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會戰(民國26年9月22日)

06太原會戰_01

06太原會戰_02

壹、戰前情勢

當「淞滬會戰」正如火如荼展開的同時,北戰場的山西亦是激戰熱點。「七七事變」爆發後,侵華日軍以河北省境為據點(冀東、平津),連續入侵綏察、山西、豫北、山東等地;其中的「太原會戰」是民國26 年9 月11 日至11 月8 日間,中國第二戰區與日軍在山西太原附近地區進行的一場重要戰役,日軍的作戰構想係為確保華北主力南下平漢線作戰的側翼安全並獲取煤炭等戰略物資,決心以第五師團聯合關東軍察哈爾派遣兵團,分兩路從北面進攻山西。

日軍由北平沿平綏鐵路進犯山西北部,晉北重鎮大同即告淪陷,此時國軍進入防禦態勢,將兵力集結於雁門關、平型關、娘子關,沿內長城進行防禦。日軍攻佔察哈爾省陽原、蔚縣、山西省廣靈後,挺進山西渾源、靈丘,企圖突破平型關、茹越口,與察哈爾派遣兵團進行合流,國軍第二戰區主力部隊嚴陣以待。

貳、會戰經過

民國26 年9 月,日軍逼近內長城,國軍第二戰區司令長官閻錫山在平型關、雁門關一線組織防禦,決心與東線平型關當面日軍決戰。日軍攻陷大同之後,企圖分進合擊進攻太原,運用4 個師團兵力,另有野戰砲兵、戰車部隊及飛機數百架支援。國軍方面,迄9 月中旬,第二戰區獲得友軍兵力增援後,即以主力守備娘子關及內長城至太原間各戰鬥要點,預期將南犯日軍,殲滅於忻口附近。日軍機動至蔚縣附近之後,與國軍激戰數日,先後攻佔廣靈、靈邱。而後再挾數十輛戰車在平型關與國軍爆發多次激戰,仍無進展,日軍見戰事不利,乃急增派援軍,至30 日攻下茹越口、繁峙。我軍因側背威脅,乃向五台山及崞縣轉進;此時平漢路增援日軍已抵新樂一帶,準備忻口決戰。

整個太原會戰中,最稱慘烈者即為忻口戰役。忻口位於忻定盆地北端,自古即軍事要地,是五台山、雲中山兩山峽谷中的一個隘口,地勢險要,當時鎮守此地的為我第9 軍指揮官郝夢麟,面對來勢洶洶的日軍,我軍奮力迎敵,但是日軍憑藉優勢裝備一路進犯得逞,10 月中旬,日軍進抵太原門戶─忻口。11 日,忻口戰役正式展開。日軍和國軍第9 軍展開激烈的爭奪戰,陣地一晝夜間竟然易手10 餘次,日軍不但運用其絕對空優,每日猛烈轟炸國軍陣地,並以步兵配合裝甲部隊進行攻堅,由於我軍寧死不退,日軍在久攻不下,改以慘無人道的毒氣作戰,致使國軍傷亡慘重,然我官兵毫無懼色;日軍雖然突破國軍陣地,但自身傷亡極重,遂於攻佔此地後自行後撤,忻口戰役結束,太原保衛戰登場。

迄11 月1 日,因晉東國軍西撤,戰區司令下令晉北國軍向太原以北地區轉進。6 日,日軍在飛機掩護下沿同蒲路南下,攻擊太原以北國軍,直逼太原城下。國軍除令一部分增援太原外,主力轉移至太谷、交城之線整頓補充。此時守城部隊兵力有限,被日軍四面包圍,情勢險惡。至8 日,日軍配合空降攻城,致使城內外殺聲震天。戰至黃昏,日軍一部由北城突入,我軍指揮官乃下令轉進,向西山突圍,太原遂告陷落。

參、會戰分析

一、由於日軍既沿平漢路南下,當時判斷敵可能行動,此乃戰術運動之必然態勢。日方深知,駐守山西之國軍足以威脅其右翼,故日軍傾全力攻取山西,就是為了排除此一戰鬥限制因素,但由於太行山關隘之地形限制,日軍往西運動必須經由正太鐵路一線,而逼近山西之日軍部隊,則形成沿同蒲路南下之勢;相較於日軍自然形成之外線態勢,國軍則處於內線態勢,由於我軍有效機動轉用兵力,終能阻滯日軍之攻勢,擴大戰果。因此,太原雖然失陷,但我軍作戰阻滯日軍南進的目標已然達成。

二、第9 軍官兵血染忻口,為抗戰歷史寫下壯烈的一頁。忻口之役,郝夢麟將軍所屬322 團官兵傷亡慘重,僅剩百餘人能作戰,身為部隊長,他多次激勵官兵「我們一天不死,抗日的責任一天不算完。」將有必死之心,士無貪生之意,這正是軍人武德的極致表現,官兵因而奮勇作戰,屢挫日軍於陣地之前。最後郝夢麟和麾下第54 師師長劉家騏、獨立第5 旅旅長鄭廷珍雖然相繼殉職,不但證明中華民國軍人不計生死、堅持到底的大無畏精神,也打破了抗戰期間,所謂「國軍在華北消極作戰」的謠言。

三、有關「平型關大捷」的歷史真相必須澄清。史上確有「平型關作戰」,但中共自稱的「平型關大捷」則是欺世盜名的謊言。「平型關作戰」是「太原會戰」中的一場作戰,承前, 「太原會戰」係由國軍將領閻錫山所領導, 「平型關作戰」則由第15 軍軍長劉茂恩率部馳援山西,於平型關陣地與日軍血戰;是役歷時約1 個月,戰場範圍達數百里,國軍方面投入兵力11 個軍共計10 餘萬兵力,歷經大小戰鬥數十次,屬中等規模戰役。至於中共所宣稱的「平型關大捷」則是指該戰役中的第18 集團軍第115 師師長林彪,在山西靈邱縣西的平型關一帶配合國軍作戰,伏擊日軍輜重隊,只能算是「平型關作戰」中的一次「小部隊戰鬥」,應該正名為「平型關一日伏擊」,國軍才是抗日戰爭的主力。

肆、結語

「太原會戰」之始,國軍即以劣勢武器裝備浴血奮戰,我軍憑依既設陣地,予日軍迎頭痛擊。戰鬥期間,國軍傷亡逾10 萬餘人,成功遲滯日軍達2 個月之久,以血肉之軀換得光榮戰績,與「淞滬會戰」同為抗戰初期最具決定性之重要戰役之一。其影響所及,致使日軍原本欲沿平漢路直搗我心臟地帶之企圖,因太原戰事之牽制而被迫改變, 「太原會戰」以後,侵華戰場的擴大導致日軍兵力分散,僅能控制點線,深陷戰爭的泥淖。換言之,是役雖然犧牲慘重,但得以有效遲滯與改變日軍所指望的軍事行動方案,亦使得我第二戰區主力得以轉進晉南地區繼續與日軍周旋,對日後華北抗戰影響甚鉅。

圖片資料來源:陸軍司令部 

文字資料來:源鐵血映丹心:九十星霜止戈留芳 青年日報社 2014年12月1日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