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柳會戰 國軍浴血抗敵 日軍付出慘重代價

6_Life雜誌封面

 八年抗戰是中華民族救亡圖存、團結自強的光榮血淚史,面對這場攸關國家民族存亡絕續的戰爭,全體中華兒女響應先總統蔣公的號召,意志集中,力量集中,終能贏得抗戰勝利。在八年艱苦抗敵的歲月,國軍無論武器、裝備均處極度劣勢,先後與日軍進行二十二次大型會戰,既粉碎日軍「三月亡華」迷夢,亦藉一次次的戰略成功,迫使日軍陷入作戰困境。

 尤自民國三十三年八月中旬展開的「桂柳會戰」獲致重要戰略效益,國軍有效牽制日軍行動,確保陪都重慶安全,亦使中印公路日後得以順利貫通,對盟軍反攻做出貢獻。值得一提的是,在桂柳會戰戰況激烈之際,蔣公在重慶發出「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的號召,全國知識青年熱烈響應,進而編練成青年遠征軍,這群熱血男兒正是開通中印公路的推手,亦為精神動員的最佳例證。

中華民國與盟軍並肩作戰

 民國三十年十二月,中華民國對日抗戰已走入第五個年頭,此時日軍竟偷襲美軍珍珠港基地,美國即宣布對日作戰,揭開太平洋戰爭序幕。我蔣委員長立即邀請美國、英國、蘇俄等三國大使談話,提交書面建議,表達中華民國與盟邦共同作戰的堅定立場,中華民國從獨立對日作戰進入與同盟國並肩作戰期程;八年抗戰進入後期,國軍的戰略指導是保持與盟軍的密切協調合作,將日軍主力牽制在中國戰場、阻止日軍並協力盟軍緬北作戰。

圖 第三次長沙會戰繳獲日軍武器

  圖 第三次長沙會戰繳獲日軍武器

抗戰後期,國軍與日軍展開「第三次長沙會戰」,這是我國對日宣戰後的第一場會戰,日軍為牽制國軍策應盟軍廣九、香港方面之作戰,糾集兵力七萬餘人第三次進犯長沙;隔年一月,國軍創獲第三次長沙大捷。日軍經此一役,軍威頓挫,士氣消解,加上美軍已開始對日本本土實施戰略轟炸,美軍亦準備展開太平洋戰場的反攻,使日軍更急於攻佔重慶,瓦解我大後方基地,妄圖迫我屈服。

 民國三十三年四月起,由於海上交通線已被盟軍阻斷,日軍發動所謂的「一號作戰」,以破壞我空軍基地、打通大陸交通線、牽制國軍在緬甸的攻勢為目標,國軍在豫中會戰、緬北作戰、長衡會戰等戰役均全力阻敵逞其「一號作戰」圖謀。其中,國軍第十軍在軍長方先覺率領下,堅守衡陽,與來犯日軍苦戰達四十七天,最終隨衡陽城陷落,第十軍官兵壯烈犧牲。

 民國三十三年六月,長衡會戰結束,仍處心積慮打通大陸交通線的日軍集結十五萬人,編成第六方面軍,由岡村寧次指揮,沿湘桂路及西江迄邕龍之線,分從北、東、南三面,以大弧形進犯桂林、柳州,目的在維持對中南半島的運輸及摧毀我在桂柳地區的空軍基地。為迎戰日軍,國軍第四戰區由司令長官張發奎指揮,主力堅守桂柳兩地,採消耗戰術,逐次削弱日軍戰力,對西江方面進犯之敵則先行擊破。

國軍奮勇阻敵進攻桂柳

 桂柳會戰始自民國三十三年八月十六日,為求贏得會戰勝利,岡村寧次特別將橫山勇率領的日軍第十一軍納入第六方面軍,希藉其所轄師團與戰車、重砲聯隊,確保作戰優勢。戰事開啟後,由湘桂路南犯的日軍已經進逼桂林,從西江西進及自邕龍北進的日軍也直指柳州。至九月下旬,攻佔多處要點的日軍重新調整部署,準備進攻桂林。張發奎見日軍即將威逼桂林,除派主力固守桂林外,亦派一部兵力力阻自西江西進的日軍。

 十月二十一日,國軍與日軍在桂平激戰,另有國軍部隊向平南、丹竹進攻,策應反擊。雙方交戰一週,因日軍第二十三軍逼近武宣,國軍停止反擊,退守武宣。十一月上旬,日軍主力已抵桂林城郊,柳州方面亦有日軍展開攻勢,張發奎集中兵力死守桂林、柳州,會戰進入白熱化階段。十一月九日,日軍動員四個師團兵力向桂林城發動總攻,守城國軍雖處兵力懸殊態勢,但人人奮勇抗敵,視死如歸。由於日軍進犯前,國軍加強桂林城的防禦工事,將多處房屋修成碉堡,讓日軍攻勢一時難以推展,即使輪番向城內進攻,每每被國軍擊退,傷亡不輕。

 據統計,當時日軍企圖衝入桂林市中心多達二十餘次,始終無法在巷戰中佔有優勢,桂林城內的民團敢死隊甚至不惜身綁炸藥,划著竹排衝撞日軍登陸艇,讓日軍不敢輕忽桂林軍民的抗敵意志,日軍光在灕江周邊即損兵七千人。十一月十一日,張發奎決定自桂林撤退,桂林陷落;國軍第三十一軍第一三一師師長闞維雍堅不撤退,英勇殉國。至於在柳州戰事方面,國軍第四戰區命令第二十七軍固守柳州,該部以急行軍迅速抵達,隨即完成作戰部署,其餘部隊均依作戰指令在柳州周邊地區加強防禦。

 民國三十三年十一月九日,日軍第三、第十三師團對柳州發動總攻,先頭部隊攻入柳州北部,並推進至柳州機場南側;十一月十日凌晨,柳州機場被日軍奪佔,柳州守軍奉命撤離,柳州失陷。日軍趁勢續沿黔桂路北犯,一度深入貴州獨山,貴陽情勢危急,重慶震動。所幸國軍及時增援,遂行反擊,先後收復獨山、六寨等要點,日軍則在與自越南北上之師團會師後,撤回廣西河池,持續與國軍對峙。

國軍貢獻超越國界

 自國民政府策定「以空間換取時間」的大戰略後,國軍與日軍作戰不計一城一地之得失,端視戰局發展是否對整體抗戰有利,確保戰略的成功。尤其,當進入抗戰後期,國軍與盟軍攜手作戰,有效牽制日軍主力在中國戰場,使其無法轉用於太平洋戰場,實為對盟軍的主要貢獻。

美國總統羅斯福就曾說,「如果沒有中華民國,或假設國軍被打垮了,你們知道會有多少日本師團進入太平洋戰場嗎?他們會很快的打下澳洲,打下印度、揮軍中東、進軍埃及,並與德國會師,把蘇聯完全隔離。」可見,當時國軍的貢獻已超越國界,贏得盟邦高度尊敬。

再以桂柳會戰來說,日軍雖奪佔桂、柳兩地,打通大陸交通線,攻略桂柳中美空軍基地,卻未能對其後續作戰有太大助益。隨著民國三十四年五月,日軍再遭「湘西會戰」挫敗,以及太平洋戰爭已至決定性階段,日軍無力抵抗盟軍反攻,且已準備縮短防線,放棄次要據點。此時中印公路已經貫通,大批美援裝備進入大陸,國軍各部隊陸續換裝,戰力提升,遂於當年五月下旬克復邕寧、桂林、柳州等地,收復五萬餘平方公里之國土,創獲反攻桂柳大捷。

 另從國軍在桂柳會戰奮勇禦敵的實況觀之,在在彰顯「投身為國,以義犧牲」的精神。一名日本中級軍官在戰後回憶桂柳會戰時指出,日軍為求盡速奪城,運用毒氣攻擊國軍,造成國軍大量傷亡,當他們衝入城內,還看到已中毒的守軍憑著最後氣力抵抗,堅持射擊或肉搏。這日本軍官坦言,若不是日軍實施毒氣戰,不知道還要付出多少倍的傷亡代價,才能順利攻城。他說,此役是他所經歷最慘烈的戰役,不在於規模,而在於敵之勇猛,沒有一個投降,即使戰死也不後退。

 事實上,國軍在武器裝備劣勢與客觀條件不足的情況下,歷經二十二次大規模會戰,一千一百餘次正規戰役,三萬八千多次的戰鬥,幾乎無日不與日軍浴血奮戰,二百多位國軍將領壯烈殉國,傷亡的國軍官兵更高達三百二十二萬餘人,如此赤膽報國的忠義精神,正是國軍保國衛民的寫照。

資料來源:青年日報軍事小組

撰文:徐芝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