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高會戰(民國30年3月15日)

17上高會戰01

17上高會戰02

壹、戰前情勢

民國30 年初,八年對日抗戰進入中期後,深知已難速戰速決的侵華日軍基於戰略考量,決定向已轉入丘陵地帶部署的國軍發起攻勢,繼而進逼我抗戰基地重慶。日軍為加強華北地區的控制,決定將駐江西安義地區的第33 師團調往華北,並利用調動之前對駐上高地區的第九戰區第19 集團軍發動一次進攻,作戰目標係企圖鞏固日軍在華中戰略要地的南昌外圍據點。上高位於錦江的上游,俯瞰贛北平原。

日軍認為,若能佔領上高地區,即有助於侵略長沙,又可以藉此進攻贛南。同年3 月14日,日軍即調集第33 師團、第34 師團及第20 混成旅團,共約6 萬5000 人,由日軍第11 軍司令官園部和一郎指揮,採用分進合擊戰術,分北、中、南三路秘密集結,企圖打擊和削弱國軍。國軍接戰部隊由第九戰區副司令長官兼第19 集團軍總司令羅卓英指揮,集中約11 個師的兵力參與會戰。

貳、會戰經過

民國30 年3 月15 日,北路日軍第33 師團由安義向奉新、上高方向進犯,國軍第70 軍在奉新城東西設防,憑藉繚河兩側高地抵抗,由於日軍仗恃飛機和砲兵轟擊優勢,我軍被迫撤守奉新。日軍攻陷奉新後,強渡錦江,續向上高進擊,情勢危急。另一方面,南路日軍第20混成旅團,由贛江北岸發起攻擊,於夜間兩次強渡錦江,遂由獨城以北地區沿錦江南岸西犯,國軍第70 軍第107 師及第74 軍第51 師奮勇迎敵,重創日軍。

16 日,中路日軍第34 師團沿錦江北岸向高安方向進犯,企圖協同北、南兩路擊破我守軍(第70 軍),再以三路圍攻第74 軍;由於不敵日軍優勢裝備,我軍奮力突圍。18 日,日軍第34 師團侵佔高安又西進龍團圩,與國軍激戰數日。俟後,日軍第34 師團突破第70 軍右翼部隊陣地後,向西突進,在棠浦、泗溪一線,為我74 軍阻擊。另一方面,日軍第20 混成旅團由灰埠附近北渡錦江,與第34 師團會合。

21 日,國軍英勇抗擊日軍的進攻,固守上高外圍陣地。第49 軍與第74 軍將日軍第20 混成旅團擊退至錦江以北;遂渡江向北,協同江北第70 軍主力攻擊日軍側翼。後接連三日,日軍在數十架飛機掩護下,向上高以東第74 軍陣地發動猛攻。國軍奮勇抗擊,主陣地失而復得三次,為實施兩翼對日軍包圍爭取了時間。國軍第70 軍、第72 軍和第49 軍適時趕到主戰場,由南北兩面夾攻,對當面日軍形成包圍圈。

25 日,退至奉新之北路日軍第33 師團一部向官橋街、棠浦急進,被圍第34 師團亦向東方向突圍,兩路日軍得以會合。次夜,我軍攻克泗溪,並協同第72 軍等部將日軍壓迫於官橋街、南茶羅一帶。28 日國軍主力進攻官橋街,與日軍激戰至傍晚,將殘餘日軍全部殲滅,並斃日軍第34 旅團少將旅團長岩永,收復官橋街。31 日平定高安,截斷了日軍東逃歸路。迄4 月9 日,又克安義外圍的長埠、宋埠、平洲、弓尖各要點;日軍受到重大傷亡後撤回原駐地。雙方恢復戰前態勢,會戰結束。

參、會戰分析

一、上高會戰被認為是贛北戰場中,國軍第一場重大的勝利。前後日軍共計傷亡達2 萬多人。是役,日軍之第33 師團被擊破,傷亡慘重;第34 師團及獨立第20 混成旅團被殲約十分之七,國軍總計斃傷日軍1 萬餘人。戰後,日軍第11 軍司令官園部和一郎中將因被認為指揮無能而遭撤職,改由阿南惟幾中將接任。

二、國軍第九戰區對敵採內線作戰,將敵誘入包圍圈,再予圍殲,戰術運用得當,是贏得大捷的主要關鍵。所謂「內線作戰」是指處於中央位置的部隊,對兩個以上不同方向的敵人發起攻勢。正因採內線作戰的一方較易轉移兵力,迅速將兵力投入任一方向,部隊之間的指揮、聯絡、協調也較方便,國軍即使在會戰前半段較處劣勢,但仍在後半段合圍日軍。

三、受命在上高外圍部署的國軍第74 軍奮勇作戰,即使遭日軍動用飛機轟炸也寧死不退的表現,不僅策應友軍行動,更激發全軍官兵的抗敵士氣。尤其,第57 師師長余程萬堅守雲頭山陣地,面對數十架日機狂轟濫炸,仍不為所動,沉穩指揮所轄部隊持續戰鬥,甚至親赴第一線督戰,鼓舞第57 師官兵,人人視死如歸。此外,第58 師代師長張靈甫組成敢死隊馳赴白茅山,援救受困的第172 團,後因在此役戰功卓著,同年冬季升任第58 師師長;凡此皆為軍人「臨陣當先」的表率。

肆、結語

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何應欽嘗謂: 「『上高會戰』在今後作戰指導上非常重要,其影響之大,莫可比擬。敵人採取分進合擊態勢,即可謂外線作戰。我軍始終固守上高一帶既設陣地,依內線作戰之原則,先擊潰其夾擊之一翼,然後轉向其主力包圍攻擊,率將其各路兵力悉行殲滅,可謂為開戰以來最精采之作。」上高會戰之時,我軍雖裝備和軍事現代化都不如日軍,但國軍官兵憑藉著無比的勇氣和毅力,以犧牲奉獻、不怕死的精神,臨危授命,終能達成軍事作戰任務。從國軍在上高會戰的英勇抗敵過程,在在印證了充沛的作戰士氣、旺盛的求勝決心、堅毅的忠貞氣節,正是上高會戰我軍痛擊日軍的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