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第49屆文藝金像獎文字類短片劇本項金像獎作品 題目:蛻變  作者:王健銘

文字類短片劇本項

  1. 節目劇名:『蛻變』

  2. 節目時間:40-50分鐘(單元劇/微電影)

  3. 劇情大綱:

義務役士兵葉天賜在經歷入伍一個月的魔鬼新訓後,以為終於可以回到北部的聯隊單位快活,卻在下部隊當天被分發到高雄空軍航校接受42天的「二階段專長訓」!而讓他意想不到的是,航校負責管理這群新兵的區隊長,正是天賜小時候最愛欺負的女同學:韋汝。

今非昔比,冤家相逢,正好給了韋汝報仇的機會。軍校大大小小的規定與扣點制度,對天賜簡直比地獄還要折磨!被電到飛天的他卻不肯在女生面前示弱,誓要用行動討回尊嚴。經過一連串的考驗,天賜漸漸變得獨立成熟、還在患難中結交到生死與共的朋友。天賜發現自己從來不曾為了一個目標這樣努力過,原來當兵也可以是這麼熱血的一件事。他也不得不佩服從軍之後的韋汝變得更有自信與魅力,兩人的情感最終修復。離開航校的天賜,認真思考起了自己的人生願景,他決定加入國軍,繼續這段冒險旅程。


  1. 人物介紹:

葉天賜(天賜):男,25歲,家境不錯的小開。聰明、愛玩,總是擺出一副遊戲人間的樣子。大學念企管延畢了好幾年,卻還是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只好先當兵來逃避。

林韋汝(林區):女,25歲,航校一朵花,才貌雙全的區隊長。個性外冷內熱,有點愛逞強。小時候曾遭同學欺負惡整,經典的「麥茶事件」更是她一生的羞恥印記,直到現在都不敢喝麥茶,而那位元兇正是葉天賜。

王佑嘉(阿嘎):男,20歲,年紀雖小臉卻比誰都老成,家裡三個哥哥全都在軍中服役,因此超級了解軍中的遊戲規則。個性世故圓滑,專長為夾縫中求生存,是天賜的好麻吉。

劉仁貴(眼鏡):男,22歲,天賜同梯弟兄,乖乖牌的眼鏡仔。口頭禪:「太危險了!」。

曾能思(阿肥):男,23歲,天賜同梯弟兄,體形圓滾的大胖子,三句不離食物。

曾睿騰(高個):男,19歲,學生實習幹部,找麻煩二人組之一,與豆花號稱「騰傑雙煞」,是個身高187的壯漢。

洪子傑(豆花):男,19歲,學生實習幹部,找麻煩二人組之一,與高個號稱「騰傑雙煞」,是個滿臉青春痘的矮個。

簡思佳(佳佳):女,19歲,學生實習幹部,行政中立派,是韋汝的學妹兼得力助手。


其他角色:新兵帶隊官、航校男女學生、航校教官、其他學生幹部、聯隊帶隊官…等


  1. 劇本內文:


S1

景:南部的公路

人:天賜、眼鏡、阿肥、帶隊官、新兵們

輕快的音樂,晴朗的早晨,一輛遊覽車駛在公路上。

車內全是穿著迷彩裝的阿兵哥。

數瓶罐裝飲料碰撞在一起。

天賜、眼鏡、阿肥跟幾位弟兄坐在最後座,舉杯慶祝。

天賜:喔耶!37天的新兵訓練終於結束啦!

眼鏡:託天賜哥的福,把那些班長哄得服服貼貼!

阿肥:太爽了,沒有抽到防砲,我這輩子再也不用穿迷彩服了!

天賜:哇哈哈,各位義務役弟兄,最痛苦的日子已經過去,下了部隊之後,讓我們好好當個爽兵吧!(舉杯)敬~空軍少爺兵!

眾弟兄:(舉杯)空軍少爺兵!

眾人乾杯歡呼。

帶隊官:(大罵)後面的吵什麼吵!安靜點不會啊!

  • 眾人憋住笑意,勉強安靜下來。

  • 天賜坐回座位,拿出一本小相冊,隨意翻著照片。

  • 以下獨白和照片畫面交叉並行,全是天賜和不同女孩的親密照。

天賜:(OS) 我叫葉天賜,25歲,單身,交過18個女友,平均七歲開始,一年一個。大學延畢一事無成,只好來當兵,我的座右銘是:「認真,就輸了」。人生苦短,何必看得太嚴肅?老爸常說我欠磨鍊,將來怎麼放心把生意交給我?但我想的正好相反,既然我注定要照父母規劃的未來走,不如在那之前多玩一會,對吧?

天賜看向一旁,弟兄們划拳玩鬧、不亦樂乎。

天賜:(OS) 你看,就連當兵也當到這種爽兵,抽到離台北這麼近的單位,我想老天爺都站在我這一邊。

  • 天賜看向窗外的景色,露出滿意的微笑。

天賜:(OS) …不過,事後證明,我還是太天真了!

  • 突然有人猛拍車窗,天賜回頭一看,是眼鏡在大叫。

眼鏡:各位!情況不妙!

天賜:怎麼了?

眼鏡:(悄聲) 你們沒注意到,我們的車是往南邊開嗎?

阿肥:什麼!聯隊不是在新竹嗎?怎麼會往南?

天賜:會不會搞錯啦?

眼鏡:不對,仔細想想…離開營區後,就只有我們一台車往這個方向。

阿肥:天吶!我們要被載去哪!

天賜:冷靜點,大家想想,有哪個班長透露過消息嗎?

眾弟兄:(七嘴八舌) 沒有啊…沒講…都嘛說是機密……

眼鏡:完了,我心裡有個不祥的預感,希望不要成真……

眾弟兄:(七嘴八舌) 是什麼!快說!

天賜:快說,你說啊!

眼鏡:(支吾) 二階段專長訓……

阿肥:(激動) 什麼!那是什麼東西!

阿肥崩潰地抓著眼鏡,使勁搖晃,眾人連忙勸阻。

遊覽車駛過公路,招牌寫著:往高雄。


S2

景:航校

人:天賜、眼鏡、阿肥、帶隊官、新兵們

「高雄崗山航空技術學院」的斗大招牌。

天賜及弟兄們把臉貼在車窗玻璃,用絕望的眼神看著目的地。

遊覽車緩緩駛入校門。

天賜:(OS) 「二階段專長訓」,故名思義,就是讓部分新兵在下部隊前,先去專門單位重新當一次菜鳥,配合部隊的專長需求受訓。至於怎麼決定誰是這群「幸運兒」……永遠都是個謎……

  • 天賜及弟兄們心不甘情不願地走下遊覽車。

阿肥:我好想回家…

  • 校園美麗的建築,一群穿著藍色軍便服的航校生整齊列隊行走,恰巧與天賜這群邋遢的阿兵哥成了鮮明對比。天賜看著這幅畫面。

天賜:(OS)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第一次來到航校時,那種美麗又殘酷的震憾。所謂的美麗,是校園的美景;所謂的殘酷,是離家好遠的心情;所謂的美麗又殘酷,則是「她」……

帶隊官領著天賜一行人來到寢室大樓前。

帶隊官:林區,新兵帶到!

腳步清脆的聲響。

大樓走出一個穿戴軍便服、船形帽,面貌皎好的年輕女軍官。

女軍官手扠著腰,一臉冷酷地對著新兵們掃視。

韋汝:() 還不趕快進來,你們遲到了!


S3

景:寢室大樓二樓中庭

人:韋汝、高個、豆花、天賜、眼鏡、阿肥、新兵們

  • 天賜一行人帶著行李蹲在中庭,聆聽訓話。

  • 韋汝站立在隊伍前方,威嚴十足。

韋汝:歡迎各位來到航校,你們要在這裡受42天的專長訓練,我是二大隊六中隊的區隊長,林韋汝。由於新的中隊長還沒上任,這裡大小事都由我和另一位輔導長負責,有問題嗎?

  • 弟兄們你看我我看你。

  • 天賜用力肘擊阿肥,阿肥怯生生地舉手。

阿肥:請問…我們什麼時候可以放假?

韋汝:每個星期六早上0800放,星期天晚上回來報到。

眾弟兄哀鴻遍野。

阿肥:蛤,可是我別的單位朋友,他們都星期五晚上放耶!

韋汝:航校,就是軍校,一切的紀律都是最高標準。我們這裡有加扣點制度,只要你們守規矩,加到一定點數,還是可以放提早假。

眾弟兄用充滿哀淒的眼神看著她。

韋汝:(冷笑) 區隊長帶過好幾梯新兵了,我知道你們現在恨我恨得要死,放心,等結訓以後,不想走的人多的是呢!

韋汝揮了揮手,把隊伍交接給一旁的學生幹部。

一個體格壯碩、身材高大的實習幹部,拿著名單站到前面。

高個:現在分房間,開始點名,點到的答有。劉仁貴?

眼鏡:有!

高個:曾能思?

阿肥:有!

高個:黃天賜?

天賜:葉!

高個:黃天賜?

天賜:葉!

高個:搞什麼東西啊!叫你答有,你給我喊YA

天賜:報告學長,我不姓黃,我姓葉!

  • 眾弟兄笑成一團,高個的臉頓時脹紅。

  • 韋汝看向天賜。

高個:(不悅) 葉天賜!

天賜:(忍笑) 有!

高個瞪了天賜一眼,繼續點名。

  • 韋汝閃過一絲詫異眼神,似乎想到了什麼。


S4

景:一樓走廊/區隊長辦公室

人:天賜、眼鏡、阿肥、韋汝、佳佳

一樓辦公室走廊。

天賜、眼鏡、阿肥,提著大包小包的袋子,在辦公室前探頭探腦。

阿肥:(悄聲) 天賜,你又要用這招喔!

眼鏡:(悄聲) 太危險了,我看這個區隊長很難搞耶。

天賜:安啦!長官還不都一樣,OK的。

天賜敲了敲辦公室的門,喊了報告。

韋汝:(從內) 請進。

  • 三人進入辦公室,韋汝坐在桌前剛處理好一份公文,交給一旁的學生幹部佳佳。

  • 天賜三人提著袋子走近辦公桌,露出燦爛的笑容。

天賜:(微笑) 區隊長,妳辛苦了,我們家是開藥妝店的,這裡有一些保養品送給妳。

阿肥:(微笑) 區隊長,妳工作很累,這罐麥茶請妳喝!

阿肥把手上的麥茶遞給韋汝。

韋汝看到麥茶,臉色一變,立刻退後用手摀著嘴巴。

一旁的佳佳見狀,馬上制止阿肥。

佳佳:你們幹嘛啦!林區對麥茶過敏,把它拿出去啦!

阿肥:啥?有人會對麥茶過敏?

韋汝露出想吐的神情,將頭別了過去。

韋汝:謝謝你們的心意,我不收禮物,現在馬上出去。

天賜三人互看一眼,不知如何是好。

佳佳:(恰北北) 走啦,還不快走!

眼鏡:(發現不妙) 對不起對不起,我們馬上走……

佳佳拉著三人往門口離開,天賜落在最後面。

韋汝:(對著天賜) 等等,你留下。

天賜:(指著自己) 我?

韋汝點了點頭。

眼鏡和阿肥不明所以地看著天賜,隨即被佳佳趕離辦公室。

辦公室門關上,只剩韋汝和天賜兩人。

一片靜默。

韋汝用冷冰冰的眼神看著天賜,讓他有點不知所措。

韋汝:你叫葉天賜?

天賜:呃,對。

韋汝:台北人?

天賜:…這麼明顯啊?

韋汝:(點頭) 你是不是念靜心國小,一到六年級都是二班,放學時你媽常常拿著掃把要修理你?

天賜:咦?妳怎麼知道!

韋汝:還記得我嗎?

天賜:呃…妳是……

韋汝:沒印象?

天賜:對不起,一時想不起來……

韋汝:我以前綁辮子。

  • 韋汝一手把頭髮束起,看著天賜。

  • 天賜看著她,努力思索,突然恍然大悟。

天賜:(大叫) 啊!妳是那個……


S5

景:童年回憶(國小校園)

人:年幼天賜、年幼韋汝、其他小朋友

  • 回憶景:小學的校園一角。

  • 幼年天賜抓著幼年韋汝的辮子,像騎馬一樣玩耍。

幼年天賜:小辮辮!小辮辮!阿哈哈哈哈……

上課、午餐、考試…各式天賜拉著韋汝辮子玩耍的畫面。

小韋汝露出不堪其擾的痛苦表情。


S6

景:區隊長辦公室/童年回憶(國小校園)

人:天賜、韋汝、年幼天賜、年幼韋汝、其他小朋友

畫面切回現實,天賜笑個不停。

天賜:啊哈哈哈哈…我想起來了…妳是小辮辮!

韋汝:嗯哼。

天賜:天吶,妳變好多!我們同班六年耶!後來都沒消息了,妳怎麼突然就轉學啦?

韋汝:你不記得?

天賜:好像忘了?

韋汝:那你記得,保健室的驗尿瓶是誰偷的嗎?

天賜:咦……

---插入回憶畫面

小學的保健室桌上,擺著一大堆裝著尿液的試瓶。

幼年天賜溜進保健室,偷了一箱驗尿瓶。

幼年天賜一邊笑,一邊把尿液全倒在空的麥茶罐。

班級走廊,幼年天賜率領一群小朋友圍著幼年韋汝,把裝著尿的麥

茶罐遞給她。

幼年天賜:小辮辮,這罐麥茶請妳喝!

幼年韋汝:謝謝你,天賜!

天真無知的幼年韋汝打開麥茶罐,仰頭喝了一口。

「噗哇」一聲!她全吐了出來,小朋友們大笑。

幼年天賜:小辮辮喝小便便!哈哈哈哈……

  • 幼年韋汝哭著跑走。

---畫面切回現實。

  • 天賜笑得超爽,完全忽略韋汝的臉色。

天賜:哈哈哈哈…我記得,妳喝超大一口!後來還跑去跟我媽告狀,我被打超慘的,哈哈哈哈哈…真懷念……

韋汝:(冷若冰霜) 好笑嗎?

天賜發現苗頭不對,趕緊收起笑容。

韋汝:給我立正站好。

天賜乖乖立正。

韋汝:因為你,害我國中被叫了三年”喝尿妹”,轉了好幾次學校都一樣。我今天能在這裡有一番成就,全都拜你之賜,你說我該怎麼感謝你?

天賜:(結巴) 區隊長…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好嗎?

韋汝:(冷笑) 嗯,希望將來的你回憶起這42天,也能這麼樂觀。

天賜一時呆住了。

韋汝:你請回吧。對了,那些保養藥品請帶回去,你會需要它的。

韋汝嫣然一笑,卻有一股說不出的邪氣。

  • 一滴冷汗從天賜額上滑下。


S7

景:營站內/

人:天賜、眼鏡、阿肥、新兵們、航校學生

營站內,人滿為患,到處都是採買生活用品的新兵。

天賜頭頂著新書包、掖下夾著衣服鞋子,奮力想擠出重圍。

天賜:(OS) 那一天之後,我開啟了地獄般的航校生活……

天賜被人群夾成人肉三明治。

天賜:(OS) 航校作戰守則第一條:「見到人必問好」。在這裡,所有會動的東西都是你前輩,沒跟他們請安是會被電的!

  • 營站外,天賜及其他買好東西的新兵排排站,對著經過營站的航校

生們卑躬屈膝。

一群男的航校生經過。

新兵們:學長好、學長好、學長好…

一群女的航校生經過。

新兵們:學姐好、學姐好、學姐好…

  • 一個老臉男兵經過。

新兵們:教官好、教官好、教官好…

男新兵:(台語) 靠!我是同梯的啦~~

天賜:(OS) 這位超糙老的弟兄叫作阿嘎,他的三個哥哥都在當兵,對這裡可說瞭若指掌,常常帶著我們摸魚……

阿嘎突然回頭看向遠方。

阿嘎:教官來了!教官來了!

天賜:(立即)教官好、教官好、教官好…

一隻小黑狗經過。

天賜發現自己被整,大夥笑成一團。


S8

景:寢室大樓三樓/各新兵寢室內

人:韋汝、高個、豆花、天賜、眼鏡、阿肥、新兵們

  • 夜晚,寢室大樓三樓中庭,新兵們圍繞成一圈,騷動不絕於耳。

  • 一疊方方正正、晶瑩剔透的棉被,在韋汝的巧手之下摺得整整齊齊,擺在新兵們中間。

  • 韋汝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站了起來。

  • 新兵們瞠目結舌,一旁的天賜更是震懾得說不出話來。

韋汝:這就是航校的棉被標準,每天早上準時驗收。

  • 新兵們叫苦連天。

高個:吵什麼啊!不快回去練習,十分鐘後熄燈,

  • 一陣兵荒馬亂,新兵們抱著自己的棉被、床單,在寢室忙進忙出。

天賜:(OS) 航校作戰守則第二條:「傳說中的豆腐被」。在這裡,所有

寢室內務的要求都是最高標準,而你最常聽到的兩個字是……

高個:扣點!!!

高個和豆花,兩個幹部拿著記分板,在天賜等人的寢室,一一檢查新兵們棉被。

豆花:棉被沒有直角。

高個:扣點!

豆花:中心部分塌了。

高個:扣點!

豆花:這更扯,上面還有坨鼻屎。

高個:扣點中的扣點!

阿嘎、眼鏡、阿肥三人露出深受打擊的表情。

高個和豆花轉身,看到天賜的床上,異常堅挺的棉被。

天賜:學長,我棉被沒問題吧!

高個和豆花互看一眼,轉頭盯著天賜。

高個&豆花:還是扣點!

阿肥:為什麼?他不是摺得夠標準了!

高個:因為…太醜了!

天賜:(震驚) 不可能,這條棉被是我集二十幾年功力摺成,無論外型、角度及堅挺程度都是一等一的,請問是哪裡醜了?

高個:我指的不是棉被,而是閣下。

天賜:說我醜????

高個:沒錯。

大舌把天賜的棉被抖開,裡面掉出了超多片木板。

豆花:這麼多片木板,一看就知道是拆人家床板幹來的,為了不被扣點不擇手段,此等用心,實在太醜陋了!

高個&豆花:扣你十點!!!

天賜:NO~~~~

寢室大樓的遠景,回盪著天賜的慘叫聲。


S9

景:餐廳

人:韋汝、高個、天賜、眼鏡、阿肥、新兵們、航校學生

  • 風和日麗的早晨。

  • 學生餐廳外,天賜等一群新兵喊著口號在外頭踏步。

天賜:(OS) 航校作戰守則第三條:「水深火熱進餐廳」。

天賜及新兵們魚貫而入進餐廳,立正站好。

  • 學生幹部在前喊口令。

高個:置板凳。

  • 新兵們彎腰置板凳,頭低低。

高個:好!置碗筷。

  • 新兵們彎腰置碗筷,有人慢了。

高個:上一動!

  • 新兵們恢復成置板凳,頭低低。

高個:好!置碗筷。

  • 新兵們彎腰置碗筷,又有人慢了。

高個:上一動!

天賜:(偷瞄) 靠,是誰啊……

阿嘎:(頭低低) 不要亂看啦!

高個視線掃到兩人身旁,天賜趕緊低頭。

天賜:(OS) 在餐廳,視線和幹部們對到是死罪一條,因此,我們都死盯著前方弟兄吃飯……

  • 用餐時間,胖達一邊剝香蕉,一邊用死魚般的眼神看著天賜。

  • 天賜看著對面的阿肥,忍不住快笑出來。

  • 天賜把視線一撇,看到對面站著的韋汝正用嚴厲的目光看他。

  • 天賜挫了一下,手中的鐵筷不小心掉落。

  • 鐵筷發出清亮的聲響。

  • 全體新兵弟兄都轉頭看天賜。

高個:誰掉筷子?舉手。

  • 天賜哭喪著臉舉起手。

高個:葉天賜又是你,名牌套交出來,登記!

  • 天賜心不甘情不願地把名牌套交給高個。

  • 韋汝遠遠看著天賜。


S10

景:寢室大樓一樓中庭

人:天賜、眼鏡、阿肥、阿嘎、新兵們

天賜:(OS) 航校的作戰守則數也數不完,生活每個動作都有可能被扣點。因此,最刺激的莫過於放假前,成績結算的那一天……

寢室大樓的公佈欄前,擠滿了新兵。

阿嘎與阿肥在人群中卡位。

天賜被擠到人群最後頭。

身材瘦小的眼鏡奮力擠到最前面,眼鏡都擠歪了。

眼鏡:(看著名單) 靠!我被扣三點,罰勤一小時!

  • 阿嘎與胖達也擠到前面,看著名單。

阿嘎:哇勒!被扣十三點,罰一天!

阿肥:哈哈哈!我扣十二點,贏你啦!

天賜:(還在後頭) 我呢!我呢!幫我看一下啊!

  • 眼鏡、阿嘎、阿肥三人努力地找尋名單上的名字。

阿嘎:沒啊…沒看到你的耶。

阿肥:不公平啦,該不會沒記到你吧!

眼鏡:(興奮) 啊!找到了找到了,天賜你在這裡!

  • 眼鏡指著公佈欄其中另一角。

  • 天賜終於擠到前面。

天賜:在哪在哪,我看!

  • 天賜順著眼鏡的手指,看到公佈欄上貼著一張黃色小紙。

  • 小紙上寫:「新兵葉天賜,因扣點記錄超過三十點,勒令除本週假日罰勤外,外加三小時軍紀操,區隊長留。」

  • 眾人拍拍天賜的肩膀。

天賜:(崩潰) NO~~~

  • 寢室大樓的遠景,回盪著天賜的慘叫聲。


S11

景:航校操場

人:韋汝、高個、豆花、佳佳、天賜、航校學生

豔陽高照的好天氣。

天賜隨著一群著軍便服的航校男女學生在外頭樹蔭下罰軍紀操,穿著迷彩服的他,格外顯眼。

發號施令的高個一會喊集合、一會喊散開,讓罰勤的兵跑來跑去。

高個:(大喊) 全體注意!立正!

  • 罰勤兵全體立正。

  • 豆花、佳佳幾位學生幹部在隊伍中巡視,檢查手有沒有貼緊。

  • 烈日的光斑透過樹影晃動。

  • 天賜全身是汗,溼透了上衣。

  • 韋汝緩步巡視著隊伍:一個一個罰勤兵都苦著臉。

  • 韋汝走到隊伍最末端,來到天賜面前。

韋汝:手貼好,站好!

  • 天賜硬是打起精神,抬頭挺胸立正。

  • 韋汝用一貫酷酷的眼神看著他。

韋汝:航校,好玩嗎?

  • 一滴汗從天賜的臉上滑落,他一臉快累斃的模樣。

韋汝:我以前也是這樣過過來的。

  • 天賜看著韋汝。

韋汝:真的啊,我們那時更嚴,我每天都哭,根本沒想到自己會撐過去。

高個:(大喊) 全體注意!敬禮!

全體罰勤兵改為敬禮姿勢。

天賜只好對著韋汝擺出敬禮姿勢。

韋汝笑了一下,用很輕的聲音繼續說。

韋汝:不過跟你說,雖然規矩很多,但我一點都沒有後悔加入國軍。我很喜歡這邊,也很喜歡現在的自己,因為我在這裡找到了目標。

  • 遠方傳來空軍官校飛機的引擎聲。

  • 韋汝抬頭看了看天空,彷彿很享受這片藍天。

  • 她雙手扠腰,用傲然的神情看著天賜。

韋汝:你呢?你的目標是什麼?從以前到現在,你有想過未來要成為什麼樣的人嗎?

  • 天賜繼續維持著敬禮姿勢,想說什麼卻又沒說出口。

  • 一架訓練的飛機劃過天空。

  • 天賜不服氣地看著韋汝。


S12

景:新兵寢室

人:天賜、阿嘎、眼鏡、阿肥

夜晚,新兵寢室。

阿嘎、眼鏡、阿肥各自在自己的床上入眠,鼾聲震天。

天賜裸著上身,貼滿酸痛藥膏,兩眼直盯天花板。

他把雙手枕在腦後,若有所思。

天賜:(OS) 那個夜晚,我突然想了很多,好像心底有一塊地方,很久沒有被觸碰到了……


S13

景:航校操場/蒙太奇場景

/

人:韋汝、高個、豆花、佳佳、天賜、阿嘎、眼鏡、阿肥、新兵們、航校學生、教官

風和日麗的早晨。

韋汝穿著運動背心、短褲,帶領著新兵們跑3000公尺。

天賜、阿肥等人落在隊伍後方,上氣不接下氣。

天賜看著韋汝跑在前方的背影。

天賜:(OS) 我不太確定是什麼東西改變了我,但我慢慢開始去接受這一切,想看自己究竟能做到哪……

天賜一咬牙,努力跑了下去。

  • 熱血沸騰的音樂進。以下蒙太奇場景:

  • 寢室內,天賜面對自己鋪在床上的被子,如臨大敵貌。

  • 天賜大喊一聲殺,俯身趴下,開始練習摺被子。

  • 天賜在餐廳用超級端正的姿勢夾菜吃飯。

  • 天賜在廁所熱血地刷小便斗,嚇壞旁邊尿尿的弟兄。

  • 寢室內,天賜把歪七扭八的被子展示其他弟兄看,大家都搖搖頭。

  • 阿嘎捲起袖子、眼鏡拿出筷子、阿肥拿出電話卡,三人一起教導天賜如何褶棉被。

  • 航校室內課堂,教官用投影講解軍機各種機型,天賜認真作筆記。

  • 航校實作課堂,天賜專注地使用手工具,練習打保險。

  • 機棚前,小福的餐車經過,一群弟兄搶上前去買雞排冷飲,天賜連續搶了好幾份丟給阿嘎,兩人開心擊掌。

  • 寢室內,天賜的棉被摺得越來越順手。

  • 航校機棚,天賜和阿肥、眼鏡使出吃奶的力氣,合力把響尾蛇飛彈掛上機翼位置,底下的弟兄鼓掌。

  • 體能活動時間,天賜努力地超越跑在前方的人。

  • 天賜奮力跑到隊伍前段,和帶隊的韋汝並排較勁。

  • 韋汝回頭看到天賜,也故意加速超前。

  • 夕陽染紅航校的天空,煞是好看。

  • 天賜隨著韋汝跑過終點,撐著膝蓋喘氣。

  • 韋汝輕鬆做了舒展的動作,回頭看著天賜。

韋汝:不錯,有進步嘛。

天賜:(喘氣) 下、下一次、一定、……。

  • 天賜累趴在地上。

  • 韋汝忍住笑意,頭也不回地離開。

    S14

    景:寢室大樓三樓/新兵寢室

    人:韋汝、小羽、大舌、小痘、天賜、新兵們

  • 晚間時分,天賜與新兵們在寢室外頭操課。

  • 韋汝與學生幹部們巡查新兵寢室。

高個:唉,剩最後一週可以扣他們點了,想起來有些感傷…

豆花:好好把握這次的機會,我想葉天賜不會讓我們失望的…

高個與豆花笑著走進天賜的寢室,突然露出驚訝表情。

高個:天吶!

豆花:怎麼可能?

高個:區隊長!妳們快來看!

  • 韋汝與佳佳聽聞呼喚,也走進天賜的寢室。

  • 只見天賜的床上,擺著方方正正、晶瑩剔透的摺好棉被,彷彿閃耀著寶石般光芒。

  • 韋汝與佳佳也驚呆了。

佳佳:怎麼可能…這真的是葉天賜摺的棉被嗎?

高個:我知道了!他一定又在裡面塞木板、不然就是用強力膠!

豆花:讓我來拆穿他的詭計!

  • 豆花和高個一人一邊,把棉被用力掀開。

  • 被子裡頭沒有任何的機關,只掉出一張白紙,飄落在韋汝腳邊。

  • 韋汝把白紙撿了起來,端詳著。

  • 白紙上寫著一行小字:「絕對不會輸給妳!」

  • 韋汝看著字條,忍不住微微一笑。

  • 其他人也圍上前看,面面相覷。

豆花:呃,區隊長…那這個我們要怎麼處理?

  • 韋汝恢復一本正經的表情。

韋汝:褶得這麼好,照規定加點啊。

豆花:喔……

韋汝:還有,你們把人家棉被弄亂,要摺回去。

高個&豆花:蛤啊?

韋汝:不要蛤,佳佳,妳留下來驗收,要褶得跟原本一模一樣才行,

不然自己看著辦!

佳佳:是,區隊長!

高個和豆花發出哀嚎聲。


S15

景:航校教室

人:天賜、阿嘎、眼鏡、阿肥、新兵們、教官

航校的室內課堂。

教官在黑板上寫著:生涯規劃。

教官:各位同學,離結訓剩沒幾天,雖然你們在這學到的專業技能以後出社會不一定用的到,但是教官希望你們能利用當兵的期間,好好想想未來的出路。

  • 教官翻看點名冊,隨機點名。

教官:來,歐品康,你以後想做什麼?

  • 一名新兵正低頭挖著鼻孔,聽聞教官言語迅速站起。

新兵甲:呃…我想去德國進修,念化工研究所。

教官:不錯喔,好好準備。(翻點名冊)尤信興,你呢?

  • 另一名新兵站起。

新兵乙:我要跟我老婆去花蓮開民宿,以後大家來算半價啦!

  • 眾弟兄笑,全體對他鼓掌。

教官:很棒的夢想,祝你順利!(翻點名冊)葉天賜,你勒?你出社會想做什麼?

  • 天賜突然被點到,一時結巴。

天賜:呃,我……

阿肥:教官,他們家在台北開藥妝連鎖店,不愁吃不愁穿啦!

眼鏡:() 哎呀~天賜以後躺著賺就好了,我們還要靠他關照勒!

  • 眾弟兄開始鼓譟起鬨。

新兵丙:(扮客戶) 葉董葉董,以後請多多關照!

新兵丁:(扮小姐) 葉董~你好壞,怎麼這麼久沒來找人家啦!

  • 眾弟兄大笑。

  • 天賜有點不知所措,只好尷尬地陪笑著。


S16

景:寢室大樓外空地

人:韋汝、高個、豆花、佳佳、天賜、阿嘎、眼鏡、阿肥、新兵們

天賜:(OS) 終於,42天的作戰告一段落,來到結訓前的最後一天…

晚間,寢室大樓外擺出了桌椅,舉辦榮團會。

全體弟兄盤坐在地上,拿著零食、飲料,玩鬧得不亦樂乎。

佳佳拿著麥克風及一面錦旗,興奮地向大家宣佈消息。

佳佳:各位要結訓的弟兄們,大隊今天宣佈,本月評比我們六中隊獲得第一名的成績!請大家給自己一點掌聲!

  • 全體弟兄歡呼鼓掌。

佳佳:() 然後也給我們最美麗、最認真的區隊長一點掌聲好不好?

全體弟兄:好!!!!!

  • 全體弟兄掌聲超熱烈,天賜一邊還吹了幾聲口哨。

  • 韋汝站在隊伍前,臉微微一紅,揮手叫大家別鬧了。

佳佳:為了獎勵大家,大隊特地送來幾箱禮物,把它們搬進來吧!

  • 高個和豆花等學生幹部把一箱一箱的飲料搬了進來。

高個:(尷尬) 大隊輔導長說,天氣熱,所以買了冰涼的麥茶請大家喝…

韋汝:(緊張) 噢,我的天吶!

  • 看到區隊長的反應,弟兄們都笑成一團,天賜也在其中笑了。

佳佳:現在,有沒有人要發表結訓感言的?或你們想陷害誰也行!

全體弟兄:葉董!葉董!葉董!……

  • 弟兄們起哄,天賜想躲,卻被阿嘎和阿肥推了出去。

  • 天賜十分緊張地走了上台。

  • 他環顧四周,看到韋汝也在看著他。

  • 天賜深呼吸一口氣,拿起了麥克風。

天賜:(清清喉嚨) 大家好,我是葉天賜……

底下弟兄鼓掌。

天賜:(OS) 其實那一天我忘記到底講了什麼,只記得台下的大家笑得很開心,好像我們一起奮鬥了一輩子。說實在,那一刻,我還真有點不希望這麼快就結訓,我開始喜歡這裡了……

  • 天賜比手劃腳、唱作俱佳的情景。

  • 底下弟兄的歡樂反應。

  • 高個、豆花等學生幹部也在一旁笑著。

  • 佳佳回頭對韋汝笑了一下,發現韋汝的眼神似乎泛著些許淚光。


S17

景:寢室大樓一樓

人:天賜、韋汝、高個、豆花、佳佳、阿嘎、眼鏡、阿肥、新兵們、聯隊帶隊官

陽光燦爛的早晨。

寢室大樓外停著一輛輛準備接新兵的軍用卡車。

聯隊帶隊官一一唱名,把被叫到的新兵送上軍卡。

佳佳、高個、豆花等學生幹部出來送行,與新兵們握手。

天賜提著行李,看了看四周,獨缺韋汝的身影。

天賜快步走到佳佳身邊。

天賜:學姊,妳有看到區隊長嗎?

佳佳:不知道耶,她剛剛還在這裡阿……

天賜:妳可不可以幫我找她?

聯隊帶隊官:(唱名) 新兵葉天賜!…葉天賜在那裡?

阿嘎:(坐在軍卡上喊) 天賜!走了啦!

  • 天賜回頭,他這一排的弟兄都已經坐上軍卡了。

  • 天賜露出無可奈何的微笑。

  • 遠景,天賜從口袋拿出一封信,交給了佳佳,兩人交談了幾句。

聯隊帶隊官:(大喊) 葉天賜!葉天賜你不想下部隊了是不是?

天賜:我來了!

  • 天賜帥氣地把背包上肩,三步併兩步地衝回去,跳上軍卡。

  • 阿嘎和阿肥合力把天賜拉了上去。

  • 軍卡發動。

  • 一群新兵都擠在後座,向航校的學生幹部們揮手。

  • 軍卡慢慢駛離。

  • 天賜看了最後一眼寢室大樓的門口,韋汝始終沒有出現。


S18

景:區隊長辦公室

人:韋汝、佳佳

區隊長辦公室,韋汝坐在辦公桌前,旁邊放著得獎的錦旗跟沒發完的一箱麥茶。

她靜靜地看著窗外出神。

敲門聲。

佳佳:報告。

韋汝回過神,隨手拿了一份公文打開。

韋汝:請進。

  • 佳佳抱著一堆大大小小的賀卡走進來。

佳佳:() 區隊長,這是全體弟兄送妳的禮物、他們還做了一張大卡片,上面有每個人的簽名跟留言喔!

韋汝:(冰冷) 如果有性騷擾的就幫我扔了,其他放著就好。

韋汝頭也不抬地繼續處理公文,佳家偷偷笑了出來。

佳佳:區隊長,妳每次都這樣。我知道妳是怕離別會太感傷,所以不敢出去送大家對不對!

韋汝:妳亂說,我才沒有。我是要處理公務……

佳佳:()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知道……

  • 佳佳把其中一封信遞到韋汝的面前。

佳佳:不過,這張是葉天賜千拜託萬拜託要我拿給妳的,他說妳一定會拒收,所以特別澄清這是一封「真心人」的留言,妳就給他一個機會嘛!

韋汝看了看佳佳,搖了搖頭。

韋汝:(輕嘆) 都幾歲的人了,還是一樣幼稚……

  • 韋汝接過信。

  • 佳佳調皮地笑了笑,突然看到桌上放的那箱麥茶。

佳佳:啊!麥茶怎麼還放在這裡?區隊長我馬上幫妳處理掉。

韋汝:不用了,我自己來,我現在…沒那麼會過敏了。

佳佳:(訝異) 真的?

  • 韋汝點點頭。

佳佳:那,我先出去囉?有事情再跟我說。

  • 佳佳把卡片都放在一邊,離開辦公室。

  • 韋汝看著手上的信。

  • 上面用潦草、有點孩子氣的筆跡寫著:「給:林韋汝區隊長」

  • 韋汝莞爾一笑。


S19

景:南部公路上/區隊長辦公室

人:天賜、韋汝、阿嘎、眼鏡、阿肥、新兵們

  • 以下場景畫面與信中獨白互相搭配。

  • 韋汝坐在辦公室內,讀著天賜的信:

天賜:(OS) 嗨,小辮辮,希望妳不介意我這樣叫妳,我想先為小時候的我向妳道歉,請原諒我以前的無知行為。另外,我也要為長大後的我向妳道謝……


  • 南部公路的沿途風景。

  • 天賜及弟兄們坐在軍卡上,隨著車身搖晃。

天賜:(OS) 從小到大,我都是照著父母幫我鋪好的路走,從未想過自己的目標是什麼?將來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 天賜迎面吹著風,看著沿途的稻田景色。

  • 韋汝認真地讀著信。

天賜:(OS) 在航校,我學到了很多,也改變了很多,重點並不是我把被子摺得多好,而是我證明了只要有恆心,再困難的事也可以辦到,我喜歡這樣的感覺,我喜歡和弟兄一起同甘共苦,我喜歡有個目標可以前進,我從來沒有想過,原來當兵也可以是一件熱血的事。

  • 航校回憶畫面:天賜和弟兄們排隊踏步唱歌答數。

  • 航校回憶畫面:天賜半夜努力練習摺棉被。

  • 航校回憶畫面:天賜和弟兄們合力掛飛彈。

  • 航校回憶畫面:天賜在搶到小福雞排後,和阿嘎擊掌。

  • 航校回憶畫面:一群弟兄蹲在棚場前享用得來不易的美食。

天賜:(OS) 我可以明白為何妳喜歡這裡,因為這裡充滿挑戰,而妳不害怕它們。妳找到了證明自己的地方。

  • 航校回憶畫面:韋汝穿著運動背心、短褲帶領著弟兄們跑步。

  • 航校回憶畫面:韋汝在天賜罰軍紀操時,雙手扠腰的驕傲神情。

天賜:(OS) 和妳一樣,我也想證明自己,所以我決定,未來的幾年,我要繼續在這個環境奮鬥下去,我相信更多的歷練,能幫助我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 天賜看著遠方,眼神堅定自信。

  • 韋汝讀著信,露出微微訝異的表情。

天賜:(OS) 希望下一次見面時,我們都變成了更好的人。

(括號:等著我來追吧!!!) 二兵,葉天賜筆。

  • 車上的弟兄開始手搭手肩併肩,歡樂地唱起歌。

  • 天賜笑著看著他們。

  • 韋汝讀完信,也笑了。

她打開書桌抽屜,裡面放著先前天賜留下的紙條:「絕對不會輸給妳!

  • 韋汝把紙條夾在信紙中,小心翼翼地收了起來。

  • 軍卡上,阿嘎擠到天賜的座位旁邊。

阿嘎:喂喂,你真的決定要簽下去啊?

天賜:對啊,我決定了。

阿嘎:家裡沒反對嗎?

天賜:嗯…一開始是有啦,但我爸看我這輩子難得一次這麼認真做決定,也只好答應讓我試看看囉。

  • 阿嘎流露欽佩的眼神,用力抱了天賜一下。

天賜:(急忙推開)你幹嘛啊?

阿嘎:(指著自己) 我也決定要簽。

天賜:真的假的?你不會是暗戀我吧!

阿嘎:屁勒!跟你無關!我決定向我老哥們看齊,當我們家第四個報效國家的男人!

天賜:() 我看你是想來搶鐵飯碗吧…

阿嘎:() 也是啦。

阿嘎拿出罐裝飲料,丟給天賜一瓶。

阿嘎:天賜哥,以後請多多指教啦。

天賜:多多指教,阿嘎哥。

  • 兩人歡樂地乾杯。

  • 區隊長辦公室,韋汝站在窗戶前,手上拿著一瓶麥茶。

  • 她努力克服厭惡的眼神,把麥茶的瓶蓋轉開。

  • 她猶豫了一會,終於喝了一小口麥茶。

韋汝:(堅定貌) 我也不會輸給你的。

  • 韋汝微微一笑,抬頭看著窗外的藍色天空。

  • 天賜坐在軍卡上,也抬頭望著同一片天空。

  • 一架飛機劃過天際。


劇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