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第49屆文藝金像獎文字類短片劇本項銀像獎作品 題目:義務  作者:宮良銘

一、節目劇名:義務

二、節目時間:50分鐘(電影)

三、劇情大綱:在軍委會軍法局服務的羅航,為了調查一起逃兵案,追逐著犯人的口述證據,他見著了民人自組的游擊隊,目睹了國軍在沙場上的苦戰。完成調查後,他選擇離開自己舒適的書桌,與同袍一起委身戰場。


四、人物介紹:

羅航  :男,北平大學法律預科,黃埔軍校第十期步兵科畢,在軍法局擔任調察員,調查事證。

陶元  :軍法局調察員。

黎景民 :逃兵。

劉尹賢 :男,游擊隊頭目,前東北救國軍成員。

洪義格 :男,游擊隊成員,共產黨上海市支部成員。

毛虔  :男,游擊隊成員。

魏大虎 :男,游擊隊成員。

常土根 :男,游擊隊成員。

王維有 :男,革命軍1131621營營長。

王滿  :男,革命軍11316212連連長。


景:上海市區軍法局操場

人:羅航、陶元、士兵

  • 市區的車輛和行人交織,警衛團在巡邏,有一些僑民正趕著乘車離開。數個街區外,港口停泊的船也載滿了人,即將發航。在軍法局的操場上,士兵們唱著軍歌。


士兵:風雲起,山河動,黃埔建軍聲勢雄,革命壯士矢精忠,金戈鐵馬,百戰沙場,安內攘外作先鋒。縱橫掃蕩,復興中華,所向無敵,立大功。


  • 唱歌聲傳入高空中,過不多時,參與早點名的人紛紛離開,陶元叫住了羅航。


陶元:羅航,可以先陪我去審那個逃兵的供詞嗎?那個案子快到期限了,我不想再花時間在他身上,早餐我請老柯他們幫我們留了。

羅航:好,不過我覺得整個案情並不單純,今天早上就要審完有點難,學長是不是可以再跟上面拖一下?

陶元:真辦不完時再說吧,我可是卯足全力要準時上呈了。


  • 兩人往辦公大樓的拘留室走去。


S1

景:軍事委員會軍法局拘留室

早晨

人:羅航、陶元、景民

  • 在一個乾淨的小房間內,羅航跟陶元正在審問逃兵,兩人的面前是一張桌子,上頭擺了一盞檯燈。


羅航:我大概了解你的情形了,可是這些不能構成你逃兵的理由,所以你還是會面臨到…軍法制裁。

景民:家裡人過世了,不是理,這還不是理由嗎?如果今天是長官的家人,那長官還會…

陶元:住口,你死到臨頭還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呀?擅離職守本來就是死罪,要回家不會請假阿,找什麼藉口?

   如果打仗打到一半,你家有事,就不打了?敵人會停下來等你嗎?

羅航:總之,你說的這個事實對你的量刑沒有幫助阿,拜託你再想想,有沒有什麼說法可以正當化你的犯行?

景民:長官,什麼是正當化?

羅航:呃,就是說出來我會覺得你很可憐,覺得逃兵其實不是你的錯,有這樣的事嗎?

景民:我真的想不到。

羅航:那我要怎麼幫你?軍紀司六月初就給我調查報告了,我們壓了這個案子這麼久都沒有進展,局部也會覺得很奇怪,容易讓人以為我們收了你什麼好處的。

景民:我不知道。

羅航:上面寫你的入營時間是三月三十號,你在十一師待不到一個月就逃兵,我個人覺得你可能是適應不良,而且也沒參加過作戰,算不上耽誤軍機,對國家的影響不大,可是法律就是這樣規定,你看看,無期徒刑!嗯,再來就是死刑。

景民:我就是不想待下去阿,我又不是自願的。


  • 羅航和陶元對看了一下。


陶元:又來了,在最後期限又有新的說法,我操,你看看這些人都玩這一套,這樣我們當然沒有充足的時間調查他說的是真是假,如果不延期,只好採信這種證詞。

羅航:你說不是自願,是怎麼一回事?

景民:我是被人家要求去當兵的,我本來不樂意去的。

羅航:你要說清楚一點,被人家要求很正常阿,父母會希望子女參軍,妻子會希望丈夫參軍,你應該聽過類似的哥哥爸爸為國去打仗這樣的歌吧?這樣的人也算自願從軍。

景民:但我不是這樣的,我是被人家拿著槍指著要求去當兵的,他說我不去就要讓我腦袋開花。

羅航:怎麼辦?

陶元:我還想知道該怎麼辦呢,他都這樣講了,不能當一般逃兵送槍決了。

羅航:那我去找局長說說?

陶元:你打算說什麼?

羅航:我跑一趟十一師問問看,也去看看這個人家裡,了解一下他說的證詞有多少可信度,嗯,就探探他家裡現在的情況。

陶元:你還真是,以前蕾莎姊妹就說你是行動派,追根究柢到明瞭,幹麼這麼累啊?

羅航:人命不是蒼蠅,況且,我只是盡義務而已。


  • 羅航起身離開,打開了拘留室的門。


S2

景:通往某鄉鎮的道路上

早晨

人:羅航、鄉人、游擊隊員

  • 羅航到了逃兵的家鄉,向一個抬著水壺的鄉人詢問逃兵的事情,那鄉人把壺頂在頭上。


羅航:這就是黎家鎮嗎?

鄉人:是啊,您找誰阿,這裡的人我都熟。

羅航:哦?那你幫我看看這人(掏出一份文件),喏,就他,他家在哪個位置。

鄉人:阿,這是景民阿,不過他們家現在沒人,你別去。

羅航:怎麼說別去呢?

鄉人:他本來跟他媽媽住一塊的,可是前陣子他媽媽過世了,連喪禮也是街坊籌錢辦的,他一直沒回來,現在只有空房,所以,嗯。

羅航:我還是跟請教你一下他家裡的方向吧,我這趟是他託我來看看情形的,他現在有事,不能離開。

鄉人:哼,他能有什麼事情。你就往那個方向走(手指)界碑的左手邊第一戶就是。

羅航:謝謝您了。(轉身欲走)

鄉人:對了,之前他好像跟著游擊隊在跑?你該不會是游擊隊的人吧?我們這裡沒什麼貨,不用跟我們討了。

羅航:游擊隊?我不是阿。

鄉人:這樣阿,每個月頭他們都會派人來要東要西的。

羅航:黎景民是游擊隊的成員?

鄉人:我也只是聽說,我先去忙了。

羅航:唉,不好意思。


  • 羅航往逃兵家的方向走,他找到了那個界碑,但比自己想像的小多了,往左手邊看,一間間石屋顯得安靜,他跨進第一間的門,探頭看到桌上擺著一疊書,像是七俠五義、水滸之類的,他搬了張椅子靜靜的坐著,瞪著牆面發呆,他注意到牆縫有塊露出來的布料,他上前抽了出來,布包裡是一張泛黃的地圖和幾發子彈,他凝視了一陣子,突然聽到有腳步聲靠近。


羅航:什麼人?

土根:你呢,你在這裡做什麼?

羅航:(掀開外衣,亮出他的軍階)我在調查,你在黎景民家裡幹什麼?

土根:軍官阿,你也來找他的下落嗎?

羅航:你找他做什麼?

土根:哦,這個,這是我們的私事(羅航掏出手槍),他欠我的錢還沒還,我來他家看看。

羅航:胡扯,這間破屋子哪像有藏錢的樣子。

土根:我也是進來才知道的,要不我走人就是了。(離開)

羅航:留步,你進來的時候沒翻桌上的書?也沒想把這張圖拿出來看嗎?

土根:又不是錢,我看幹什麼?

羅航:你都沒拿出來,就知道不是錢啊?黎景民根本沒欠你錢吧?你是他什麼人?

土根:唉,我嘴怎麼這麼笨阿,話說你幹麼問這麼多阿?


  • 羅航使了一個眼神,揮了揮槍。


羅航:他之前是不是當過兵?你知道他為什麼要去當兵嗎?

土根:乾脆你跟我來一趟算了?讓我們當家的跟你說好了。

羅航:你就是游擊隊的?

土根:是阿,我們都算是打鬼子的,在這幾個縣區跑。

羅航:那好,你帶我走。


  • 土根伸手跟羅航討東西。


羅航:幹麼?要錢啊?

土根:沒,你把那張圖給我看看吧。


  • 羅航拿給土根,土根瞬間把它扯爛。


羅航:幹什麼?(搶過來)

土根:這個是我們的東西,不該給外人看到的,走吧。

羅航:真是,不就是這裡的地圖嗎?


S3

景:游擊隊營地

中午

人:羅航、土根、尹賢、義格、游擊隊

  • 土根帶著羅航到某山區,游擊隊的位置在山腳的林地裡,土根向一旁的游擊隊員打招呼,轉身向羅航介紹。


土根:之前我們跟日軍的松本小隊交過手,打得他們的丟下一卡車的彈藥跑了,而且他們好一陣子都沒敢回來。

羅航:六十八聯隊第三大隊的松本小隊嗎?

土根:大概是吧,記不得了。

羅航:那次國軍為了包抄六十八聯隊耗了多少心血在裡面,結果敵人卻脫離了包圍圈,這該不會是你們造成的吧?

土根:反正我們也有殺到人就是,你自己進去吧,有人幫你通報了,那個腳有傷的就是我們頭兒。


  • 一個隊員向羅航招招手,後者跟著前者。


羅航:怎麼稱呼?

尹賢:劉尹賢,劉邦的劉,伊尹的尹,聖賢的賢。

羅航:羅盤的羅,航行的航。

尹賢:你是船員的孩子?

羅航:不,但我是在海邊長大的。

尹賢:你來是為了問黎景民的事情?他現在不是我的人,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

羅航:他之前在你這邊?多久之前?

尹賢:三四個月前吧。

羅航:他之後去了十一師,這你知道嗎?

尹賢:知道阿,我讓他去的。

羅航:可以跟我說為什麼讓他去嗎?

尹賢:你跟我過來,(拉著羅航在營區逛了一下,看到一些人馬和帳篷),我這邊雖然人多,但人才不多,我們蒐集情報的能力並不強,(頓了一下),所以我讓他去十一師,他們那裡有最好的情報網,他一收到命令,就會跟我們這回報,但他有陣子沒聯絡我們了。

羅航:黎景民離開的時候,有沒有說什麼?比如說他不想走阿,或者說他對部隊的管制方式排斥之類的?

尹賢:你在說什麼?

羅航:現在,黎景民是一個逃兵。

尹賢:哦,呵呵,看得出來,你想在這裡找到他嗎?可惜我幫不上忙,他就算死了也不會回到我這,估計他現在恨死我們了。

羅航:嗯?

尹賢:他家裡出了點事…你應該知道吧?我們晚了一點通知他,那時人也救不過來了,他也沒見到最後一面。


  • 羅航示意尹賢繼續說。


尹賢:何況當初是我,從這些人中,選中他去從軍的,我當初跟他為了這件事情還吵了一陣子,甚至動了傢伙。

羅航:不至於吧,就當個兵?

尹賢:那傢伙是真的孝子,他很擔心自己一走沒人照顧家裡,但我知道這只有他能辦好事情,自然得說服他去。

羅航:忠孝不能兩全,對吧?

尹賢:一點不錯,不管是對這個國家,還是對父母,總是要做出犧牲的,我們在這點上吵了很久,最後我拿出槍,才讓他遵守我的命令的。

羅航:是這樣阿。

尹賢:你如果要找他,可以再跟這邊的人問問,有些弟兄跟他熟稔,說不定可以幫上忙。

羅航:好,那我自己看看。


  • 羅航找到幾個人,攀談間,有個隊員跑進林地。


隊員:大林村請求支援,有小股部隊正在搶劫人民財物。

尹賢:毛毛、虎子你們找幾個人顧家裡,其他人馬上出發。


  • 眾人上馬,羅航思考了一下。


羅航:借我一匹馬,我跟你們去看看。

尹賢:好,讓你看看我們打游擊的實力。


S4

景:某鄉鎮

下午

人:羅航、尹賢、義格、游擊隊、鄉民

  • 山丘上的草都黃了,游擊隊伍拉的很長,烈日當空義格到斜坡上向村莊,看到一片殘破的景色,尹賢向眾人使了眼色、打了手勢,隊伍散開成搜索隊型,有個斷手的一邊尖叫一邊跑進鎮內。


羅航:幹什麼,我們不會害你!鬼子?(他對尹賢問。)

尹賢:準沒錯了。這鎮被清光了。阿洪你帶人去幫忙。

義格:怎麼幫?這裡的活人跟死人沒兩樣,我們幫不了什麼。


  • 街上有人蹲坐著哭,有的看著懷裡的屍體流淚,有的在瓦片中翻找東西,有的從淺井打水,提不到半滿的水在救火


尹賢:怎麼幫不了?去救火阿,瞧瞧還有沒有人困在屋瓦下

  的,去找那些受傷的,需要止血的,快去,快去!


  • 土根撿起地上的布娃娃,娃娃的衣服被撕開,灰白的布料沾著血,他擦了擦,把娃娃掛在自己的馬上


尹賢:你們這裡的村長呢?


  • 尹賢對某老人問,老人指向,尹賢帶幾個人走,看到長家的磚頭瓦片,都被槍彈打爛了,庭院內遺留了幾具屍體,有男女、有老幼,院中的樹木被燒黑,桌椅被拉出來砸壞,瓷器和字畫都壞了,某個孩子的身體被打了八、九槍,除了一槍在頭,其他都在四肢。


尹賢:他媽找個能說話的活人過來!


  • 土根趕緊出了院子去找人,過一會兒帶人過來


鄉民:老爺您,您找我什麼事?

尹賢:鬼子,害你們這個小鎮的鬼子走多久了?

鄉民:今早剛剛離開,不到兩個時辰。

尹賢:多少人?你看清楚了?

鄉民:大概百來個。

尹賢:他們往哪邊跑了?

鄉民:我,我不知道,只知道他們好像要去嘉定。

尹賢:鬼子講的話你聽的懂?

鄉民:不是阿,他們講的是國語,他們都是中國人,是偽軍!


  • 尹賢轉身對著隊員們。


尹賢:把這家人埋了。阿洪,拿地圖來。


  • 義格翻騰了一下院內的破桌,勉強把它立好,再從懷裡掏出地圖,用幾塊石頭固定好圖


尹賢:如果我沒猜錯,他們只會走這條路,因為這是往嘉定最快的捷徑,我們如果現在出發,應該能在北覽溝之前追上他們。

義格:大哥你這是要?

尹賢:我要殺光這群畜生。

羅航:這離六十二團很近,交給國軍對付就行了。你這樣的小型游擊會影響到整個戰略部署的。

義格:大哥,正面我們比不過那些軍隊的,他們搞不好還有機槍、砲彈,這樣衝上去,要是敵人留個心眼,搞個伏擊,我們就都灰飛煙滅了。

尹賢:我才不管什麼戰略,我替他們報仇還要你批准?還有老弟你怎慫了?你不打?你要我經過這,看那些人被糟蹋成這樣,還什麼都不做嗎?人家會怎麼想我們?

義格:就是一個小隊都有百來個人,我們拼不贏吧?

尹賢:打突襲,我以前連幾倍的人都吃的下。

毛虔:大哥,可是這次還帶著個累贅,行動上…

羅航:誰是累贅了?

尹賢:要是打贏了,我們的槍、砲都會更多,你老是擔憂這,擔憂那,那還出來混?真怕的話,小根就帶著幾個弟兄,保護羅長官,我來打先鋒,你們隨後跟上。

尹賢:尹賢你知道這附近有沒有近路可抄?

鄉民:村後頭的小路,先往北再往西,很好認的,比大路快一兩天的路程。

尹賢:那好,你給我們領路,咱們今天急行軍。


  • 尹賢拉來一匹馬,給那個鄉民騎,鄉民跨上馬後搖搖晃晃的,義格翻身騎上同一匹馬,搶過了韁繩,眾人離去。


S5

景:丘陵地,薄霧,近日軍某野戰兵站

凌晨

人:游擊隊、羅航、日軍

  • 游擊隊發現了一個野戰兵站隊伍停下,尹賢掏出望遠鏡,霧中可見山丘上的微弱燈光,十多頂的帳棚,四周有簡陋的壕溝和鐵絲網,兩輛卡車,隱約有衛兵在巡邏,崗哨架了一台機關槍。


土根:就是這支隊伍?

義格:不太能搞偷襲,這部隊工事做的挺好,強攻的話我們兵力不大夠,而且他們還有機關槍,沒必要讓弟兄們往前走了,這就繞過他們走吧。


  • 義格轉過身領著幾個隊員要離開,尹賢示意他們停下。


尹賢:走什麼?看到敵人就跑,這不是我的作風,再說要一開戰就打掉他的機槍,這仗我們就輸不了。阿洪你帶這二十個弟兄從他們後面繞過來,其他等我開火後支援我,盡量節省子彈,等日本人跑出帳篷後再開槍。


  • 尹賢帶領了十來個隊員,匍匐前進到兵站的下,仰頭瞄準,尹賢小聲地對其他人說話。


尹賢:待會每個人找一個目標,務必第一擊就殺掉他們的守備隊,你、還有你,你們的槍法比較準,跟我一起瞄機槍手,一定不能讓他開任何一槍。

隊員:明白!


  • 尹賢打了手勢,隊員開始瞄準,準備好的紛紛舉手


尹賢:打!


  • 槍聲響,兵站中幾個衛兵中槍,另一邊的衛兵往尹賢這邊趕來,尹賢因為看著弟兄們下指令,比較慢開槍,機槍手聽到槍聲,第一時間臥倒,沒事


尹賢:沒打中人,改打槍。


  • 槍聲響,機槍歪倒在地帳篷內有日本兵衝出來,另一邊的隊員也發動攻擊,多數日本兵因為背對而被射殺。戰火停歇,義格走到尹賢面前。


義格:再說一次,我不會讓自己的兄弟冒這種險。

尹賢:所以你不能打仗。(轉向其他人)把每頂帳篷都拆了,帶走,找到補給品可以自己留著,發現彈藥,統一交上來,還有,注意躲在帳篷裡的鬼子。

隊員:知道了。


  • 隊員散去,尹賢義格和幾個隊員說話,把他們到幾具屍體前面,翻弄著。不時有隊員經過,挑揀日軍的裝備。


尹賢:這不是我們要找的那群畜牲,第一他們只有三十來人,第二這些是日本人,你們看他們的五官,還有身上配帶的裝飾品。我們還沒遇到正主。

土根:那我們繼續追?

尹賢:(點頭)當然,你去問問弟兄們誰會開車。試試看能不能把兩輛卡車開走,有這些裝備,我更有把握。

鄉民:我會,我開過軍卡。

尹賢:很好。(幾個人走向卡車。)

羅航:等一下,你們還要追擊?


  • 隊員轉過頭來看他。


羅航:我覺得…我得先去通知這附近的駐軍,讓他們知道日軍在這裡有布置軍力,這馬先借我騎一趟?

尹賢:可以,你要找國軍的話,最近的是六十二團一營,你把馬交給那裡的副官就行了,他跟我熟。

羅航:那後會有期了!(羅航離開。)


S6

景:革命軍113162團指揮部

深夜

人:羅航、團長、維有、國軍

  • 羅航騎著馬到了黎景民原來的單位,他先找到團指揮部。他對哨兵露出了自己的軍階,後者向他敬禮,跑近他。


哨兵:長官好,請長官出示身分證明。

羅航:我是軍法局上海分局的羅上尉,之前有跟你們長官打過招呼,這是我的軍證。

哨兵:請長官稍等,我確認一下。


  • 哨兵跟另外一個士兵說了幾句,士兵跑進團指部的平房內,羅航趁此時觀察了一下周圍,駐地的人都在搬運物資,軍靴、衣服,看來有一票新兵會來。士兵跑了回來,交還羅航證件。


士兵:副團請您進去。

羅航:謝謝。


  • 羅航走進屋內。一個少校跟他打了招呼。


副團:學長好,這位是我們一營的營長,黎景民是他們二連的人,我這邊有之前的調查報告,學長有需要嗎?

羅航:嗯,不用,我也有那份文件,(他跟兩位一一招呼),這次我來是希望對跟羅航比較熟的人談一下,看看他在逃兵之前有沒有什麼徵兆。

副團:是這樣阿,那我們這邊還不一定幫得上忙。維有,你們二連的人有那跟景民相處過的嗎?

維有:應該還有幾個,學長要跟我去看看嗎?二連離我們這裡不遠。

羅航:好,我跟你過去看看。


  • 羅航跟著維有一起走,他們搭上了一輛軍用車,經過了一兩公里的路程後,羅航從顛坡地不停的車下來,搖搖晃晃的。士兵看到營長,紛紛向他們敬禮。


兵甲:營長好!長官好!(羅航和維有分別回禮。)

維有:請你們連長出來一下。

兵甲:是,請營長稍等。


  • 兵甲跑開,過了一會他帶著連長跑過來。


王滿:營長好,學長好。

羅航:學弟,(對維有說),麻煩你了,你如果有事情可以先去忙,我就問他幾件事情。

維有:好,那辛苦學長了!


  • 維有坐上車離開,羅航跟王滿走在一塊。


羅航:你把跟黎景民熟的人叫來,我有一些事跟他們確認。

王滿:好,其實我大概也知道他的事情。


  • 王滿轉過身跟一個士兵講了幾句話,士兵離開。


王滿:基本上他來我們這裡的時候,就是一個苦瓜臉,整天想走人,可是軍隊哪是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所以他會逃兵一點都不奇怪。


  • 羅航皺了皺眉頭,他看著遠方裝作在聽,實際上心思在別的地方,順著他的目光,突然看到幾架飛機。


羅航:敵機臨空!

王滿:趕緊找掩蔽!


  • 滿邊說邊推擠著,拉扯著他進入掩體,砲彈紛紛落在地上,泥水潑濺在羅滿兩人臉上,落在石地的砲彈掀起一顆顆的碎石,有個士兵被石頭砸到,在地上哀嚎,有個士兵在爬行,多數人因為搖晃而站不穩,羅被拉進掩體後用雙手遮著耳朵,表情痛苦,炮聲漸漸停歇


王滿:鬼子要進攻了,準備戰鬥!


  • 士兵從地上爬起,搖搖晃晃的扣上頭盔,拿起槍作清槍動作,從掩體偷瞄,看到呈現三角隊型而來的日軍


兵乙:連長,機槍要怎麼裝子彈?(小聲問)

王滿:喂,你這膿包連彈鍊都不會裝?

羅航:你這也有馬克沁?

王滿:是阿,可是沒幾個人會使。

羅航:我來!


  • 王滿一愣,但立刻點了點頭。一個機槍兵面前,對機槍兵說話。


王滿:讓你幫長官填彈,要是機槍停火,我會親自打死你。

兵丙:報告知道!

王滿:好,再留兩個人護著這管機槍,其他人趕緊下壕溝。


  • 士兵低著頭鑽出掩體,另一邊的日軍飛快地向前衝,軍中幾個士兵已經開了槍,滿透過望遠鏡看,日軍一個也沒有倒下。


王滿:先別開槍,靠近點再打。


  • 的一聲,滿身旁的一個兵倒下了


王滿:哇!打他、打他,不要管距離,別讓他們在靠近了。


  • 操作的機槍開火了,羅和兵往日軍的方向開火,幾個日本兵倒下了,日軍立刻躲進遮蔽物,有的選擇趴下來,繼續前進。


王滿:機槍還不要開火,等他們再近點,別浪費子彈!

羅航:知道了!


  • 身邊的兵探頭出來,被一槍爆頭,羅航愣了一下,跑到他身邊,替補他的位置。


兵丁:沒事,我也會操作。


  • 日軍更靠近了,兩邊交火,都有人倒下。


王滿:換大刀,沒大刀的上刺刀,趕緊的。

兵丁:長官,彈藥就剩這些,用不著我了,我出去跟他們拼刀,等下長官衝著人多的地方打,別打到自己人,可以嗎?


  • 羅航點點頭,兵丁離開,掩體外,滿和士兵跟日軍只剩下幾步,滿拿著步槍想日軍,對方用跑的往他衝來,刺刀向著他,滿一急把槍扔到地上,從腰上抽出大刀往日本兵身上砍去,日本兵用槍身格擋,另外兩個日本包抄上來,三把槍刺向滿,滿用大刀架開其中一把,一個國軍士兵上前住一把,但一槍還是捅在滿的臉頰上,刺的不深。


王滿:阿!


  • 滿往後倒,日本兵刺刀離開他的臉,另外一個日本兵又向他的胸口,這時候羅正在瞄準,一槍穿過日本的腿,該員往下一跪,身邊的軍拿起槍刺進他的脖子,又往橫向劃開,滿又站起來,拿著大刀劈斷另一個日本兵的手。他大吼一聲。


王滿:殺!


  • 日本越來越多,多半都是三個人成一個小組,有效率地包圍住軍,羅一直在瞄準,但目標一直在跑動,有時候還瞄到自己人,他無意義的對人少的空地放了幾槍,被身邊兵拉開。


兵丁:我點放比較準!


  • 航看了他一下,順從的離開機槍,走出掩體,馬上就被一個正在倒退的人撞到,他仔細看,是一個日本兵,對方飛快的轉過身要刺他,但被另一個軍逮到機會,拿大刀砍向他的後背,日本兵一個踉蹌倒在羅的身上,那士兵對羅喊著。


兵戊:小心點!


  • 看著四周都在廝殺,便想跟著這個兵,只見又有兩個日軍包夾上來,兵閃過一把槍,架住另一把,但刀卡在槍上,對方猛力往回抽,把他的刀掉,另一個日本兵再刺,羅開槍,胸腔,兵立刻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砸向回抽槍的本兵,日本兵閃過,兵向前抱著他和槍枝,把他的背轉向羅


兵戊:殺死他!


  • 往前一戳,刺在日本兵的後心甩開日本兵,從地上撿起自己的刀,向羅笑了笑。


兵戊:你很不錯,跟我上!


  • 他們又遇上了三日本兵,兵拿著大刀刺向最右邊的,不等招使老,又將刀往上,向左橫砍,劃過中間日本兵的鼻子,被砍斷鼻子的兵用手遮擋,停頓了一下,而左邊的日本兵往前突刺,剛好撞上兵的砍刀,羅這時瞄準了中間那個日本兵補了一槍,兵則對左邊的日本兵猛砍,右邊的日本兵要刺他,羅向前補位,架住了日本兵的刺刀,兵又回過頭來,給羅一個助攻,他反手用刀尖扎進了敵人的後腦,那人一愣,羅立刻刺進他的心窩,剩下的日本兵又刺向兵,兵閃過他的槍,一拳揍向他,日本兵往後退了幾步,兵大吼一聲,拿刀砍過他的肩膀,刀卡在上胸腔的位置,隨後又給他一腳,把他踹倒在地上。


羅航:等一下。


  • 抽出自己的刺刀,跟懷中的人分開距離,看見那人手中也握著一把短刀,扎進自己的腰,羅拔出刀後看著血流下來,緩緩的坐在地上,羅的手伸向兵,兵對羅撇了撇嘴,搖搖頭就離開了。


羅航:別走,扶我一下。


  • 沒回頭,他找上另外一個敵人,羅掙扎一下沒起來,在地上爬行,被一個倒下的人壓到,他暈過去。過了幾個時辰,兩邊休戰,陣地上一片血紅,許多屍體和碎肉,剩下幾個國軍士兵打掃戰場,翻找沒斷氣的人,他們邊動作邊聊。


兵己:每次都派我們清理戰場…

兵庚:這是肥缺呀,你看看,(拿起一支手錶)這東西哪裡來的?只有鬼子才會帶這,值好多錢,如果你撿到鋼筆更賺了,有人專門收這些貨的,我拚不得連長把這個工作都交給我,你哀嘆的屁。

兵辛:那邊好像還有活人?


  • 羅航動了一下,兵辛走過來,結果羅航身旁一個日本兵先坐了起來,兵辛立刻開槍,打倒了那日本兵。


兵庚:你開槍作什麼,扎死他就好了。


  • 羅航愣了一下,開始掙扎,但身上有人沒能站起來。在遠處,日軍有幾個人注意到動靜,拿起步槍走了過來。


兵己:回去了吧?

兵庚:我們再坐一下,他們現在應該還在挖土牆,幹麼回去?


  • 三個士兵坐在一起,有的看著屍體,有的看自己的戰利品,而遠處的日軍又更靠近了些,趴在地上架起槍瞄準,幾聲槍聲後,兩個國軍倒下了,另外一個轉身就跑,日軍又開了幾槍,同時有摩托車追上來,坐後座的日本兵朝那奔跑的士兵開槍,命中了,他們掉頭回去,這時國軍陣地也對日軍開了幾槍,坐後座的日本兵摔在地上,駕駛的日本兵回過頭來救他,結果被打中頭,身子一歪,車子倒在羅航的附近,空轉了一下。戰場上天色漸暗,羅航轉動著雙眼,算計著自己離開屍堆的可能性,因為兩軍都仔細地瞧著,到了黑夜,兩軍都點了火,但光線昏暗,羅航慢慢移開身上的人,一點一點的靠近那台摩托,把駕駛員從車上推開,自己拉起車,輕手輕腳地嘗試發動。


日甲:那邊有引擎聲,中國人要偷車。

兵壬:日本人要把車牽回去了,快攔住他們。


  • 羅航發動成功,騎著車,兩軍都向他開槍,由於車前有大燈,所以瞄的很準,從射手的角度看,好幾發子彈貼著羅航的身體飛過去,有子彈打中摩托大燈,羅航一個不適應,差點把車弄倒,但搖晃一下後又恢復平衡,他終於離開戰場。另一方面,游擊隊正在帳篷裡開會。


尹賢:這麼多天都沒有追上他們,甚至連點音訊都沒有,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土根:大哥,王營長那邊來了消息,十一師整個往前線推進了,說是羅定戰情緊急,要我們支援一些槍和馬,另外,剛剛弟兄發現那個姓羅的跑回來了,還騎了一台日本製的摩托。

尹賢:那個軍官,他來這裡做什麼?

土根:不知道呀,他什麼話都不說,還帶了好幾處傷。

尹賢:我去看看,他該不會也是來討救兵的吧?


  • 尹賢要離開,毛虔突然說話。


毛虔:大哥,我發現卡車裡有火藥,說不定可以派上用場。

尹賢:喔,知道了,大哥想想看怎麼用。


  • 尹賢拉著毛虔的手一起出帳篷,看到羅航坐在地上,有隊員在幫他綁繃帶,他看到尹賢,眼睛裡透出光來。


尹賢:我正想到底該往哪走呢,你也是從前線來的?


  • 羅航愣了一下。


羅航:是阿,我在他們那,二營被鬼子突襲了,我不清楚往團駐地的路,就只知道一路往南走,應該會有咱們的人,結果遇上你們。

尹賢:既然這樣,代表冥冥中自有安排。(轉過身向游擊隊員說話)殺假鬼子哪有殺真鬼子爽快呢,王營長對我們都有恩,既然都是保家衛國,那我們往羅店去也一樣吧?

羅航:你們這一點人怎麼夠阿,那裡戰場打的像爐子,柴一添進去就燒沒有了,你們去起不了什麼作用的,幫我聯絡五十一師還差不多,我在那裏有熟人。

尹賢:長官你這樣說太過分了,你也看過我們打仗的樣子,哪點不行?再說我們又沒有通訊設備,沒辦法幫你找人的。


  • 羅航看了他們幾個人的表情,過一會嘆了口氣。


羅航:好吧,反正遠水救不了近火,你們趕緊準備。


  • 游擊隊的人紛紛離去,收拾好行李。


S7

景:621營駐地

下午

人:羅航、維有、國軍、日軍、游擊隊

  • 羅航等人接近兩軍交火處,遠遠就見到日軍的炮火不停地掃過國軍陣地,國軍陣地內一片狼藉。


軍官:砲彈,臥倒!


  • 日軍正在轟炸,煙霧密佈,偶有飛機經過,兵正掙扎爬進掩體,中途被屍體擋住,他推開它,隨即感覺有人在推自己,轉身看到一張布滿鮮血的臉,他趕緊往前鑽後面的人發出嚎叫。


兵子:醫生!醫生!


  • 暗中,兩個兵壓住一個傷患,軍醫割開他的褲子、小腿皮膚,夾出在骨頭間的子彈,傷者不斷抖動、尖叫;隨後有個斷掌的兵跟醫生討藥。


兵丑:醫生,給我上點藥吧,我疼死了!


軍醫:我這裡只剩一點消炎藥,嗎啡已經用完了,你忍著點!


  • 醫走向其他傷患,旁邊有個大鍋煮著染血的繃帶。醫生把藥品灑了一點在傷兵的傷口上,又用繃帶包上。


兵寅:謝謝。


  • 又是幾聲砲響,掩體內掉下灰塵和幾塊碎石。一個士兵躺在地上,石頭到他的胸上,他吐了口血,頭一歪。


兵卯:死鬼子有種拿刀槍下來跟我們拼命,只會丟炸彈算什

   麼本事?下來呀,你們這些畜牲。哭)

維有:鬼子又來了!準備戰鬥!


  • 子彈穿過他的大臂,他向後退幾步,險些摔倒。


尹賢:你確定這是二連駐地?

羅航:我不會記錯的,看樣子二連守的是個前沿陣地呢,他們要不是撤了回去,換一批人上來,就是人打沒了,直接補一票人來。

土根:看起來不大妙呢,鬼子只要不停地炮擊,整個團就要交代在這裡了,我們這一點人能有什麼用。

尹賢:長官,你會說日語嗎?(對羅航問)

羅航:會說一點。

尹賢:那請你教一下這位小哥(指向帶路的鄉民),幾個基本的單詞就好,像「是」、「遵命」、「知道」、「聽不清楚」,日本人最常用的幾個字也教一點。

羅航:呃,沒問題。(把鄉民拖到一旁)

尹賢:大虎,你把幾車火藥都裝到卡車裡,阿洪,你帶幾個兄弟觀察一下日本車進出的路線,留意他們的庫房位置。土根,看看能不能通知王長官我們到了,你帶幾個兄弟,趁晚上摸黑爬過去。

游擊隊:知道了。


  • 大家紛紛散去,尹賢走到鄉民身邊


尹賢:黃大哥,你確定要這樣做嗎?

鄉民:我確定,鬼子害了我的孩子,我作夢都想找他們報仇,只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事。

羅航:你們到底在想什麼?

尹賢:確定教會了再來找我,多考個幾次。

鄉民:對,我的腦子不好使,長官,拜託你了。


  • 尹賢離開兩人,自己朝國軍陣地觀察了一下,他走來走去,想了一下子,又去找羅航談話。


尹賢:對了,你再幫我們一件事情(頓了一下),如果我找到紙筆,你能幫大家寫個信嗎?

羅航:沒問題阿。


  • 大虎走過來


大虎:大哥,東西弄好了。

尹賢:黃大哥,你準備好了嗎?

鄉民:差不多記起來了。

尹賢:天也快黑了,我來送你一程吧。


  • 兩人邊說邊走到卡車旁,尹賢走到車後搗弄著器具,義格拿了一張紙給尹賢,鄉民上了車,發動了引擎,尹賢走到車門旁,拿了一瓶酒給他。


尹賢:這東西我自己都捨不得喝,專門留著給大哥你。

鄉民:哈哈,真是好東西哪,我這輩子都沒見過,但一個要死的人還喝什麼酒,要是車子開到溝裡就窩囊了,還是來世再跟你喝這杯。

尹賢:好,那大哥你等一下繞點路,從另一個方向接近鬼子,他們的槍砲應該放在這一區(對日本營區指了指,又指了一下一張現畫的地圖),你慢慢開,比較不會被懷疑。

鄉民:知道,我走啦。


  • 鄉民把一台車開走,羅航走近尹賢


羅航:你是要他去送死啊?

尹賢:不是,我是讓他做一回荊軻。


  • 天色昏暗,靠近日軍陣營處,鄉民慢慢的開著軍卡,有個日本兵對他吼了一句「跟著指示向右邊走」,一邊對他打了向右的手勢,鄉民回答「是」,過了一關,開了一陣子,有個日本兵叫鄉民在前面空地停車,鄉民回答「遵命」,但是繼續往前開,那日本人跑到車邊,又大聲說了一次,鄉民回答「知道」,但是繼續往前開,這時前面又來了另一個日本兵,後頭那士兵就調頭回去了,接下來這日軍要鄉民下車,鄉民看了一下地圖,知道位置近了,他大聲朝車窗外喊「聽不清楚」,一邊加速往庫房衝,這時日軍對空鳴槍,鄉民朝著帳篷式的庫房一路撞去,也拉開了放在身旁的手榴彈,一瞬間整輛車爆炸,燃燒。


維有:對面好像有爆炸聲?(偵察兵跑過來)

兵己:爆炸好像發生在敵軍彈藥庫,但不清楚為什麼。

維有:快趁現在反攻回去,一營的兄弟們,現在敵人沒有砲

   火支援,就是一群沒牙的狗仔,快殺!


  • 維有和幾個士兵跑離掩體,拿著槍往日軍方向衝,槍聲四起,整個戰場不時有火花閃過,而在羅航這邊,尹賢和游擊隊們也準備好了。


尹賢:營長不愧是虎將,這麼快就反應過來了,我們從鬼子的側翼進攻吧,他們最不在行的就是防守兩側了。


  • 日軍和國軍碰撞在一起,有的拿槍發射,有的拿刺刀拼殺,而尹賢等人騎著馬,對日軍點射,也造成很大的損傷,國軍終於攻到日軍第一層防線,維有指揮著士兵修理工事,有個軍醫在給他包紮,尹賢朝他走了過來。


維有:賢弟,剛剛那是你們弄的?(指著日軍營區燃燒處)

尹賢:嗯,借他的花獻他的佛,不算浪費吧?

維有:不算,再省下去我們這一營都要為國捐軀了,我跟你討的槍和馬都在這了?

尹賢:是,我還弄了傷藥、衣服、和一點零食(停了一下)其實這回我們也想跟您一起作戰,大家都欠過你人情,可不希望錯過了還你的機會。

維有:哈哈,我這確實很缺人呢,那你們先跟營部連一起行動好了,把東西卸在對面吧,等一下我們好好聊聊。


  • 維有和尹賢一起走開,游擊隊們把幾輛馬車、一台卡車的東西都載到空地,整個營區都在整備,一營的士兵在挖壕溝,羅航找了一陣子,沒看到步二連的人,他向一個軍官發問。


羅航:打擾,怎麼沒看見二連的人?

軍官:前天晚上就死完了,鬼子的第二次突襲時,整個駐地都被打爛了,連一個完整的人都拼不出來…(羅航感覺聲音越來越遠)


  • 到了晚上,槍聲和飛機的引擎聲都很吵,游擊隊聚在一起,尹賢走到羅航面前,拿出紙筆,對羅航點了個頭。


尹賢:麻煩你了。

羅航:寫這些,你們這是在寫遺書嗎?

尹賢:先寫吧,到時候我們掩護你走,你如果有心,幫我們找個送信的,也算是做功德。

羅航:我?你們不是打游擊的嗎?你們不走了?


  • 一個軍官進入帳棚。


軍官:打擾一下各位,有人告訴我王營長在這邊,連級以上的幹部請立刻到指揮部,討論對68聯隊的作戰方針。

維有:哦,那我先過去了,大家早點休息。(離開)

羅航:你要讓我走人?我一個中華民國軍官走什麼?倒是你們,游擊你們打得很好沒錯,但是正面衝鋒對決你們行嗎?

尹賢:我知道我們打不了這種戰鬥,但是這次我會跟著你們國軍學的,我什麼命令都聽,這還不能打嗎?


  • 義格要走,大虎攔住他,爭吵聲讓大家注意到了。


義格:我們有大事要做,不能死在這種地方,只有保存生的力量,將來才能讓中國有產階級順服,才能讓農民不被榨乾,你以為你們的武器是誰給的,人是誰找的?

大虎:胡扯,你以為隊上所有東西都是共產黨給的?那是弟兄用命換來的,你再亂說話試試看。

義格:我說錯了嗎?我們是游擊隊,不是國軍,打不贏就跑錯了嗎?命比什麼都重要,(他轉過來對尹賢說)團,你說呢,我們哪個弟兄沒有家人,你讓他們死在這種地方,他們爹媽恨也恨死你。

尹賢:夠了,你當打游擊就不是用命在博嗎?你說得對,我會被他們爹娘恨,但是你跑得了今天,明天日本人還是拿著槍等著你。你可以走。但是我會留下來。

義格:操,你想讓我們在這裡陪你一起死!王維有他對你有恩是你的事,跟弟兄有什麼關係,有誰要跟我走?


  • 游擊隊沒有人動,大家看著義格。


義格:你們這些瘋子。


  • 他眼淚掉了下來,衝了出去,繞了營地一圈又走回來。幾個隊員圍繞著他安慰。


尹賢:唉,(對羅航說),你看還有人巴不得走呢,你聽著,你先寫我的,等一下再弄虎子和小根的。


  • 羅航拿出紙筆,尹賢開始朗誦自己的書信,其他人繼續在談話,火光照映在大家臉上,槍聲也漸漸稀疏了。


S8

景:各地

早上

人:送信人

  • 著軍裝者敲了門,應門的是一個老爺爺。該員跟老人詢問可否進門,老人同意,轉身入室,隨後兩人對坐,那人取出一封書信開始念給老人聽。


土根:爸,我是土根,我跟著劉團去打鬼子啦,這個信到你手上時,說不定我已經先去了,不過這次不一樣了,這次我不是打游擊了,我是正大光明教訓那些欺侮我們的倭人,也給您長臉,真的,這樣我做過的那些蠢事,應該算是補回來了,您要好好,好好照顧自己阿… 

  (越說越小聲)


  • 老頭愣著,一句話沒說,信差到了另一家,一個中年婦人坐暗室裡,屋子很破,送信的人站立著念信。


大虎:娘,我是虎子,虎子這次有一段時間沒回家了,難得遇到一個老鄉,我看他是信得過的人,託他帶了點東西給您,這些年跟著劉團,日子過得不算太累,就是,就是(有點鼻音)有點對不起您,這回連著信,我夾著五十塊大洋,幾支手表給您,您看看能不能再換點錢,請個丫鬟照顧自己,不要過得太苦了。


  • 婦人接過錢,有點不可置信的笑,還要拿錢感謝送信的人,但他沒接過來,一邊推卻一邊往門走,想要離開。下一個場景,送信的和一個正在犁田的年輕人聊著,他猶豫著是否交出信,信在手上很久才交出來,小夥子捧著信在讀。


義格:弟弟,好久不見阿,這幾年都沒回家去,爹媽沒少怪我吧?我跟弟兄去打仗了,為保得我們家有個後,你就別考軍校了,以前杜書記來家裡,跟你說入黨的事情,你也別去了,哥哥自己也不很信那套,世上只分腦袋好跟腦袋不好,共產主義也是那些腦子好使的人瞎編的,你太單純,跟他們做事會吃虧,隨信還有幾件首飾,你喜歡尚家那女孩子對吧?叫爹爹拿這幾樣去說個媒。


  • 景色切換到一座庭院前,送信的猶豫很久,才踏進這屋子,有個掃地的男孩見著了,進屋叫了聲姊姊,有個較成熟的女孩出來跟他談。


尹賢:梔子,枸兒,爹爹這次有點魯莽了,急著還王營長的救命之恩,事先沒跟你們商量。爹這次可能會很久不回家,不要怕,媽媽和觀自在菩薩一直在保佑著爹爹,也看護著你們,家裡沒人的時候,也可以去找姥姥,她是一個人,需要人陪。(停頓了一陣)爹真的,好愛你們。


  • 最後信差到了軍法局,找到了陶元,把信交給他,陶元顯得很納悶,但還是收下信,他拆開來讀。


羅航:元兄,我為了一些事情,暫時,不能回軍法局了,前線這邊已經死了好幾千人,身為軍人我不能坐視。我好久沒回飴幼院了,拜託您回去看看,院長和蕾莎嬤嬤都還好嗎?黎景民的事情我調查到一個段落了,他是因為別人強迫才從軍的,依他當時有母親要顧,又沒有其他兄弟在的情況來看,自願的可能性也很低,於情、於理、於法都不應該判他重刑,隨信是強迫他的人所畫的押,你要讓他無罪回家。至於這個強制罪犯,他大概沒機會受到審判了,我們如果能活著回來,我會親自起訴他,完成我的義務。


  • 羅航放下筆,將信裝進信封,隨後拿起了槍支,上膛後放在身旁,又把槍抱在懷中盯著燭光,突然外頭一陣喧嘩,羅航衝出去看,而在幾聲槍聲、炮聲中,燭火熄滅了。


軍官:學長,晚點名了。

陶元:哦,今天我有差勤,你先去吧。


  • 陶元盯著信看,愣了一會,他走到拘留室跟黎景民說話,兩人談了幾句後,陶元跟著黎景民繞著操場走了一圈,週遭響起了軍歌。


士兵:旌旗耀,金鼓響,龍騰虎躍軍威壯,忠誠精實風紀揚。

   機動攻勢,勇敢沉著,奇襲主動智謀廣。肝膽相照,

   團結自強,殲滅敵寇,凱歌唱。(全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