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柳會戰(民國33年8月16日)

29桂柳會戰01

29桂柳會戰02

29桂柳會戰03

壹、戰前情勢

民國33 年秋,美軍已順利攻下日據的塞班島,我印緬遠征軍亦即將打通中印公路,日本本土已處於美軍「超級空中堡壘」的轟炸航程中,日軍繼長衡會戰攻陷長沙與衡陽後,又調集9 個師團、2 個獨立旅團約11 萬兵力,由新成立的第6 方面軍司令官岡村寧次指揮,發動桂柳作戰。作戰目標是打通西南大陸交通線,與其在越南之兵力會師,以維持對中南半島之運輸,並意圖破壞我桂柳之空軍基地,以降低佔領區之空中威脅。我軍方面,由第四戰區集中3 個集團軍12 個軍約10 萬人兵力,由戰區司令長官張發奎指揮,採取確保桂柳,固守桂林,盡速集中有力部隊,先行擊破西江方面前進之敵,爾後再以主力部隊,於湘桂路方面乘敵深入後擊滅的方針,迎戰日軍的進攻。

貳、會戰經過

日軍於民國33 年8 月侵佔湖南衡陽後, 「一號作戰」的目標指向廣西桂林、柳州。8 月中旬以後,日軍初期攻勢順利,29 日,日軍由衡陽沿鐵路向湘桂邊界推進,並以第23 軍2 個師團又1 個獨立混成旅,於9 月6 日由廣東清遠等地,沿西江向廣西梧州進攻,另再增派1 個獨立混成旅,由廣東遂溪向廣西容縣進攻。10 日,日軍第6 方面軍在日軍越南駐屯軍一部配合下,以打通桂越公路為目標,開始向桂林、柳州進攻。第四戰區部隊在黔桂湘邊區總司令部的3 個軍支援下,採取分區防禦抗擊日軍。14 日,日軍第11 軍攻佔全州。22 日,日軍第23 軍攻陷梧州,至10 月11 日陸續攻佔平南、丹竹和桂平、蒙墟。

第四戰區鑑於全州地區日軍尚無行動,遂機動部署,將所部編組為桂林、荔浦、西江等3 個方面軍,南寧、靖西2 個指揮所,以2 萬兵力固守桂林,集中一部兵力先擊破西江方面之敵。10 月21 日,我第64 軍配屬桂綏第一縱隊向進佔桂平、蒙墟之日軍獨立混成第23 旅實施反擊;另以第135 師等部向平南、丹竹攻擊,策應反擊。

戰至28 日,日軍第23 軍主力逼近武宣,國軍遂停止反擊,暫退武宣。與此同時,日軍第11 軍突破桂林、荔浦方面軍的防禦陣地,主力於11 月4 日進抵桂林城郊;一部向柳州進攻。7 日,第四戰區將3 個方面軍編組為左、中、右兵團,集中兵力保衛桂林、柳州。9 日,日軍向桂林城發起總攻擊;同日,日軍第23 軍、第11 軍突破我防禦陣地,攻向柳州。迄11日,桂林防守司令部官兵2000 餘人在戰鬥中為國犧牲,第31 軍第131 師師長闞維雍少將拒絕撤退,於陣地舉槍自戕,忠烈殉國!桂林陷落。

11 月8 日,日軍第13 師團及第3 師團分別機動至柳州以北和柳江東岸,9 日,分由柳州以北、以東和東南向我發動總攻。同日,日軍第3 師團的第34 聯隊由三門江附近強渡柳江,進至西岸;第13 師團先頭第104 聯隊攻入柳州北部;第104 師團先頭第161 聯隊亦進至柳州機場南側。10 日凌晨,日軍攻佔柳州機場。美國陸軍航空軍30 架支援戰機及桂林機場都遭日軍擊毀;與此同時,由於堅守柳州城區的第26 軍傷亡過半,奉命撤離,柳州失守。隨後,日軍兵分二路,一部沿黔桂鐵路向西北進攻;另一部沿柳邕公路向西南進攻,11 月24 日攻佔南寧,會戰結束。28 日,日軍越南駐屯軍第21 師團一部從越南突入中國,向廣西綏淥進攻。沿黔桂鐵路進攻的日軍,至12 月2 日攻至貴州獨山,為我黔桂湘邊區總司令部痛擊,撤回廣西河池。10 日,日軍第21 軍與第23 軍各一部在綏淥會合;至此,日軍所謂「大陸交通線」全部打通。

參、會戰分析

一、就戰術上而言,日軍在初期訂定戰術正確,因此在整體作戰上幾乎達到成功,結果也達到了一開始預定的作戰目標,這都是事實。但日軍從開戰時即出現的佔領兵力不足的問題,在接連幾場大型會戰中顯露無遺。易言之,日軍係依靠新式武器裝備求勝,完成作戰目標後卻無法有效佔領領土,最後則被迫自行撤出部分地區來轉用兵力。

二、日本急於完成「一號作戰」的原因之一,是忌憚於中美空軍的實力,儘管在桂柳之役,日軍摧毀了該地區的我方空軍基地,但他們沒有料到的是,美國空軍仍然可以從其他基地,執行空襲日本本土和主要佔領島嶼。同時,雖然日本完成了「一號作戰」的部分目標,但日軍卻需要防守更廣大的地區,這就削弱防線的強度,讓國軍有機會適時反攻。

三、國軍保有反攻有生力量,日軍則益增其負擔。日軍無法擊潰第四戰區主力,使得隔年「湘西會戰」日軍慘敗;此外,中共罔顧國難,我全國軍民同胞齊心抗戰之時,中共延安根據地早已獲知情報,在「一號作戰」關鍵時刻,幾乎「全躲起來」,繼續發展叛亂組織。

肆、結語

此次作戰,日軍在形式上雖達成其消滅桂柳中美空軍基地,並打通「大陸交通線」之目的,然我大陸戰場上之空軍總數不如日軍預期,加以美軍在收復太平洋諸島後,已能從此方向發動主要空中攻勢。鐵路運用方面,因資源不足,日軍縱使貫通粵漢及湘桂鐵路,亦未能恢復預期之運輸能力。故日軍此次作戰可視為為繼長衡會戰後,又一次「戰術成功、戰略失敗」之作。我軍則因以協助盟軍反攻緬甸為首要戰略,不得不在湘桂戰場兵力不足之情況下,進行戰略持久戰,雖於戰術上失利,但最後得以貫通中印公路,擊破緬甸日軍,於盟軍的全面勝利,貢獻甚鉅!

資料來源:陸軍司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