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衡會戰(民國33年5月26日)

27長衡會戰01

27長衡會戰02

壹、戰前情勢

民國33 年,盟軍在太平洋攻勢逼近日本在馬里亞納群島的「內防線」,日軍之南方海上交通線已瀕臨斷絕,同時中美空軍已取得制空優勢,日本本土面臨來自海上與中美空軍空襲的威脅。日軍為挽回頹勢,企圖打通平漢、粵漢與湘桂鐵路,並破壞我軍各處飛機場,以減輕空襲損害,故從東北、華北及沿海地區抽調8 個師團約17 萬人的兵力,由第11 軍司令官橫山勇指揮,準備發動長衡侵略戰。我軍方面,因自民國32 年秋季之後,陸續抽調精銳(約7 個軍)投入滇印緬戰場,迎敵面之戰力確有不足,因此,第九戰區部隊決定在湖南長沙、衡陽地區對日軍進行的防禦戰,以一部利用既設陣地,抗擊日軍,遲滯其前進;主力則集結於後方,利用有利地形,採取各個包圍殲滅日軍的作戰方針。

貳、會戰經過

民國33 年5 月26 日,日軍分三路進犯,我守軍第72 軍在通城東南山區,第20、第37 軍在汨羅江北岸和南岸地區,第73、第99 軍在沅江、益陽地區,阻擊日軍,力圖予以極大消耗,激戰至6 月11 日,日軍才攻陷石灣,我守軍退守瀏陽,以保實力。日軍以優勢兵力,進攻瀏陽,守軍血戰九晝夜後,再退守至瀏陽南郊。此時日軍集中主力包圍長沙,守軍據守周邊陣地,與日軍鏖戰。17 日要點黃土嶺、紅山頭相繼失陷,岳麓山陣地亦被突破。18 日,我守軍第4 軍分批突圍,19 日,長沙失陷。

6 月22 日, 「衡陽保衛戰」開始,當日,日軍飛機首度轟炸衡陽城,湘江兩岸市區均引起大火。連戰數日,迄26 日,日軍佔領衡陽城東湘江東岸的機場,並迂迴至衡陽之南,截斷衡陽守軍的退路,從衡陽之西、西南形成了對衡陽的包圍。6 月底至8 月初,日軍共發動3次總攻擊,並有多次誘降。6 月27 日,渡過湘江的日軍進抵歐家町、黃茶嶺,向停兵山、高嶺、江西會館主陣地猛攻。28 日,日軍力圖合圍衡陽,發起了第一次總攻擊。城南作為正面戰場,戰鬥最為猛烈,雙方爭奪張家山高地數日反覆達20 餘次,7 月2 日,日軍暫停進攻,陣地依然在國軍控制中。

7 月11 日,日軍發動第二次總攻擊,向衡陽城垣傾瀉大量炸彈、燃燒彈和毒氣彈。7 月15 日,守軍退西禪寺、張飛山,改守第二線。日軍攻擊重點從衡陽西南轉向城之外廓。17日,日軍對衡陽城猛烈轟炸,逐次奪取城郊據點,壓縮包圍圈。至21 日,日軍佯裝退卻,引誘守軍出擊,又空投「歸來證」,向第10 軍誘降。27 日及8 月2 日,我空軍兩次向衡陽城內投下蔣委員長的手令,要求第10 軍軍長方先覺堅守衡陽城待援。3 日,日軍對衡陽瘋狂轟炸。日軍雖付出極大的代價,仍無法接近守軍的核心陣地。

8 月4 日起,日軍第11 軍司令官橫山勇發動第三次總攻,以飛機及火砲向我核心陣地和市區狂轟濫炸,7 日,敵機和砲兵繼續進行轟炸,並再度施放毒氣,步兵則乘機入侵。整體而言,衡陽守軍第10 軍憑著堅固的城防工事,配合我空軍持續攻擊日軍步砲陣地,以及擔任通信及空投給養的支持,與日軍血戰47 日,但終因敵眾我寡,傷亡殆盡。8 日,日軍成功攻佔衡陽,並派代表入城談判,中日雙方同意停戰,衡陽失陷。

參、會戰分析

一、此役中,日軍投入大量人力及物資進行攻勢,雖達成攻陷長沙、衡陽之目的,仍無助於挽回整體戰局。長衡會戰採取消耗戰法是正確的,我軍在裝備以及訓練不足,在與日軍長期消耗對戰下,惟賴我將士以旺盛的戰鬥意志來填補。衡陽血戰間,日軍的兵力前後補充了3 次,在城郊的陣地爭奪戰中,日軍付出了損失2 萬多人的代價,而國軍至最終只損失不到1 萬人,這種戰損比在當時日軍中是無法接受的;正由於我軍雖長期處於劣勢之中,但戰鬥意志始終不懈,終使得日軍雖在會戰中得勝,仍無法阻擋最後的戰略失敗。

二、在政治方面,此役加劇了日本東條內閣的危機。由於衡陽久攻不下,日軍大本營之不滿情緒已達到極限。7 月16 日,日軍向衡陽發動第二次總攻再度挫敗時,侵華派遣軍總參謀長松井太久郎赴長沙第11 軍司令部,傳達上級要求盡快攻佔衡陽的命令。當時日軍在太平洋戰場節節敗退,日本內部對兼任首相、陸相和參謀總長的東條英機極為不滿,衡陽之戰繼續膠著,東條內閣岌岌可危。與此同時,由於日軍在塞班島之役慘敗,再加上日軍攻佔衡陽繼續受挫,18 日,東條被迫辭職下台。

三、「衡陽保衛戰」被史家認為是抗戰八年之中,作戰時間最長、敵我雙方傷亡官兵最多、最慘烈的一場城池爭奪戰。以幾個經典戰役來看,眾所皆知的「台兒莊大捷」打了14天, 「第三次長沙大捷」也只打了不到一週,但「衡陽保衛戰」卻苦撐了47 天,衡陽之四面皆被包圍,孤軍奮戰,既沒有援軍,也沒有任何武器、彈藥、糧食、藥品補給,且還要承受日軍毒氣的攻擊,但由於國軍利用地形,建築了堅固的工事,在官兵傷亡數遠比日軍少得多。準此以觀,我第10 軍英雄們,確已向罪惡的侵略者索取3 倍以上的代價。因此,衡陽之戰,我軍「雖敗猶榮」,日軍「勝之不武」。

肆、結語

長衡之戰,重擊日本侵略者的囂張氣焰,延緩了日軍「打通大陸交通線」戰役的步伐進程,最終並導致了東條內閣的垮台。特別是前述的衡陽血戰,敵人傷亡慘重,其中以京都、大阪為中心的2 個師團幾乎遭到毀滅性的打擊。

抗戰勝利後,我中央政府將衡陽定為「抗戰紀念城」,民國36 年8 月,衡陽「抗戰紀念城」舉行命名奠基典禮時,蔣委員長特勉: 「我第10 軍殘餘部隊,喋血苦守此兀然孤城者,歷時47 日之久,此為全世界稀有之奇蹟,而我中華固有道德之表現與發揚,亦以此為最顯著。」為了捍衛民族尊嚴,我軍民與日寇進行了這一場殊死戰,與盟軍在歐陸及太平洋戰場上的反攻遙相呼應,成為世界反侵略戰爭的卓越貢獻者;同時,在抗日戰爭史上,國軍再度寫下光輝的一頁。

資料來源:陸軍司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