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贛會戰(民國31年5月15日)

22浙贛會戰01

22浙贛會戰02

壹、戰前情勢

民國31 年,美國在太平洋戰場上面對日本的進攻節節失利,為鼓舞士氣,美國總統羅斯福特別指示美軍盡快發動對日本的反擊,唯一可行的就是對日本本土的空襲。同年4月18 日,由美軍航空母艦上起飛的轟炸機,首次向日本本土進行一場空中轟炸攻擊任務,以報復日軍偷襲珍珠港。由於這個任務是由美軍著名飛行員杜立德中校一手策劃,所以又稱「杜立德空襲」。美軍空襲日本東京、名古屋等重要城市後,降落在浙江等地的我軍機場。

經由這次轟炸任務,證明日本本土無法有效防範盟軍的空中攻擊,這對日本本土人民帶來極大的震撼與不安。為此,日本當局遂決定攻擊駐防浙江一帶的國軍部隊,主要目標為摧毀衢州、玉山、麗水附近的機場,以阻斷美軍利用上述機場轟炸日本本土,於是中日戰火,導向了浙贛地區(浙江、江西)。

貳、會戰經過

民國31 年5 月,日軍調集約10 萬人,以第13 軍司令官澤田茂,指揮5 個師團、4 個混成旅和空中部隊,分別集結於餘杭以東至奉化地區,於15 日起沿浙贛鐵路向西進攻;另一方面以第11 軍2 個師、4 個支隊(相當於團、營各二)和1 個獨立飛行隊,集結於南昌附近地區,沿浙贛鐵路向東攻擊,策應第13 軍的軍事行動。我軍由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顧祝同指揮4個集團軍又4 個軍和1 個師,在第九戰區3 個軍級部隊的配合下,合計約30 萬人迎擊日軍。

我軍採取的方針是依託既設陣地,逐次抗擊消耗敵軍軍力,避免主力正面決戰,希望誘敵進入金華、衢州地區,採截擊、尾擊、側擊以消耗敵軍戰力。

5 月14 日入夜後,日軍第13 集團軍向西進攻。第三戰區部隊在新昌、諸暨、桐廬之線抗擊日軍後,一部轉敵後游擊,主力向金華、蘭谿撤退。日軍跟蹤追擊,戰至28 日,攻陷金華、蘭谿。迄30 日,日軍主力進至龍遊南北地區集結,準備進攻衢州;31 日,日軍第11 軍由南昌附近向東發起進攻。為避免在衢州附近與日軍決戰,國軍以第86 軍守衢州,主力向浙贛鐵路兩側山區轉進。至6 月3 日,國軍主力撤離鐵路正面至南側山地,準備在日軍沿鐵路突進時分散截擊;守備衢州的第86 軍部隊奮勇迎敵,與日軍展開激烈的攻防戰,後於6 月6 日突出重圍。至7 日,日軍第13 集團軍攻佔衢州後,主力繼續西進,連陷江山、麗水和江西的玉山、廣豐、上饒等地。

另一方面,日軍第11 軍為我第100 軍和第九戰區接敵部隊逐次抵抗後,至6 月16 日佔領江西的進賢、東鄉、鷹潭、貴溪等地。7 月1 日,日軍第11 軍與第13 軍在橫峰會師,南昌以東之浙贛鐵路被日軍貫通,此地區我軍之空軍基地,亦遭日軍全面破壞。日軍雖達成會戰目的,但本身兵力伸展於狹長地帶,我軍乘其兵力分散,進行側擊及伏擊,日軍損耗漸重,遂於8 月19 日開始撤退,沿途大肆燒殺破壞。國軍部隊立即趕赴追擊,至9 月底,會戰結束。

參、會戰分析

一、浙贛會戰,我軍傷亡約7 萬餘人,日軍傷亡4 萬5000 餘人,第15 師團師團長酒井直次郎中將,為我軍埋設之地雷炸死,此乃日本侵華以來第一個被擊斃之師團級指揮官。同時,日軍雖達到預定作戰目標,但不能保有作戰成果,會戰結果終究徒勞無功,不僅戰力一再被消耗,益增國際社會對日本更大反感。

二、此地區的地形,雖不利於日軍發揮其機械化優勢,但不可諱言,日軍協同作戰能力優異,配合空中優勢,突進甚速。我軍則發揮堅強之戰鬥意志,靈活進退,避免被日軍包圍;並於各處均增設障礙物,如贛江中便放置了水雷,以遲滯敵軍的前進,利用地形一再狙擊敵軍,消耗其戰力與戰鬥意志。

三、由於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的作戰指導方針是避免決戰損耗,保存野戰軍主力,事後看來,我方對日軍此次作戰目的判斷正確。國軍第三戰區撤離衢州後,浙江與江西的日軍東西並進打通了浙贛一線,然而在山區攻防中,始終無法打擊到第三戰區的主力,反而在國軍持續且局部性的反攻作戰中遭受損失,兵困馬疲的日軍只得無功而返。國軍則乘勢收復浙贛地區的大部分失地,除日軍占據金華一隅為其前進基地外,基本上,中日雙方的部隊又恢復到戰前的態勢。

肆、結語

浙贛會戰中,國軍在人員武器裝備較日軍劣勢下,仍奮勇抗擊,不畏犧牲;在日軍方面,是役中,日軍深入華南內地逾200 公里,蹂躪數萬平方公里土地,再度顯露瘋狂殘暴本質,恣意燒殺搶掠,對浙江百姓所造成的傷害程度,幾不下於南京大屠殺。首先,日軍為報復浙江百姓救援參與轟炸東京的美軍飛行員,在「杜立德空襲」之後的數個月內,日軍在浙江一帶展開大規模搜捕,其間因懷疑村民藏匿美軍飛行員而濫殺許多無辜百姓,甚至使用細菌戰,散播霍亂、傷寒、腺鼠疫及痢疾病原體,屠殺我25 萬平民百姓洩恨,日軍獸行,天地不容!然而,無數百姓發揮愛國家、愛民族的偉大情操,寧死也不願為日軍所利用,益發彰顯了全國軍民「敵愾同仇」與「抗戰必勝」的信念。

圖片資料來源:陸軍司令部

文字資料來源:青年日報社 鐵血映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