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第49屆文藝金像獎文字類短片劇本項銅像獎作品 題目:阿山的銅像  作者:洪冬人

一、節目劇名:『阿山的銅像』

二、節目時間: 40-50分鐘 (微電影)

三、劇情大綱: 電影開拍在即,阿山意外回到鄉下老家,製作戲中的美術道具:一尊蔣公銅像。阿山的外公-老蔣,是一名百分之兩百的老兵,兩人因電影劇情和銅像製作的方式起了爭執,老蔣認為,歷史就是歷史,是不容更動的。阿山卻覺得,這只是電影,有什麼關係。隨著時間,這對天差地遠的祖孫,逐漸在相處過程中,慢慢地互相認識,並重新了解到,老兵們所代表的歷史,以及背後蘊藏的智慧與人生價值。

四、人物介紹

陳如山:阿山,男,22歲,電影系四年級。百分之百  的樂天派,總是想著,哎呀這樣就好了吧。對於別人的要求從不拒絕,原因是嫌拒絕麻煩。目前還找不到說的上熱情的事物。

蔣天柱:老蔣,男,85歲,阿山的外公。曾經的抗日老兵,年輕時隨著國民政府遷台,就在這塊土地成了家,立了業,也生了根。個性固執堅毅,對相信的事絕不妥協。

蔡依潔:小潔,女,17歲,老蔣的鄰居。高中三年級,對人充滿好奇,有著消耗不盡的熱情,嚮往著,有一天一定要到外面看看。

五、劇本內文

S1

景:教室

/

人:阿山、同學們

△室內陰暗,投影機照射出的光線在空中發散。

△台上的人簡報著,換到下一頁,上頭有著場景布置圖和道具參考。

製片:場地部分製片組已經協調好,複勘時麻煩請導演組和攝影組再做確認。

△有人抬頭專心聽,有人用電腦記著筆記。

△一名男子低著頭,獨自發笑,他是阿山,22歲,臉上映著手機螢幕光線。

△手機顯示幾張媽媽傳送的旅遊相片,阿山以活潑的貼圖回復。

製片(O.S.):銅像的部分有去問過了,目前學校和基金會都是不方便外借,所以可能要請美術組想辦法做。這部分有問題嗎?

△空氣中沒有人回答,製片抬頭看向阿山。

製片: 這樣時間上美術組ok嗎?

△阿山顯然沒有聽到,笑得更大了,一旁同學提醒,阿山趕緊抬頭。

阿山:沒有問題!

△阿山振作精神的應答比預期的大,嚇了自己一跳,幾個目光看了過來,阿山用習慣的笑化解尷尬。

△簡報繼續,製片不耐煩的切到下一張投影片。

製片:接下來服化組,下周前要完成四個主要腳色定裝…。

S2

景:教室

/

人:阿山、導演、同學們

△時光推移,會議已結束,同學們各自分成小組,有的討論有的閒聊。

△阿山拿起包包正要走,突然被叫住。

導演(O.S):阿山!喂!

△阿山回過頭,導演走了過來,搭著阿山的肩。

導演:剛剛說的沒問題吧?那銅像。

△阿山想了一下才意會過來。

阿山:喔喔,OK啦! 我之前把它畫在…。

△阿山從包包翻找出一本筆記本,攤在桌上翻閱,內容雖然雜亂,但插圖和設計稿都頗為精細。

△在一頁停了下來,紙上零散的寫著尺寸和一些數據,圍繞在中央的,是一個蔣公銅像的插圖。

阿山:諾,差不多就這樣吧,開學前應該可以弄完。

△導演點頭,看著圖片端詳、思考了一會。

導演:可不可以讓他在…誇張一點。

△阿山不懂。

△導演學著銅像的站姿,向阿山解釋。

導演:這個啊,這樣好像有點…有點太嚴肅了。我們是拍電影欸,不一定要和真的一樣嘛,想像力,想像力!

△阿山聳聳肩,算是同意,他總是同意各種意見。

△突然,一首那卡西老歌響起,是阿山的手機鈴聲。阿山享受音樂,隨之擺動,等到一個段落結束才接起。

阿山:哈囉。

△導演對阿山搖了搖頭,和阿山相處總是充滿意外。

阿山:恩是,是我是…啊!?

△意外降臨,阿山突然緊張起來,向導演揮手示意後便急忙步出教室。

S3

景:宿舍

/

人:阿山、志工1、志工2、同學們

△幾個穿著背心的志工正在搬運行李,敲門聲傳來,阿山高舉感應卡拍打著玻璃門。

△一名學生走了出去,趁著開門空檔,阿山快步走來。

阿山:不好意思,這個…。

△阿山認出了志工手上的正是自己的行李。

阿山:我是電影四陳如山。

△志工把行李放下,聳聳肩,事不關己。

志工:因為有同學已經要入住了,所以…。

阿山:欸?可是我下學期也有住宿啊。

志工:如果沒申請寒宿的話,就要開學後才能搬進來。

△阿山恍然大悟,對自己低語。

阿山:慘了,我忘了。

志工:這邊麻煩幫我們簽名。

△志工遞了表格,阿山接過就要填,突然後頭聲音傳來。

志工2(O.S.):這個也是嗎?床底下找到的。

△志工捏著一件沾染灰塵的上衣走了過來,衣服攤開,是一件家庭紀念T-shirt,上頭印著阿山一家和外公外婆在家門前的合照。

阿山:啊,原來在這裡阿…。

△阿山拿著衣服像是失而復得,在定神一看,眼睛突然充滿希望。

△照片的背景,是一間有著紅色圍籬、水泥庭院的透天

 厝…。

(o.s.):鐵軌聲漸大

S4

景:火車車廂

/

人:阿山、販售員、小學生二人組

△火車聲維持穩定的頻率響著,經過山洞,車內突然黑了又亮。

△販售員推著推車,輪流向走道兩旁乘客點頭、推銷。

販售員:飲料、便當、咖啡、紅茶…。

△阿山低頭吃著便當,周圍散著他的家當,佔滿了兩個座位。

販售員(O.S.):小朋友,你這樣不夠喔,還差五塊。

△阿山轉頭,往聲音的方向看。

△過去一點的走道上,販售員正低著頭和一名小朋友說話,小朋友不到推車身高,只露出一點頭髮。

販售員:這個要25塊,換這瓶好不好?

△販售員搖晃手中飲料,試圖說服,小朋友搖頭拒絕,手中可樂抓得更緊。

△兩人僵持,半晌,忽然有人拍了販售員的肩膀。

阿山:諾。

△阿山遞了五元,販售員接過,隨即推走推車。

△小朋友抬頭看了阿山一眼,害羞地跑回座位,和弟弟兩人分享著一瓶可樂。

△阿山笑笑,車窗外的景色也已經由城市風景轉換為綠色的田野。

\

S5

景:火車站

/

人:阿山、小學生二人組、老人、路人

△阿山提著行李吃力的擠出票口,邊講著電話。

阿山:恩對啦,我還沒打給他欸,就住到開學吧…喂? 喂?

△手機突然沒了訊號,阿山把手伸的老高。

△兩名小學生從阿山身邊擠過,不小心撞倒阿山的行李,趕緊回頭鞠躬道歉。

△阿山笑著揮手,小學生轉身跑走,一前一後鑽上一名老人的機車,機車三貼緩緩騎走。

△車站前瀰漫著烤香腸的味道,零散的人來來去去,步調似乎都慢了一拍。

△阿山拉起行李,往前走去。

S6

景:鄉間小路

/

人:阿山、小潔

△天漸漸暗了下來,小路旁的電線桿已亮起了燈。

△阿山拖著行李四處張望,背已濕透,看的出來已走了一段距離。

△雙叉路口,阿山停下腳步,原地轉著圈,一名女孩騎腳踏車經過,阿山連忙招手。

阿山:欸!請問…。

△女孩沒有搭理,一陣風般騎了過去。

△阿山沒有辦法,拿出手機撥號,半晌,前方傳來依稀電話聲響。

△女孩停車回過頭,小潔,17歲,取下耳機,看向阿山。

△阿山沿著鈴聲方向走,轉了個彎消失在視線中。

S7

景:庭院

/

人:阿山

△隔著紗門,室內鈴聲大響。

△阿山拉著行李進到門前空地,掛上電話,鈴聲也跟著停止。

阿山:阿公!阿公!

△呼喊聲引來幾聲狗叫,接著便是一陣沉默。

△等了片刻,阿山緩緩拉開紗門作為試探,門沒鎖,光線隨著門縫照進屋內。

S8

景:客廳

/

人:阿山、老蔣、老人們、小潔

△阿山慢慢走進,環視四周。

△屋內所有擺設都蒙上了時間的痕跡,一片「義行可風」的匾額掛在牆上,就在蔣公肖像上方。電風扇懶懶地擺動著,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動靜。

△忽然,客廳啪的一亮。

△阿山還來不及轉頭就挨了一棍,抱著頭嗚咽的慘叫著。

△屋內一片慘白,阿山從手的縫隙看過去,一名穿著透白汗衫的老人手持竹耙,喘著氣。

老人:阿山?

△剛剛受到的驚嚇大於真正肉體上的疼痛,阿山邊揉著頭邊爬了起來。

阿山:阿公你幹嘛啦…。

△老蔣,85歲,身形雖然瘦削卻精神奕奕,斑白的頭髮散發著殘存的威風,現正愣愣地看著狼狽不已的孫子。

△突然,一群和老蔣約莫年紀的老人各持掃肘、畚箕當作武器,湧到門前。

老人(眾):老蔣!小偷抓到啦?

△老人們見對立站著的祖孫二人,一時不知所措。

阿山:劉伯伯好,陳伯伯好。

△阿山向老人們點了頭當作招呼,老蔣則向門口走去,用提高的音量壓下尷尬。

老蔣:什麼小偷,是我孫子啦。

老人:孫子?喔阿山啊。

△一名老人先搞懂了整個狀況,率先笑了出來,一有人笑,大家便也跟著笑。

△阿山也跟著笑,一笑卻更引發頭疼,只得邊揉著頭邊陪著笑。

△同時,在一陣奚落聲中,小潔在人群中探頭張望。

S9

景:庭院

/

人: 空

△蛙鳴蟲鳴混著幾聲狗吠,低矮的透天厝亮著燈。

S10

景:浴室

/

人:阿山

△蒸氣堆滿浴室,阿山抹去霧氣,對鏡子擠弄幾個表情自娛。

△玩膩了,轉身往架子上探去,臉盆內一空。

阿山:阿公!幫我拿一下衣服好不好。

△阿山朝外頭喊著,等了半晌,又喊了一次。

阿山:阿公!幫我拿一下衣服啦。

S11

景:客房

/

人:老蔣

△老蔣走進房間,行李堆滿床,幾個紙箱放在地上,像是整理到一半。

老蔣:哪裡啊?

△老蔣提高音量朝外頭喊,聲音中氣十足。

阿山(O.S.):應該在桌上啦,你找一下。

△順著阿山的回應,老蔣找了一下隨即發現目標,衣物就疊在雜亂的桌面上。

△老蔣拿了就要走,忽然被一個東西吸引了注意,定神一看。

△桌上靜靜躺著一本劇本,燙金的標題寫著:〈蔣公大戰佛萊迪〉。

S12

景:浴室外

/

人:阿山

△浴室門悄悄打開,阿山探頭出來,半乾的頭髮往後梳,五官特別清楚。

△阿山確認沒人便躡手躡腳快步走出,門邊散著浴室的熱氣,裸著上身的阿山只用圍巾遮著重要部位。

S13

景:客房

/

人:阿山、老蔣

△換洗衣物放在一旁,老蔣帶著眼鏡,翻閱劇本。

△阿山進門嚇了一跳,叫了出來。

阿山:吼阿公!你幹嘛啦。

△老蔣轉頭,對裸身的阿山不覺驚訝,拿下眼鏡就要說。

老蔣:阿山,你們這是什麼呢?

阿山:沒有就拍片的劇本啊,好啦我先穿個衣服啦。

△阿山沒好氣地回著,繞過老蔣拿桌上衣物。

△老蔣雖然站了起來,卻皺皺眉頭,盯著手裡的劇本。

老蔣:這怎麼這樣寫呢?抗戰怎麼會是這樣呢?

△阿山沒有回應,背過去穿起衣服。

老蔣:這太亂七八糟了,寫的根本都不是事實!

阿山:唉我怎麼知道,又不是我寫的。

老蔣:不是說你們要拍的電影嗎,怎麼會不知道呢?

阿山:是同學,同學。我是負責美術的,只要把那銅像做出來就好了。

老蔣:銅像?還有銅像?

△老蔣看著阿山,阿山沒有回答,老蔣像在質詢,接連猛攻。

老蔣:你看這段,面對日軍刺客佛萊迪,蔣委員長手伸進袖裡,緊握最後一只家傳奪命飛鏢…。

△阿山終於穿上衣服,轉過來打斷老蔣。

阿山:阿公,我們拍的是科幻片,又不是在講歷史。

老蔣:科幻就不用講歷史啦?可以不知道,但怎麼能亂寫呢?根本沒這些事的。

△阿山聳聳肩,算是同意,他總是同意各種意見。

△老蔣看阿山益興闌珊,一睹氣所幸不講了,把劇本一塞

 轉身就走。

S14

景:客房

/

人:阿山

△門碰一聲關上,阿山擦擦頭髮一臉無奈,翻了幾頁劇本後便扔在一旁,大字形往床上一趴。

△半晌,阿山拿出手機,卻遲遲沒有訊號,不禁「嘖」了一聲,隨即手機也一丟,翻身盯著上頭發楞。

△天花板上什麼也沒有,倒是門外傳來了熱鬧的電視聲響。

S15

景:客房

/

人:老蔣

△24吋的電視播送著常見的綜藝節目,笑聲沒有停過。

△老蔣盯著電視像在看,又像只是發愣,彩色的螢幕光線在瘦削的臉上微微跳動。

△匾額與肖像就掛在老蔣背後的牆上,以客廳的大小來說,這塊匾額是在是太大了。

S16

景:庭院

/

人:阿山、小潔

△陽光普照,響著幾聲過早的蟬鳴,阿山踏出門伸展身子,打了一個大哈欠。

△心血來潮,阿山突然做起健康操。

阿山:嗯?

△瞇起眼睛一看,有人正穿過庭院走過來,在近了點看清楚了,是昨天騎車經過的那名女孩。

小潔:嘿!

△小潔向阿山招手,阿山回頭往屋內看,沒人,確認是在叫他自己。

阿山:欸…嗨!

△阿山猶豫要不要停下動作,小潔已走到門邊,阿山只好繼續做著健康操。

△小潔回收牆上羊奶瓶,換上新的。做完全部動作才開口。

小潔:對不起,我昨天還以為你是小偷。

△阿山停下手上動作不知所措,半晌才說。

阿山:阿哈哈…如果我是小偷也不會偷這裡吧,東西都這麼舊。

小潔:誰說的,對有的人來說舊的東西可能還更重要啊。

△阿山想開玩笑小潔卻認真起來,阿山一時語塞,趕緊想了想。

阿山:這邊很常遭小偷嗎?

小潔:之前我家就被偷過啦,所以現在看到陌生人都會特別注意。

阿山:我不是陌生人啦。

小潔:我知道啦,我爸有說。只是很少看你們回來,難怪沒有印象。

△阿山一下不知如何回應,小潔補充。

小潔:我家住在後面那邊。

△小潔說完便轉身離去,紮起的馬尾和制服裙襬隨著步伐一齊擺盪,眼看就要走到單車旁,阿山像是想到什麼。

阿山:嘿!

△小潔回過頭,距離有點遠了,阿山提高聲音。

阿山:你知道這附近哪裡有材料行嗎?

△沒有回應,阿山趕緊補充。

阿山:我有些東西沒帶到,要做作業的。

△小潔裝作沒聽到,阿山正要再說一次,小潔笑了出來打

 斷他。

小潔:學校旁邊就有了啦,快點,我要遲到了。

△小潔牽起腳踏車就要走。

△阿山愣著笑了,趕緊跟上。

S17

景:校門

/

人:阿山、小潔、老蔣、高中生二人組、同學們

△上學時間,糾察隊指揮秩序,校門口旁有尊蔣公銅像,兩旁圍著準備施工的黃線。

△騎樓下,小潔靠著腳踏車等待,一名經過的學生向小潔打了招呼。

△半晌,「謝謝光臨」音響起,阿山提著一大袋紙袋從店門走出。

小潔:哇!你也買太多了吧。

△阿山當作是誇獎,突然不好意思了起來。

△忽然,小潔要阿山往馬路那看。

小潔:欸,你要不要去打個招呼啊。

△阿山沒搞懂,跟著小潔的視線看去。

△馬路中間,斑馬線旁,有一個熟悉的身影正一鏟一鏟的補著柏油坑洞,是老蔣。

 

小潔:只要路有破洞,你阿公都是第一個來修,比區公所還厲害哩。

△小潔話中充滿敬意,阿山則一臉傻眼。

阿山:阿公好帥啊。

小潔:什麼?

△阿山搖頭,仍直盯著馬路看。

△兩名高中生從老蔣身邊經過,突然對著老蔣舉手敬禮。

高中生:蔣公好!

△老蔣習慣似的搖搖頭,嘴裡唸了幾聲便繼續工作。兩個高中生得意地笑著擊掌。

小潔:欸!你們!

△小潔走上前,高中生看到小潔來趕緊跑走。小潔追著那兩名高中生,就這樣進了學校。

△阿山看著這一切,不知如何反應。

△忽然,老蔣往這邊看來了過來。

△阿山趕緊別過頭,假裝沒看見,自己也不知道在心虛什麼。

S18

景:庭院/客廳

日內外

人:阿山

△阿山彎曲鐵絲繞著形狀,告一段落後歪著頭看。

△庭院前,阿山和鐵絲編出的銅像人型相望,半晌,阿山忽然想到什麼,翻找著身邊的大紙袋。

阿山:慘了,不會忘了吧…。

△找不到,阿山想想,起身走進客廳。

△抽屜、地上,四處都找不到,忽然,阿山注意到一扇門。

S19

景:老蔣房

/

人:阿山、老蔣

△阿山小心推開房門,陽光從床旁的窗戶灑進,壁紙破損,牆上過期的年曆隨風擺盪。

△邊桌上擺著幾張相片,裡頭有年輕時的老蔣,還有幼兒時的阿山,以及那張t-shirt上的全家福合照。

△阿山小心翻找,盡量不移動擺設。

△輕輕移開舊雜誌,發現梳妝台已改裝成工具箱,阿山亂翻一會,終於找到了自己要的尖嘴鉗。

阿山:嗯?

△阿山再往下翻找,半晌,取出一只生鏽的鐵盒,搖了搖,有內容物晃動的聲音。

△打開鐵盒,裡頭皆是已泛黃的文件,阿山稍微檢視了一下,取出一個緩緩念著。

阿山:蔣天柱…民國19年11月28日…祖籍河南…。

△阿山用手指數數年記,又再想想。

阿山:哇賽!

△阿山低聲驚呼。

△再翻了翻,裡頭都是老蔣的軍籍資料,包括寫著出生日期的兵籍卡、升任士官的文件、寫著部隊的胸牌,還有幾張黑白照片。

△突然,庭院傳來聲響。

老蔣(O.S.):阿山!

△阿山回過神,往窗外看去,只見老蔣已在庭院清理著鋪路工具。

△阿山把握時間,又快速的翻看了幾張照片。

老蔣(O.S.):阿山!要走啦!

阿山:好啦!

△阿山應了聲,趕緊收拾,把鐵盒塞回抽屜。

S20

景:墓地

/

人:阿山、老蔣

△雜草叢生,阿山跟在老蔣後頭,跨過幾座廢棄的墳。

S21

景:墳墓前

/

人:阿山、老蔣

△接近正午,老蔣使勁的把雜草連根拔起。

△阿山看著彎著腰的老蔣,陽光下,草又更顯得綠。

阿山:阿公,你以前是當什麼兵啊?

△阿山突如其來的問題讓老蔣一愣,抬頭看向阿山。

老蔣:怎麼?你要當兵啦。

阿山:對啊,畢業之後應該就要入伍了吧,好煩喔。

老蔣:你們現在很好啦,我們那個時候又冷又沒東西吃,才真的叫辛苦。

阿山:那幹嘛還要當兵啊?

△阿山無心的一問引來一陣沉默,片刻長的像是不打算回

 答。

△就在阿山幾乎放棄等待時,老蔣才緩緩開口。

老蔣:不去也得去啊,記得有一次回家路上看到一個大哥被人捉著就去當了兵,我那時候心想我一定不要這樣,就自己去了。那時候流行十萬青年十萬軍嘛。

△老蔣的長串回答讓阿山感到意外,又添了幾分好奇。

阿山:那沒有人想要偷跑嗎?

老蔣:有啊!怎麼沒有,只是被抓到要槍斃的。

△天氣漸漸熱了起來,老蔣擦了擦汗,繼續往下說。

老蔣:我那時候當採買,其他人用走的我坐火車,一到那裡就把錢花光了,還好後來那長官看我還小,沒有懲處我。

阿山:哇,阿公你還逃過兵喔!

老蔣:菜錢花光了沒地方去,還是自己又回到基地。那排長,陳…陳啟天,他一問我是不是逃兵,我一下就哭出來了。

△老蔣像是在講別人的事那樣輕鬆。

△阿山想到了剛剛看過的一張黑白合照,被一群年輕面孔圍在中間的,大概就是老蔣口中的排長。

阿山:那他們後來也是都到台灣來了嗎?

△老蔣沒有回答,把手上雜草往旁一丟,算是結束話題。

△阿山仍想繼續問,老蔣走到墓碑前燃起了香。

老蔣:來吧,跟妳外婆講一下。

△阿山上前接過香,祖孫兩人對著墓碑,老蔣嘴裡細碎念著不順暢的台語,阿山望著墓碑上外婆的照片發楞,像是還在想著老蔣剛剛說的話。

S22

景:房間

/

人:阿山

△電視聲隔著門悶著傳來,天花板仍是一片空白。

△阿山仰躺在床上盯著上頭發楞。

△忽然,阿山坐了起來,跳下床,把桌子移到靠近窗戶的

 邊上。

△阿山站上桌子,拿出手機,伸長手往窗戶靠去。

△終於連上訊號,阿山手機輸入,搜尋:十萬青年十…。

S23

景:庭院

/

人:阿山、小潔

△天氣晴朗,與人同高的銅像模型立在庭院,小潔在旁興趣的看著。

△一陣開門聲傳來,小潔回過頭,是阿山。

小潔:你買東西就是要做這個喔?

△阿山點頭笑笑,邊按摩著脖子,有點落枕。

△小潔繼續看著,阿山也靠了過去。兩人加一個銅像,三人相視無語。

阿山:欸,你聽過十萬青年十萬軍嗎?

△阿山試著開啟話題。

△小潔快速回應,像在玩搶答遊戲。

小潔:1944年! 上禮拜才剛考過欸,現在每天早上都要小考超煩的。

△對於永遠充滿活力的小潔,阿山一臉佩服。

小潔:幹麻?

阿山:沒有啊,我昨天才第一次聽到欸。

小潔:好遜喔,你不是大學生嗎?

阿山:我又不是念歷史的。

小潔:那你念什麼?

阿山:電影。

△小潔整個人轉了過來,有點驚訝。

小潔:所以你會當演員喔。

阿山:恩…不是欸,可能幕後的吧,像工作人員那種。

△小潔想想,指了指銅像。

小潔:像這種?

△阿山聳聳肩,算是同意。

△小潔似乎被激起了興趣,盯著銅像直看,像個評審似的。

小潔:他姿勢是不是有點怪怪的?

阿山:故意的啦,還被特別交代說要誇張一點。

小潔:這樣哪有誇張。

阿山:欸?那要怎樣才夠誇張。

小潔:恩…。

△小潔想想,忽然從包包拿出一罐空羊奶瓶,放到銅像手上。銅像瞬間成了一名羊奶推銷員。

△阿山笑了,不甘示弱,也加了東西到銅像上。

△兩人玩開了,在銅像上做著各種裝飾,越加越多越加越多。

S24

景:庭院

/

人:阿山、小潔、老蔣

△時光推移,銅像已成了四不像,兩人哈哈大笑。

△突然,老蔣從圍籬外走來,小潔連忙展現著平常的朝氣。

小潔:蔣伯伯好。

△老蔣像是沒聽到,一言不發進了屋子。

△小潔和阿山對看了一眼。

小潔:蔣伯伯心情不好?

△阿山搖搖頭,他也毫無頭緒。

△小潔想了想,指指銅像,壓低聲音對著阿山說。

小潔:還是因為這個?

△兩人納悶著,老蔣突然從屋子走了出來,小潔趕緊把銅像手中羊奶瓶抽走。

△剛走的急,老蔣這時才注意到已歪七扭八的銅像,看了半晌,表情嚴肅。

△阿山有點緊張,趕緊解釋。

阿山:是因為影片需要所以才要這樣…。

老蔣:沒道理,真是沒道理了。

△老蔣打斷阿山的話,阿山小潔一頭霧水。

老蔣:一個東西要維持很難,搞破壞卻很容易。哀算了,現在這些又有誰還真的在意?

△銅像的表情像是認同,阿山試圖解釋。

阿山:阿公,是我們導演指定要說做誇張一點啦。要不然像學校旁邊那種多單調。

△老蔣也沒聽完,轉身就走。

△阿山看著銅像發楞,有記憶以來,外公雖然嚴肅,但卻沒見外公如此生氣過。

△忽然,一個念頭閃過小潔腦袋。

小潔:啊!

△阿山回頭看著小潔,小潔帶著焦慮接著說。

小潔:是銅像。

阿山:你說銅像怎樣?

小潔:剛剛聽到有人在說,學校那個銅像今天就要拆了。

△阿山想著小潔話中的意思,半晌,忽然意會了過來。

阿山:你車借我一下。

△小潔還來不及點頭,阿山便牽著車快速地騎了出去。

△小潔見狀大叫。

小潔:學校在那邊。

△小潔指了指阿山的反方向,阿山點點頭趕緊騎去。

S25

景:校門

/

人:阿山、老蔣、里長、老人們、圍觀人群

△門口黑壓一片,像是全村的人都集中到了這裡,聲音嘈雜,充滿了議論聲。

△台座上的蔣公銅像被綁上了安全繩,像是綁架,一輛吊車停在旁邊蓄勢待發。

阿山: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阿山在人群中吃力前進,擠不過去,阿山抬頭張望。

△從人縫中看去,老蔣坐在銅像布條內,旁邊有校方人士和工人警察,無論別人怎麼勸說,他就只是蹲坐著,像是銅像延伸出的一部分。

△四周有的學生叫囂,有的老人家出聲聲援,但大部分的人只是靜靜看著,期待還有什麼新鮮事會發生。

△阿山看著,終於按耐不住,脫口喊了出聲。

阿山:阿公!

△老蔣抬頭,視線搜尋著,在阿山身上停了下來。滿臉倦容的老蔣,眼神卻異常堅毅。

△一旁勸說的里長指著阿山,要老蔣在孫子面前留個榜樣,旁人也跟著附和。

△忽然,老蔣在一片議論聲中站了起來,如同他坐下的那樣,獨自的往來的方向走去。

△阿山看見連忙跟上,又吃力的擠出人群。

△吊車聲音啟動,工頭重新指揮,人群逐漸散去。

阿山:阿公…。

△阿山終於追上老蔣,正想要說些什麼,突然老蔣蹲了下

 來,滿臉通紅喘不過氣。

S26

景:醫院

/

人:阿山、小潔、老人們、病人

△幾個病患在輪椅上緩緩移動,小潔和一群老先生們從旁快步走過,看著著急。

△狹長的走道上,阿山在座椅上等待,半晌,小潔和老先生們走了過來。

小潔:怎麼樣?

△大家圍了過來,邊喘著氣一邊看著阿山。

△阿山搖搖頭,大家看著緊張,湊得更近,幾乎憋著氣。

阿山:阿公沒事,醫生說只是血壓高,休息一下就好了。

△大家鬆了口氣,緊張的心情一放下,話就開始多了起來。

老人一:就說這件事不能這樣亂搞,結果還是就這樣拆了。

老人二:哀可是老蔣也真是傻,一個人去能怎樣呢?

△其他人也附和討論著,小潔走向阿山正想說什麼,忽然,電話響起,是那首那卡西歌曲。

△幾個老人看了過來,阿山趕緊接起,走到一旁。

阿山:喂。

導演(O.S.):天啊!終於打通了,今天應該可以去買樂透啦。

△阿山沒有回答,電話那頭聲音很快又補上。

導演(O.S.):欸對啦,你進度怎麼樣啦。

阿山:喔…那個差不多了啦。

導演(O.S.):你說差-不-多?山哥啊,你這樣說明天製片一定又要電你啦。

阿山:明天?

△阿山朝小潔那看了一眼,老人們正準備散去。

阿山:你說明天怎樣。

導演(O.S.):欸?不是明天開會嗎?你人在哪啊…有發群組給你吧。

阿山:欸,我這裡收訊不好啦,我在我阿公家。

導演(O.S.):欸?好吧我再寄給你一次,明天2點,不要遲到。

△阿山朝空氣點點頭,掛上電話。

S27

景:醫院

/

人:阿山、小潔、護士

△小潔獨自坐在椅子上,腳步聲接近抬頭看,阿山走了過來。

阿山:陳伯伯他們走了喔?

小潔:恩,說是要去找里長抗議。

△阿山笑笑,在小潔旁坐下,嘆了一口大氣。

小潔:怎麼了?

△阿山聳聳肩,也說不清楚是什麼意思。

△兩人沉默了半晌,阿山突然緩緩地說。

阿山:我覺得我好像…很不了解他。

△小潔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在旁邊聽著。

阿山:我知道外公是跟軍隊從大陸來的,和外婆也是在台灣才認識,可是全部就只有這樣了,全部喔。剩下的我什麼都不知道,不知道為什麼我好像從沒有好奇過,也沒有想要知道更多的念頭。

△阿山一口氣說完,對於剛脫口的話連阿山自己也覺得意

 外,像是說完才曉得,原來自己是這樣想的。

小潔:你媽呢?他沒有提過嗎?

阿山:不知道可能有吧,只是我應該也沒有認真去聽。

△忽然,醫院安靜的像是沒有其他人,阿山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臟正砰砰砰的跳著。

小潔:其實我也是喔。

△阿山看向小潔,小潔像在回憶。

小潔:我爺爺也是軍人,可是對他的事除了爸爸說的之外,也不是很清楚。

阿山:他也是從大陸來的嗎?

△小潔搖搖頭。

小潔:他是在日本時代當兵的,爺爺過世之前每年都會去參加同學會,過世之後就由爸爸代替,我也去過一次。聽爸爸說,每年參加的老人都會又少幾個,現在已經快變成他們那些兒女們的聚會了。

△阿山沉默了半晌,思考著。

阿山:嗯..好神奇啊。

小潔:嗯?

阿山:你爺爺去當兵的時候還是日本人,回來時就變成中國人了,感覺很奇怪吧。

△小潔想了想忽然笑了出來。

小潔:他們之前下象棋每次都一定要分個輸贏,兩個人都不想輸,可能也有關係喔。

△阿山想著那情景,沒有說話,這一天對兩人似乎都有點沉重。

△醫院忙碌的聲音逐漸恢復,漸漸,聽見有人正往這邊喊。

護士(0.S.):蔣天柱的家屬,蔣天柱的家屬。

△阿山趕緊上前,護士簡單的交辦了幾個事項,阿山頻頻點頭。

S28

景:校門

/

人:空

△夜裡大雨忽然落下,原本立著銅像的台座一片平坦,雨

 點打在上頭反彈形成陣陣水花。

S29

景:客房

/

人:阿山

△筆記本一頁頁快速翻閱,在畫著銅像的那一頁停下,一行紅字寫著:誇張點!

△阿山躺在床上仰頭看著,忽然手一放,筆記本落下蓋住了臉,紙張隨著阿山呼吸的氣息微微飄動。

△外頭雨勢越來越大,雨聲嘩啦作響包圍著室內。突然,阿山想到什麼,像觸電般彈了起來。

阿山:慘了,銅像…。

△阿山翻下床,急忙的跑了出去。

S30

景:庭院

/

人:阿山、老蔣

△大雨直直落,老蔣頭戴斗笠,正幫淋著雨的銅像模型穿上黃色的輕便雨衣。

△阿山撐著傘跑了出來,連忙幫老蔣遮雨。

△阿山比了比屋子,隔著雨聲朝老蔣喊。

阿山:先搬到裡面!

△老蔣沒聽清楚,湊近了一點。

△阿山比比銅像,再比比裡面。

阿山:1、2、3!

△兩人合力抬起銅像,往門口搬去。

S31

景:客廳

/

人:阿山、老蔣

△電視開著,聲音被雨聲蓋過聽不清楚,兩人先後進了客廳,各自擦著身上的雨水。

阿山:是不是有颱風啊,太大了吧。

△阿山身子濕了一半,老蔣脫下斗笠,抖下雨水,白色汗衫也濕了一些。

△阿山邊搧著黏在身上的衣服,邊張望著客廳的擺設,最後目光停在牆上的匾額。

阿山:阿公,那是什麼時候掛上去的啊?

△老蔣順著阿山眼光看去。

△匾額大大壓在牆上,義行可風四個字仍黑得發亮。

老蔣:你沒看過嗎?

△阿山搖搖頭。

△老蔣看著匾額半晌才說。

老蔣:那是前年里長頒的,議員和校長還都有來呢,這生最出風頭就是那時候了吧。

△回憶的餘韻在老蔣臉上持續了片刻,隨即被無盡的疲憊取代。

△老蔣走到客廳坐下,收拾著散落在桌上的東西。

△阿山也走了過去,才發現那個生鏽的鐵盒正打開著放在桌上。

△阿山拿了那張黑白合照起來看。老蔣也不在意,繼續收拾著文件。

阿山:阿公,哪個是你啊?

老蔣:最後一排右邊第三個。

△阿山找了找,老蔣說的位子上有個露出的小頭。

阿山:什麼嘛,完全被擋住了啦。

△老蔣看了阿山手中相片一眼,照片中大家相貌都很年輕,眼神皆閃著充滿希望的神采。

老蔣:中間那個是我們排長,陳啟天。

△阿山又看看照片,覺得這名子似乎在哪聽過。

老蔣:陳排長一次集合時候問大家,有誰願意一起退守到台灣的,全部的人都舉手了,只有我沒舉手。因為我還小,只想著要回家…。

△阿山一會才意會過來,原來老蔣在接續著掃墓時的話題。

阿山:那他們現在呢?還有聯絡嗎?

△老蔣搖搖頭,像是陷入回憶裡,久久才又繼續說。

老蔣:最後整個連隊活著到台灣的,就只有我一個人。

△老蔣像是用完了最後的力氣,說完便收拾著鐵盒,踱著步伐走回房間。

△雨勢小了,電視進入廣告,嘻笑聲又重新佔滿整個客廳,阿山拿起遙控器把電視關了。

S32

景:庭院

/

人:老蔣、小潔

△陽光再度露臉,老蔣在門口整理好工具,準備出門。

 

小潔:蔣伯伯早。

△小潔走了過來,老蔣點點頭。

小潔:阿山呢?

老蔣:喔,他今天說先回去開會了。

△老蔣說罷,看著身旁套著雨衣的四不像銅像,便推著推車離開庭院。

△小潔把羊奶放進盒子,蓋上。

S33

景:公車

/

人:阿山

△公車、汽車、機車,外頭一片城市景色。

△阿山靠著窗戶發楞,一個晃動醒了過來,看了看窗外

 連忙按鈴。

S34

景:公車站

/

人:阿山

△公車開走,阿山在候車亭研究公車路線。突然電話響起,阿山趕緊接通。

阿山:欸欸不好意思我快到了,我剛剛坐過頭了。

導演(O.S.):已經要開始了欸,你現在在哪啦。

阿山:我在…。

△阿山眼睛尋找著好認的地標,最後停在對街建築物上的幾個大字。

阿山:我在國…軍…歷…史…文…物…館。

導演(O.S.):啊?你在軍史館幹嘛?等你來早就結束了啦,欸在一個禮拜就要拍了欸,你的進度到底…。

△阿山沒有繼續聽下去,他看著對面那棟建築物,心裡想著:軍史館?

S35

景:軍史館

/

人:阿山、解說員、小朋友們

△幾個櫥窗內陳列著泛黃的文件、照片,阿山仔細的看著旁邊的介紹。

解說員(O.S.):來往這邊看喔,這裡是抗日戰爭的區域,總共分五個部分…。

△阿山看過去,一名解說員正帶著一班小學生走了過來,阿山靠過去近了點聽。

解說員:在蘆溝橋事變後,中國正式開始對日本宣戰,你們知道嗎?

小朋友(眾):知道~。

△解說員朝站在最後面的阿山看了一眼,阿山點頭致意。

解說員:好,那小朋友現在有沒有什麼問題啊?

△小朋友一個個抬頭看著櫥櫃內的展示,搖搖頭。

解說員:剛剛看過的現在也可以問阿,或是不相關的也可以喔。

△解說員親切的望著小朋友們,再多等了片刻。

阿山:那個…。

△阿山的聲音插了進來,解說員抬頭,其他人也看向阿山。△阿山看起來欲言又止,解說員朝阿山點點頭,要他往下

 說。

阿山:不好意思,因為我對這些不太了解,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問題,只是請問你知道那個標誌是什麼意思嗎?

△解說員往阿山指的方向看去,同時小學生們也都伸長了

 脖子。

解說員:這個?

△解說員指著櫃內一個紅底的徽章,阿山點頭。

解說員:這是207師的徽章,在抗戰的時候扮演了很重要的腳色喔。

△阿山點點頭。

解說員:是寫報告要用的嗎?

阿山:噢沒有,我阿公是老兵,剛好在家裡面有看到一樣的徽章。

△解說員對阿山笑笑,隨即對著小學生們說。

解說員:哇,大家看這位哥哥的阿公是保護國家的功臣喔,大家幫他拍拍手好不好。

△小學生們看著阿山拍著手,阿山有點不好意思自己也跟著拍。

△一名小學生一直朝阿山看,阿山這才想起來他是搭車時買可樂的那位,阿山朝他揮了揮手,小學生害羞地轉了過去,跟著隊伍走了。

△解說員的聲音漸漸遠去,阿山環視整個展區,像是在感受時間的經過。一些沒有過的想法正從阿山體內一個個冒出。

S36

景:庭院

/

人:阿山

△阿山跨大腳步走著,背影中帶著一股肯定。

△轉角經過圍欄,走進庭院,阿山在銅像前停下。

△阿山喘著氣,和銅像對望半晌,忽然,唰的拉開覆蓋在銅像上的黃色雨衣。

△阿山把銅像拉到了庭院,還沒喘過氣,就一個個的把裝飾拆下。

△翻開筆記本,確認上頭設計圖,寫了幾個新尺寸。

△阿山拿起工具,想想,開始修改著眼前銅像,眼神異常專注,帶著從未見過的肯定。

S37

景:庭院

/

人:阿山、老蔣

△稍晚,老蔣推著車走了回來,在門口放下工具。

△老蔣清理著鞋子,看向阿山,阿山旁邊的銅像已恢復乾

 淨,更顯精緻。老蔣想了想。

 

老蔣:怎麼都拆了?

阿山:什麼?

△阿山完成手中部份才回過頭。

老蔣:怎麼又用回這樣,不是說要誇張點嗎?其實你們年輕人有你們想法,就照你原本想的弄吧。

△阿山想想,聳聳肩,對著老蔣笑笑。

阿山:我覺得這樣比較好看。

△阿山說罷,又把注意力集中回銅像上。

△老蔣淡淡的笑了,收拾完便要進門。

△阿山忽然想到什麼,喊住了老蔣。

阿山:欸阿公,你有沒有蔣公銅像的圖片啊?

△老蔣停下腳步回過頭,阿山補充。

阿山:我要當參考的啦。

△老蔣想想,走進客廳,半晌走了出來,手裡搬著那幅牆上的蔣公肖像,放到阿山旁邊。

老蔣:這個可不可以?

△阿山愣著,看看老蔣。

老蔣:反正都這麼舊了。

△老蔣聳聳肩,抹去上頭灰塵。

△阿山慢慢點了點頭,兩人相視笑了。

△蔣公肖像立在一旁,阿山一面做一面對照,仔細雕刻著銅像臉譜,老蔣則在旁邊看著指導。

S38

景:客房

/

人:阿山

△阿山把衣物塞到包包,免強拉上,阿山插著腰,環視房間。

△房間已整理整齊,幾個行李堆在床上。

△阿山忽然想到什麼,翻找著幾袋行李,桌上、衣櫃都沒有,阿山抓抓頭朝外頭喊著。

阿山:阿公!你有沒有看到我那件衣服啊?

△沒有人回答,阿山又提高音量。

阿山:阿公!

老蔣(O.S.):什麼衣服啊?

阿山:白色那件啊,上面有印全家福的。

△半晌,老蔣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老蔣(O.S.):沒有。

△阿山「嘖」了一聲,繼續翻找著。

S39

景:庭院

/

人:高中生二人組

△天空飄著細雨,透天厝的最後一盞燈熄滅。

(O.S.):欸欸關了關了。

△圍牆旁,兩個高中生探出頭來,朝裡面張望。

高中生1:欸真的要偷這間喔,都是舊東西吧,又不值錢。

高中生2:難講喔,說不定蔣公有偷藏什麼好料。

△兩人都竊笑起來,一個開啟手電筒蹲低離開,另名也跟上。

S40

景:庭院

/

人:高中生二人組

△兩名高中生低著身子,照著手電筒在黑暗的庭院前進。

△忽然一名高中生向另名招手,壓低了聲音。

高中生2:欸!欸!這邊啦。

△另個高中生趕緊照著燈過來。

△跟著照在地上的光暈,兩人進入了屋簷下,拍著身上雨滴。忽然一名高中生面無表情,拍著另名高中生。

高中生2:幹嘛啦?

△高中生往同伴手指的方向看去。

△手電筒朝下照,在地上形成一個光暈,在仔細一看,光暈裡有一雙腳。

△兩名高中生相互看了一下,顫抖著把手電筒慢慢舉高。

△光暈晃著,也隨著上升,順著一個人型,先是腳,再來是腰,然後胸口。

S41

景:客房

/

人:阿山

△阿山趴在床底下,伸長了手,好不容易拉出了一件沾滿灰塵的衣服。

△阿山拍了拍,就是那件全家福照片t-shirt。

△突然外頭一陣尖叫聲傳來,阿山趕緊出外查看。

S42

景:庭院

/

人:阿山、老蔣

△室內燈亮了,紗門被拉開,阿山探頭張望,半晌老蔣也走了過來。

老蔣:怎麼了?

△阿山聳聳肩,門外一片黑沒有人。

△遠方依稀傳來「蔣公阿!蔣公阿!」的慘叫聲,阿山和老蔣在黑暗中張望。

△忽然阿山發現有兩個手電筒掉在地上,燈光朝上照著。

△阿山上前查看,順著手電筒照的方向愣了半晌。

阿山:原來這還可以避邪喔。

△阿山朝老蔣笑笑,老蔣也走了過去。

△手電筒的光暈正照著放在屋簷下的蔣公銅像,銅像面容栩栩如生,在燈光下散發著威嚴。

S43

景:庭院

/

人:阿山、老蔣、導演、工作人員

△天氣晴朗,一輛貨車停在庭院,導演從駕駛座跳了下來往後走。

導演:小心搬小心搬。

△兩個工作人員把銅像上了車,車上固定。

△阿山提著行李站在老蔣身旁,導演走了過來,先是跟老蔣握手,又向阿山比了比手錶。

阿山:我知道啦。

△導演離開,阿山和老蔣站在一旁,一下卻想不出說什麼話。

阿山:那…阿公我們差不多要走了喔。

老蔣:嗯嗯走吧走吧,路上小心。

△老蔣揮著手,忽然,阿山從包包找出一張傳單,遞給了老蔣。

阿山:這是上次在軍史館拿的,裡面其實也沒什麼啦,應該都是你看過的東西。

導演(O.S.):阿山!

△導演從車窗探出身子,朝這裡揮了揮手。

△阿山衝著老蔣笑了笑便轉身跑上了車。

△老蔣看看手中傳單,上頭寫著,抗戰勝利70周年紀念展。

S44

景:貨車

/

人:阿山、導演

△阿山上了車關上門,導演看看阿山。

導演:山哥,可以走了齁?

阿山:無聊。

△導演笑笑,發動車子開始前進。

△阿山看著窗外發呆,忽然,導演拍拍阿山,指了指後照鏡。

△阿山回頭湊過去看。

S45

景:鄉間小路

/

人:阿山、老蔣、小潔

△對著貨車駛去的方向,老蔣做著舉手禮,小潔靠在腳踏車旁揮著手。

△阿山身子探出窗戶,看著漸漸遠去的透天厝,舉起手,朝老蔣敬禮。

△小潔看見,興奮的要老蔣看去,老蔣只是維持著舉手禮姿勢,臉上多了驕傲的神采。

△一輛車,一個銅像,向著夕陽方向,緩緩開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