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西鄂北會戰(民國34年3月21日)

30豫西鄂北會戰01

30豫西鄂北會戰02

30豫西鄂北會戰03

壹、戰前情勢

民國34 年3 月,在抗日戰爭已進入最後階段,各種跡象均顯示,日本帝國已呈現「強弩之末」,為解除中國空軍及豫西方面部隊對平漢路南段的威脅,並配合湖南方面的湘西作戰,集中5 個師團、3 個旅團的兵力,分三路向豫西和鄂北地區攻擊,國軍第五、第一戰區部隊在河南省西部、湖北省北部地方展開部署,對日軍華北方面軍第12 軍進行防禦戰,是為「豫西鄂北會戰」。

貳、會戰經過

鄂北戰場方面,民國34 年3 月21 日,由荊門北進的日軍第39 師團主力、獨立第5、第11旅團各一部向第五戰區防地進攻,在桐木嶺、鹽池廟一線與第59 軍一部接觸;23 日,日軍先頭部隊攻陷自忠縣。24 日起,我第59 軍主力及第69 軍與日軍在歐家廟、武家堰和八都河一線激戰,互有傷亡。至26 日,日軍增援部隊約4000 餘人繼續來犯,與我軍在南漳附近進行拉鋸。日軍急於求勝,運用一部與其在歐家廟的主力會合攻陷襄陽、樊城,守軍第69 軍分向樊城東北和襄陽西南突圍。此時,攻陷襄樊的日軍侵向穀城,策應老河口的日軍作戰;另一部會合襄河以西的日軍,再攻南漳。4 月2 日,日軍又陷南漳。迄5 日,日軍再向泰鴻山猛攻,我軍兩個師拚死反擊。10 日晚間,日軍佔領兵力不足,宣告放棄南漳,向荊門以東撤退。襄陽附近的4000 餘日兵沿襄河西進,守軍第69 軍奉命向穀城轉進。

同一時間,國軍展開加強部署,第22 集團軍以1 個師正面抵抗,1 個師側面出擊,12 日攻入日軍佔領的茨河市,進抵穀城以南的日軍部隊,被我軍嚴重打擊,開始撤退。第五戰區下令追擊敗逃日軍,第41 軍主力配合第59、第77、第59 軍各1 個師向襄陽及自忠縣方向追殺日寇,先後克復武家堰、歐家廟、小河鎮、襄陽、自忠縣,並尾追日軍,18 日克復樊城。至此,襄河以西恢復戰前態勢。

在豫西戰場,日軍第115 師團、第110 師團、獨立第11 旅團、騎兵第4 旅團、戰車第3 師團一部於3 月21 日起,兵分三路向國軍第五戰區新編第8、第68、第55 軍陣地進攻。24 日,國軍撤守李青店至象河關一線,轉進南陽。25 日,日軍一部再犯南陽,主力繼續西進。26日,日軍騎兵第4 旅團進至老河口、光化附近,27 日在老河口與第45 軍一部發生激戰。日軍另一部向鎮平、內鄉、西峽口方面進攻,守軍新編第8 軍逐次抵抗。29 日,日軍分向西峽口、淅川進攻。第五戰區奮勇抵抗,付出重大傷亡,但未能阻止日軍進攻。30 日,淅川失陷。

圍攻老河口的日軍屢次猛攻,均被擊退。但因襄陽失陷,老河口與白河一路側翼受威脅,守軍除第45 軍兩個師在老河口東北地區襲擾日軍外,主力於4 月2 日轉移至穀城附近。另在陜南戰場,日軍第110 師團一部約近5000 人,於3 月23 日向長水鎮進攻,企圖進犯陜南。國軍第38 軍主力、第96 軍一部奮勇迎擊,戰至4 月9 日,終將犯敵擊退。10 日,敗逃日軍轉向西峽口方面,至月底,雙方對峙於長水鎮附近地區。我守軍一部向陝縣的日軍襲擊,日軍受重創之後,以第39 師團一部約5000 餘人,於5 月16 日至22 日分向官道口、靈寶方向進攻。第一戰區第4 集團軍主力及第40 軍協力夾擊日軍,將其擊退,雙方傷亡慘重,迄29 日,恢復戰前態勢。

參、會戰分析

一、由於日軍大量有生戰力被「拖」在中國戰場方面,我全國軍民在「國家至上、民族至上」的堅強信念及與敵人周旋到底的決心之下,焦土抗戰,中華民族(蘇俄卵翼的中國共產黨除外)團結一心,休戚與共,不分前後方、不分老幼,紛紛加入抗日行列;在國際戰場,日本又低估了美國的反擊實力。由於中國戰區與世界戰區結合,國軍發揮關鍵力量,扭轉遠東的戰局,此正所謂「國軍貢獻超越國界」。

二、是役,雖然日軍達到控制老河口空軍基地之目的,但傷亡很大,我軍主力大致完整。就戰爭利益而言,日軍進犯老河口基地的目的,是希望減少其在豫鄂方面的軍事力量受到我軍的空中威脅,但該基地遭破壞後,軍事價值大減,日軍等於毫無所獲。此時,芷江機場就成為美國戰略空軍在華的唯一前方機場,該機場經擴建,從當地起飛的轟炸機乃能有效打擊在華的日軍戰略目標,也直接威脅著據臺的日軍設施。

三、自日本發動所謂「一號作戰」以來,作戰目標看似明確,但戰略觀點思考卻是邏輯混亂的作戰計畫。因此包括先前幾場會戰在內,日軍除了兵力的損傷外,無法有效控制佔領地全局;且民國34 年以後,美國已經對菲律賓與太平洋諸島實施反攻,損失幾個中國戰區的機場根本不影響戰爭局勢,同時滇西緬北會戰的成功,讓重慶政府獲得更多美援,還可以把當時駐緬北的戰力轉用,因此日軍幾場戰事被視為是「無效的捷報」。

肆、結語

豫西鄂北會戰之時,已進入抗戰最後階段,恃強凌弱的日本帝國,萬萬料不到的是,當時中日兩國軍力對比十分懸殊,日本「維新」以降,軍隊的武器、裝備先進且訓練素質高,相較之下,當時中華民國在整體國力上,並無單獨對日作戰的條件。但我對日抗戰竟能持續到第八年,這絕對是「精神戰力」的極致發揮,而彌補了我軍武器、裝備之不足。

資料來源:陸軍司令部

青年日報社 鐵血映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