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中會戰(民國33年4月18日)

26豫中會戰01

26豫中會戰02

壹、戰前情勢

日軍因「中途島戰役」慘敗,太平洋海上交通線備受威脅,於我國長江沿線之運輸,亦經常受中美空軍的襲擊,為挽救其不利態勢,日軍從民國33 年春起,集中兵力,向侵華戰場發動了代號為「一號作戰」的戰略攻勢,企圖打通大陸交通線,以補救海運之困難。

同年3 月初,在日軍華北方面軍司令官岡村寧次指揮下,日軍從東北、華北抽調5 個師團、5 個旅團約20 餘萬兵力,其主力於4 月上旬集結完畢,分三路向豫中進攻,軍事目標為打通平漢線南段。國軍方面,由第一戰區集中20 餘個軍級部隊約30 萬人,由第一戰區司令長官蔣鼎文與副司令長官湯恩伯統一指揮,準備迎敵。我軍之作戰方針為在嵩山地區與日軍決戰,先於扶溝、汜水一線防阻日軍,若日軍成功渡河,則以許昌、新鄭、鄭州、滎陽一帶據點,消耗日軍攻擊力後,伺機反擊。

貳、會戰經過

民國33 年4 月18 日,日軍第37 師團配屬獨立混成第7 旅從賈魯河東岸向第28 集團軍暫編第15 軍河防陣地發起攻擊。次日,日軍第110、第62 師團由鄭州黃河鐵橋南端向第28 集團軍第85 軍邙山頭陣地發起攻擊。突破陣地後,至23 日相繼攻陷鄭州、新鄭、尉氏、汜水、密縣。25 日,日軍以2 個旅由安徽正陽關、鳳台攻向阜陽,作出向河南漯河進攻態勢,以牽制豫東守軍,打通平漢鐵路後撤回。

30 日,日軍第12 軍以3 個師團又2 個旅向許昌發起攻擊。駐守的國軍新編第29 師抗擊後轉進。日軍第12 軍旋以一部沿平漢鐵路南進,主力轉往西進,欲尋求與第一戰區主力決戰。我第4、第31 集團軍予日軍打擊後,於5 月5 日起分別撤往韓城、伏牛山。迄9 日,西進日軍攻抵龍門附近。隨即以一部進逼洛陽,大部向伊河、洛河河谷進攻。同日,由許昌南進之日軍第27 師團,與由信陽附近北上之日軍第11 軍之一部在確山會師,打通平漢鐵路南段。當日晚間,日軍第1 軍以8 個營從山西垣曲強渡黃河,攻佔河南澠池、英豪後,沿隴海鐵路東西分進。至14 日,與西進日軍擊退國軍第36 集團軍,洛陽告急。

18 日起,日軍開始攻擊洛陽,守軍第15 軍配屬第94 師依託城防工事,奮力抗擊一晝夜,使敵攻擊受挫。日軍華北方面軍令第12 軍司令官指揮第110 師團一部、第3 師團戰車主力、騎兵第4 旅全力攻擊洛陽。迄21 日,在日軍優勢兵力圍攻之下,負責掩護部隊西撤的第36集團軍司令李家鈺中將(後追晉為陸軍上將)殉國,守軍奮戰至25 日分路突圍,洛陽宣告失守。

另一方面,在日軍第12 軍主力西進後,國軍第五戰區第55 軍、第十戰區豫南部隊,向平漢鐵路南段實施襲擊,一度收復確山、漯河等地,以牽制日軍。迄6 月2 日,第一戰區主力、第八戰區一部發起反擊,戰至16 日,將日軍逐至陝縣、洛寧、嵩縣、魯山一線,雙方僵持,豫中之戰告一段落。

參、會戰分析

一、日軍運用飛機、戰車、騎兵等快速機動部隊,模仿納粹德軍閃擊戰之要領,利用錐形突擊及滲透戰術,破壞我軍之指揮通信機能,充分發揮機動奇襲之利。日軍攻勢鋒芒甚銳,短時間內便攻陷30 餘縣鎮,我軍則因道路破壞不夠徹底,加上裝備不良,反裝甲武器過少,雖憑高昂意志一再阻擊日軍,但仍未能有效阻滯其快速部隊之機動,加上機動部隊運用過於分散,未能阻止日軍打通平漢路之目標。

二、我空軍為奪取豫中戰場制空權,減輕我陸軍所受空中的威脅,在會戰期其間,以第2、第4 大隊、中美空軍混合團及美軍第14 航空隊,共計飛機156 架,分別配置於重慶、梁山、成都、南鄭、安康等地,中國航空委員會直接指揮,重慶白市驛地區之部隊行動,由第一路司令張廷孟指揮;成都、安康、南鄭地區部隊,由第三路司令王叔銘指揮。中美混合團行動,由駐梁山之副司令蔣翼輔與美軍摩斯上校共同協商指揮。美空軍則由美第14 航空司令陳納德指揮。自4 月22 日起至8 月20 日止,共計出動驅逐機1646 架次,轟炸機272 架次,在空中擊落敵機87 架,炸毀地面敵機79 架,戰果輝煌。

三、日帝發動的「一號作戰」(又稱「大陸打通作戰」),攸關該國存亡,為了本次攻勢,日軍投入了超過40 萬兵力、近千輛戰車和將近7 萬匹馬,於2400 公里的戰線發動大規模作戰,這也是侵華戰爭以來,日軍動員規模最大的一次攻勢作戰;最後日軍雖然成功佔領了美國航空隊基地,並給予中華民國人力與物資上非常大的損失,但仍舊因為兵力不足,而無法有效控制佔領地並擴張戰果,其後只能長期維持守勢作戰。

肆、結語

「豫中會戰」就整體而言,日軍以打擊我豫境野戰軍,陷我30 餘鎮,貫通平漢路之戰術目標確已達成。檢討國軍作戰,此戰我軍雖艱苦奮戰,付出重大犧牲,但鄭州、許昌、洛陽等戰略要地仍淪陷,亦無法阻止日軍打通平漢線;但國軍主力退守豫西、皖西各要地,配合游擊勢力與空軍,繼續襲擾日軍,使其未能有效地利用平漢線交通。因此,表面上看來,日軍雖在豫中之戰獲得勝利,但已消耗大量兵力(為我軍擊斃或戰傷約4 萬5000 餘人),實質上並未遂行其整備內陸交通線之戰略目標,且在太平洋的戰場日漸無以為繼,這時的日本,已現強弩之末。

資料來源:陸軍司令部

文字資料來源:青年日報社 鐵血映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