍兩個師團及一個支隊南調上海作戰,十月初,日軍將作戰主軸由華北移至上海方面。同時循平漢鐵路南下的日軍受到駐守山西國軍重兵於側背的威脅,而兵分四路進兵山西,延緩南下速度。

 淞滬會戰結束後,日軍主力循長江南下,於二十七年十月底攻陷武漢,日軍的主作戰線即成東西向,武漢雖然失守,但日本卻從此失掉贏得戰爭勝利的機會。淞滬會戰雖使我國付出傷亡高達三十萬人的代價,卻在影響日軍作戰策略上發揮關鍵成效。

圖 八百壯士

 圖片來源:摘自國防部建軍90週年月曆 

三、振奮軍民士氣,爭取國際視聽:

 國軍在淞滬會戰英勇抵禦犯敵,獲得極大的政略價值,向國際社會展現中華民國抗戰到底的決心與民族自衛意志,促使國際社會主持正義,並對內喚起全國軍民的自覺,凝聚國人向心,鞏固抗戰基礎。畢竟,當時我政府決採持久戰略,下定決心長期抗戰,日軍卻急於速戰速決,兼之上海是我國經濟中心,亦為列強商務所在,國際關係錯綜複雜,若不能在此有較大規模戰事,勢仍難改變國際原存之消極想法,讓各國深明日軍侵略的行徑已危及區域的穩定。

 因此,國軍不惜動員數十萬兵力在上海戰場,終能形成外交上的有利態勢,獲得各友邦精神與物質的援助。此外,會戰期間,我全軍將士以血肉之軀,力抗強敵,負傷不退,被圍不降,數日缺乏休息與給養亦不氣餒,誓與陣地共存亡而無反顧,發揚只見一義,不見生死的忠貞氣節與軍人魂。

文字資料來源 青年日報社 撰文:李祖光

圖片來源 陸軍司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