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長沙會戰(民國30年12月24日)

20第三次長沙會戰01

20第三次長沙會戰02

鐵血映丹心_頁面_114

壹、戰前情勢

民國30 年10 月,日本東條英機內閣上台,進一步擴大了對外戰爭的規模,同年12 月7日,日本發起大規模軍事行動,偷襲美國夏威夷海軍基地,太平洋戰爭於焉爆發。同時,日軍又向香港發起進攻,日本侵華派遣軍命令華中第11 軍司令官阿南惟幾發動進攻,以策應香港侵略戰。另一方面,由於前兩次日軍都未能成功攻佔長沙,第11 軍在日軍內部也頗受指責,因此,阿南惟幾急於想用攻佔長沙來「一雪前恥」,日方認為,依據所獲得的情報,太平洋戰爭爆發後,國軍第九戰區司令薛岳所屬精銳的第4 軍和第74 軍均被抽調南下,日軍相信,此時中華民國國軍在長沙防禦兵力相對較弱,因此決定再攻長沙,這是阿南惟幾與我陸軍「戰神」薛岳的再一次軍事交鋒。

貳、會戰經過

民國30 年12 月24 日,阿南惟幾下令進攻長沙,日軍3 個師團組成的主力部隊向新牆河國軍陣地發起進攻,當日傍晚恰逢寒潮過境,湖南經歷少見的低溫和大雪,道路十分泥濘,日軍的機械化裝備優勢被削弱,與國軍激戰兩天,各有傷亡。日軍見直接衝擊無法奏效,便大量使用燃燒彈,守軍的防禦工事遭到火攻,防守江邊陣地的國軍傷亡過半,戰至第三日下午,日軍主力突破國軍第一道新牆河防線,並繼續向南方汨羅江突進。守衛防線的國軍部隊則依照計畫,對南下日軍進行逐次抗擊,繼續誘敵深入。隨後便讓開正面,向汨羅江二線陣地和兩側山區轉移。

至31 日,日軍主力已抵長沙城郊,翌年元旦過後,日軍攻勢趨於猛烈,長沙形勢吃緊,薛岳堅持將指揮所設置在長沙西郊的岳麓山就近督戰,同時遺囑電報「如戰區司令長官殉職,則以副司令長官羅卓英代行其責!」並嚴令第10 軍「固守長沙,不得退縮!」其餘各軍按照作戰計畫自長沙外圍部署,準備反攻。3 日,長沙城內的戰鬥趨於白熱化,日軍2 個師團在火力掩護下集中兵力發動步兵強攻,城內中日兩軍進行近身肉搏戰之時,湘江對岸岳麓山上的國軍砲兵,利用地形上的絕對優勢,對城內的日軍進行了猛烈轟擊,造成攻城日軍極大傷亡。

經過數日的激戰,第10 軍傷亡雖已接近三分之一,但仍舊士氣高昂,繼續與日軍進行巷戰。阿南惟幾急於奪取長沙城,殊不知國軍正從外圍分進合擊,前往長沙準備反攻,5 日,就在第九戰區的反攻部隊已經打到長沙城外圍日軍背後之時,阿南惟幾才被迫下令日軍全線撤退,於是日軍又遭國軍猛烈攻擊。連日激戰後,日軍最終突破了國軍的包圍,且付出更大傷亡代價,另方面,由於日軍行軍時,不熟地形會脅迫我百姓帶路,但基本上都被帶進國軍的伏擊圈。

14 日起,第九戰區官兵在汨羅江之新牆河之間地區向日軍發起截擊、追擊和側擊,同日軍發生四次激烈的包圍與突圍戰鬥,日軍在空優掩護下,於16 日突圍並撤回到新牆河北岸。撤退期間,日軍因遭到國軍的猛烈圍堵攻擊而傷亡巨大,僅有1 萬餘人成功撤回,日軍以往不留屍體於戰場的慣例也被迫放棄,在戰鬥地點留下大量日軍屍體未能帶回。阿南惟幾遭到空前的慘敗,改採防禦固守策略,兩軍恢復戰前態勢,國軍再創勝果,史稱「第三次長沙大捷」!

參、會戰分析

一、第二次長沙會戰結束後,薛岳即推斷日軍定會再次進攻長沙,因而積極進行準備與動員。雖然日軍戰前的部署和行動都較為縝密,但第九戰區仍從日軍贛北部隊減少和湘北部隊增加等跡象判斷,日軍不久即將再次發動長沙攻勢。同時,第九戰區在長沙城西的湘江對岸岳麓山制高點部署砲兵火力,支援城內守軍,並動員湘北民眾破壞日軍在戰區的交通線,以之前撤往兩翼的部隊切斷日軍補給,待日軍攻勢受挫、補給斷絕而被迫撤退之時,再將之前外圍後撤至兩翼的部隊合擊之,共同從東、西、北等各個方向合圍殲滅日軍,足見情報判斷及戰備整備的重要性。

二、薛岳自創「天爐戰法」,在總結前兩次長沙會戰的經驗教訓後,決定依據湘北的地理優勢(即「天爐」),左倚洞庭湖,右憑幕阜山,以其間新牆河、汨羅江、撈刀河、瀏陽河這四條河做為遲滯日軍的依據,並徹底實施「化路為田,運糧上山」的作法,將日軍機械化部隊的機動力消除。故總體方針為「後退決戰,爭取外圍」,即:國軍藉逐次抗擊日軍以削弱其攻勢,從防線撤退下來的部隊並不後撤而是撤向兩翼,復以長沙城為餌,誘使日軍鑽往這個「爐底」,在四河與幕阜山間游移,攻擊然後暫撤躲藏,將日軍拖入四河之中,最後再以長沙城中主力與外圍藏在山林中的部隊合圍深入四河中的日軍,以「天爐戰法」一舉痛殲日軍的薛岳也獲得「天爐戰神」之稱。

三、長沙會戰期間,長沙百姓配合國軍作戰,實施總動員,採取「化路為田」、「運糧上山」的作為,一方面破壞橋樑、道路,將田地蓄水,迫使日軍機械化裝備難以施展,官兵必須徒步行進;另一方面則將糧食源源不斷地送往國軍部隊暫撤地區,使其蓄養戰力,等待合圍時機。部分民眾更協助國軍進行反資敵的工作,讓日軍即使能進入長沙,卻只能眼見斷壁殘垣之景,毫無可用的物資。長沙百姓與國軍密切合作,彰顯全民國防的重要意涵。

肆、結語

「第三次長沙大捷」是日軍偷襲珍珠港後,國軍與日軍的第一場大型會戰,也是「同盟國」在太平洋戰爭初期的第一次勝利,意義非凡。英國《泰晤士報》特以社評表示: 「12 月7 日以來,同盟軍唯一決定性的勝利,係中華民國國軍的長沙大捷。」美國總統羅斯福亦稱: 「盟軍的勝利,全賴中華民國的長沙大捷。」國民政府蔣中正委員長則指出: 「當我軍在上海、南京、漢口撤退時,各國人士對我諷刺,實難忍受。太平洋戰爭掀起,日本經略南洋,可謂戰無不利,攻無不克,而獨在長沙之役,受到最大的慘敗。於是英、美政府及其輿論方知日軍之強,乃反映我國之不弱,公認我五年抗戰的艱難,非若其預期之易也。」第三次長沙大捷讓國際社會看到中華民國軍隊浴血抗敵的英勇圖像,永誌史冊!

文字資料來源:源鐵血映丹心:九十星霜止戈留芳,青年日報社 2014年12月1日出版

圖片資料來源:陸軍司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