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第49屆文藝金像獎」文字類軍聞報導項優選 題目:復興空難國軍展溫情陸海空3D搶救騟援 作者:周書羽

復興空難國軍展溫情 陸海空3D搶救馳援


災難無情,國軍有愛!山之巔、海之涯,不論何時何地,當民眾遇到災難困境,國軍總是在第一時間出現,為幾近絕望的人民帶來希望。災難現場中的國軍,從來沒有英雄式的華麗登場,踏入災區就是埋頭苦幹,憑著過人的意志和群策群力,淋漓盡致地發揮螺絲釘精神,將忠勇、赤誠的軍人精神,化為默默戍守台灣寶島之大愛。

意外事故總在無預警下發生⋯⋯,復興航空GE—235班機,於民國10424日上午1052分自松山機場起飛,兩分鐘後發出緊急求救訊號,機長廖建宗奮力駕駛失控飛機,避開人口稠密區,機身左轉90度垂直飛行,擦撞計程車車頭與環東大道右側護欄,墜入基隆河。

當天上午11時,五三工兵群浮橋連戴驠驊連長接到了指揮官緊急的電話:「有飛機墜機了!準備待命救災。」

復興航空墜入基隆河 國軍即刻動員搶救


墜機現場,七名逃出機艙的乘客在基隆河中等待救援,更多受困機艙內的人員,生死不明,軍、警、消接獲消息後,動員搜救人員陸續趕到現場。投入救災刻不容緩,國防部長高廣圻立即指示參謀總長嚴德發上將進駐衡山指揮所,負責指揮國軍部隊執行相關救援事宜,派遣五三工兵群、水下作業大隊等兵力,以及浮門橋車、救護車、照明尾車等裝備支援,並啟動三軍總醫院及松山分院的緊急醫療機制。

五三工兵群指揮官賀智豪上校從新聞得知墜機慘案,研判群內素有工兵「變形金剛」之稱的浮門橋車適切地符合救災需求,下令浮橋連戴驠驊連長,檢整裝備待命救援。面對迫在眉睫的救災任務,浮橋連的弟兄們分秒必爭,從機具的油量裝備檢查、人員配當編組到路線規劃,一刻也沒有閒下來。中午12點不到,軍團指揮官下達支援救災的指令,沒有耽擱一分一秒,浮橋車立刻駛出五三工兵群的大門,前往災區。

同一時間,海軍水下作業大隊,第三作業隊隊長賴建成少校,接獲支援空難的命令。「這次輪到我們了!」賴隊長當仁不讓地說。他憶起過去與學長的談話:「水下作業大隊經常支援各類型任務,以前常聽學長們分享大型救災的經驗,我也曾在腦海中沙盤推演,如果災難發生該如何調度?但是從來沒想過會遇到飛機掉落河裡的情況。當下我立刻動員常態編制的『緊急應變』小組,火速投入災難現場。」

懷著忐忑的心情與堅定的救災決心,五三工兵群、水下作業大隊、關渡指揮部、憲兵202指揮部弟兄們陸續接獲命令展開行動,直奔基隆河現場。


「變形金剛」浮門橋車 大顯身手支援救災


素有「變形金剛」美譽的M3水陸兩用機動浮門橋車(M3 Amphibious Bridging Vehicle)為高機動性輪型載具,在英、法、德、以色列⋯⋯等國家的軍隊皆列為編裝。浮門橋車的亮點在於不但能在路上行駛,還能從陸用引擎轉換為水中推進器,下水航行。另配附三塊可以相互結合的吊板,透過多台橋車的結構,能形成水中的移動平台,高機動性與多功能兼具,是工兵的坐鎮之寶。浮橋訓的授課教官信心滿滿地說:「只要浮門橋車數量夠多,透過橋板結合所搭建的浮橋,可以從台灣通到對岸」。

「我在連隊服役八年了,這是第一次駕駛浮門橋車在高速公路上奔馳,以最大時速每小時八十公里的速度,從桃園趕往基隆,一心只想著救援落難的人民。」浮橋連士官長劉瑜泰談起當時趕赴現場的緊急情勢。

一點半左右,浮橋車抵達事發的基隆河岸,此時憲兵202指揮部的弟兄已在現場協助警消單位管制交通,而關渡指揮部的弟兄們則以人力接龍的方式,傳遞從河水中撈起的行李和小型殘骸。目光聚焦到事發的基隆河面,水下作業大隊的弟兄亦入水多時,尋找罹難人員的遺體。雖然災難現場忙亂,無法用言語交談,國軍弟兄們在偶爾的目光交會下,心中默默地為彼此加油打氣,不分軍種與單位,同袍之愛真情相映。

當天下午四點半,挖土機重整完陡峭的河堤後,浮門橋車順利下水,並展現「看家本領」,兩台車相互結合形成移動碼頭,取代原本沙拉脫空桶的渡河簡陋裝置,讓救難人員能以平穩的橋車平台作為往來的交通工具,順利靠近墜落在基隆河中央的機體,以便救援。晚上10點,大型吊車抵達河邊,此時海軍水械專長兵一展長才,幫助吊車師傅固定鋼索,浮門橋車也靠近機艙的墜河點,以負重力高達兩千公斤的吊桿,協助吊車清運殘骸。

「機體主艙吊起時,我清楚的看到一些罹難者,身繫安全帶,頭下腳上,被懸在空中。」戴連長在指揮浮門橋車的同時,近在咫尺地感受每個屏息的瞬間。身為一位女性,擔任浮門橋車指揮官的戴驠驊連長,身高高達168公分,筆挺地站立橋車中央,以熟練的吹哨和手勢指揮橋車,意氣風發、英姿颯爽,真可謂巾幗不讓鬚眉。「一直以來,連隊大小事她都事必躬親,處理得有條不紊。救災時她鎮定下達指令,我們都很信服她。」邱冠霖上士以認同的口吻,描繪連長在連隊弟兄心中的領導風範。


盡心盡力搜救 軍民同心戮力


當天正逢寒流來襲,氣溫低於10度,現場救難人員雖然持續在活動,但仍舊是個個臉色蒼白,冷得直打哆嗦。五三群指揮官賀智豪少將表示:「對一個領導者來說,我認為陪伴是最基本的,另外,親身的參與和不時的關心,更是能夠穩定團隊,並凝聚士氣的好方法。」

與士卒同一陣線的長官,總能帶來高昂不衰的戰鬥力,浮橋連戴連長說:「第一天救災,大家進入基隆河之後,就再沒上岸了,近十二個小時的時間,沒有吃東西,也不方便上廁所。然而軍團指揮官王信龍中將、五三群指揮官賀智豪上校、關渡指揮部指揮官李榮華少將等各級長官,當晚從頭到尾都陪著我們。」儘管身體疲憊又缺乏熱量,但是國軍弟兄們都明白「任務的重擔仍在肩膀上」,身旁有平時愛戴的長官親力親為地協助與關心,也有平日默契十足的同袍發揮所長執行任務。現場救難的每一位國軍弟兄,大家的心都緊密地靠在一起,團結的精神展露無疑。

晚間寒風加上飄雨,視線隨天色的變暗而逐漸朦朧,此時突然一陣強光從岸邊照射入水,原來是空軍松山基地指揮部六輛照明尾車,發揮強光探照功能,讓搜救行動能順利進行。強烈的燈光點亮災區,彷彿重燃光明希望,鼓舞著辛苦多時的救難人員。慈濟功德會和中華民國搜救總隊等民間互助組織,也默默在現場搭起帳篷,井然有序的拿出鍋碗瓢盆,就地煮起了熱食、熱薑湯給在場需要的民眾,慈濟師兄、師姐發現遠在河中央的浮橋車上,國軍弟兄久未進食,貼心地請消防快艇送了熱騰騰的包子和薑湯到浮橋車上。

「夜間十一點多,慈濟幫我們送食物到浮門橋車上,在短暫的用餐時刻,指揮官不忘給予我們鼓勵。長官告訴我們:『很辛苦,我知道,但是我們是在為人民、為國家做我們該做的事。先把薑湯喝了吧!暖暖身,我們可不能倒下了!』溫暖的關切伴隨著食物一同嚥下腹中,我們之間的階級距離,彷彿在那一霎那消失了⋯⋯。」劉瑜泰士官長憶起第一天饑寒交迫的夜晚。

直到深夜兩點,當天的搜救任務才暫時停止,預計隔天清晨又要繼續開始行動,因此浮門橋車靠在河岸邊繫流固定,由兩位操作手睡在車上待命。「前幾天大家都沒有辦法洗澡,當時車上又濕又冷,我們裹著雨衣睡覺,雖然但很難入睡,但是想到自己能為痛心的受害家屬盡一份心力,我巴不得天快點亮,繼續展開搜救。」和浮橋車共度好幾個夜晚的中士邱鄭大德說。平日扎實的訓練,加上軍人使命的熏陶,夙夜匪懈地執行任務下,他們縱使滿身疲憊,卻沒有絲毫抱怨。


海軍水械士英勇入河 不畏寒冷連日搜救


在前一天的努力下,救災行動有了初步成果。復航飛機上的機務人員和乘客計58人,有32人確定罹難,15人受傷送醫,尚有12人失蹤待尋。第二天太陽還沒露臉,救難人員們已集結就緒,酷寒又伴著小雨,搜救行動再度展開。

在接連幾天的救災過程中,浮橋車除了持續打撈仍在河底的機身殘骸,也提供水下作業大隊、消防隊組員一個可以開會、指派任務的臨時空間。浮橋連操作手上兵王世豪,提到救災中和海軍的相互合作:「大家都說多虧了有浮門橋車的幫忙,我很高興能貢獻一臂之力,不過我們只是在河面上操作浮門橋車,真正辛苦的是水下作業大隊的弟兄們,他們要冒著失溫的危險,潛入冰冷的河水中,和他們比起來,我們的疲累一點也不算什麼,能做到多少,我都盡力做到最好。」

水下作業大隊為一支負責水底搜索、潛水拯救及爆炸品處理的海軍特種部隊,而最為人熟知的救災是民國90年納莉風災,支援台北車站深達地下四層的嚴重淹水。當時,交通局預估需要兩個月的復原時間,然而在水下作業大隊專業規劃下,傾注兵力不眠不休地搶救,奇蹟似的在兩個星期內將淹水排除,讓交通在短時間內恢復運作,無數人民一解通勤奔波之苦,生活回歸常軌。

水下作業大隊下轄三個作業分隊,第三作業隊位於基隆市和平島,是北部駐點單位,編制人數不多,但無疑是支小而強的精銳部隊,在關鍵時刻總能發揮守護北台灣的實力,更是本次支援救災的主力單位。第三作業隊隊長賴建成少校,描述本次空難救災實況:「災難發生後,我依命令緊急召回25員潛水專業士官兵,投入救災。我們主要的工作是潛水搜尋罹難者大體,當時河水的狀況很不穩定,在能見度不佳時,只能用邊游走邊摸的方式前進。水溫在七度左右,救難人員下水差不多四十分鐘就要上岸輪替。」

國軍家眷時常因為親人配合單位的留守需要,忍受家人無法天天回家的分離、相思之苦,另外,軍職人員隨時可能因為突發的任務,冒著危險投入戰區,而軍旅漫漫長路上眷屬默默的支持與體諒,成為軍人們最溫暖、最堅強的後盾,讓國軍弟兄不論平時訓練、難時救災,甚至是亂時作戰,心中源源湧現衛國就是保家的動力。

「我的父母很諒解我的工作,雖然這次救災任務重大,他們一樣選擇不打擾我,因為在救災的過程也無法接聽電話,他們能體會我的狀況。我在搜救任務一結束後,也立刻打電話回家報平安。」水械專長中士林佑昇,面露溫柔地提起家人,鐵漢也有柔情的一面。

國防部長等各級長官親臨救災最前線視導災情,不忘對這群冒著生命危險,不辭辛勞的海軍勇士們表達慰問與關心,第三作業隊賴隊長感動地說:「看到部長親自帶著富士山的大蘋果、司令捧著麥當勞的早餐到現場,我深深地感受到長官們除了要求救災進度外,對單位弟兄的重視與愛護之情,我們收到的不只是蘋果與漢堡,更收到他們的關懷與鼓勵。」

陸海空3D聯合出動 尋獲大體結束搜救


空軍在事發第二天一早,也加入陸軍、海軍的搜救行列,空軍松指部派遣S-70C直升機,以高俯視的角度幫助河面上的搜救與調度,搜尋範圍從上游處至淡水河出海口。國軍不分軍種,陸海空3D聯合攜手救災,空軍的河上瞭望、海軍的水下搜救、陸軍的浮橋接駁,發揮3D立體式的全面動員實力,精銳盡出投入搶救。

26日,救災進入第三天,國軍考量現場救災情勢,出動了自行研發的T9-48野戰移動式沐浴機,提供50度的熱水,讓救難的人員進行簡單的沐浴,維持體溫。「浸泡在河水多時,一上岸看到沐浴車,如同寒冬中見到暖陽。」第三作業隊賴隊長表達了所有使用沐浴車救災人員的心聲。

救援工作是一場與時間賽跑的競爭,時間越長越顯困難,搜尋進入後期,所有人員依然不放棄搜救希望。曾參與921地震救災的五三群指揮官賀智豪上校說:「災區的相同之處是不忍觸睹的哀痛場景。而救災當下,我只盼著能將落難者的大體尋回,讓死者得安息、生者得安慰。」

210日,海軍中士林佑昇潛入河水搜救罹難者,當時河水能見度尚佳,約能目視一公尺的範圍。

「突然間,一個人體形狀的黑影朝我漂來,直覺告訴我:『這一定是大體,錯不了!』因為第一次與大體雙目相接,我當下感到背脊一涼。」

林佑昇趕緊先浮出水面,通知其他弟兄尋獲屍體,請求舟艇支援。接著再度潛入水中準備打撈罹難者上岸,不料,正好一陣急流將大體沖遠,他仔細地搜尋附近的水域,不久之後,又再次發現這具大體。他想:「或許是冥冥之中,我和他有緣份吧!」

抱住大體游向舟艇,原先初見大體的那一絲驚恐已全然消失殆盡,佑昇向懷中的他細聲低語:「好好安息吧!我帶你回家!」

隨著罹難者遺體陸續被尋回,搜救也進入尾聲,212日下午,發現了最後一位失蹤者的下落,43位罹難者全數尋獲,空難搜救任務也至此劃下了句點。歷時九天的救災過程中,國軍一展平時精訓勤練的成果,用意志戰勝寒冷,拚死達成任務,沒有絲毫退縮,更不放棄一切希望。


木蘭領軍帶兵帶心 磨心練性自我實踐


本次救災身負指揮重任的浮橋連戴連長說:「救災時天氣異常寒冷,但內心卻溫暖無比,我收到了好幾封來自留守營內弟兄的窩心簡訊。一直以來,他們的點滴回饋,我都珍藏於心,也是激勵我持續向前的動力。」戴連長真情流露出她滿臉的欣慰,將平時與弟兄建立起的情感展露無疑。回憶起從軍的心路歷程,她說:「小時候,受軍教片的影響,我立定志向要當個保家衛國、犧牲奉獻的軍人。選擇加入工兵,是因為家中曾受賀伯颱風道路癱瘓所苦,當時工兵部隊架橋支援的身影深深烙印在腦海中,至今依然鮮明久久不忘。」如今,她也實踐了理想,穿上一身軍裝為民服務,以行動代替言語,對著災區的百姓們說:「我們來了!別怕!有我們在。」

隨著國軍女性軍人的人數增加、女性高階幹部的比例提升,都顯示出國軍對性別平權所抱持的尊重態度。在講求紀律嚴明的陽剛環境中,女性軍人擔任領導職務表現愈顯亮眼,為部隊注入一股剛柔並濟的鮮活色彩。不論男、女,披上這身迷彩軍裝,人人都能化做救難先鋒!戴連長的寫照,僅是國軍中的一幅縮影,其他官兵幹部們同樣在各自的單位中,孜孜矻矻的勤奮付出,本次的救災任務可謂對國軍及時動員能力的成效驗收,陸海空聯合的救援表現可圈可點,展現不畏苦、不怕難、向心強、效率佳的堅實陣容,為助民與愛民寫下動人一頁。


國軍扛下救災重任 向迷彩英雄致敬


因應全球氣候異常、天然災害頻繁,<國防法>於民國991124日將「協助災害防救」明確列入國防目的,可見政府委任國軍救災的信任與決心。「預防勝於治療,防災勝於救災」,備受國軍重視的年度災害防救演習,透過模擬地震、颱洪等大規模複合型災害情境,結合中央、地方政府、民間救難單位進行反覆的演練整合,不斷提昇國軍救災能量,並同時透過全民國防教育將災防意識遠播,深埋人心。國軍從救災的經驗中不斷學習並積蓄防災實力,持續秉持「超前部署、預置兵力、隨時防救」的策略,身體力行的貫徹國軍使命。

還記得嗎?十七年前,桃園發生大園空難,墬機和波及地面死亡超過二百餘人,罹難者大體支離破碎,浮腫難聞,國軍弟兄在一聲令下,個個「舍我其誰」,不落人後撿拾屍塊⋯⋯。

還記得吧!就在去年,高雄氣爆意外,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混合著下水道衝出的火光,街道一夜變色。天還沒亮,上千名弟兄已經開始清掃家園、開挖道路⋯⋯。

國軍與民同進出的信念從未改變,救民於水火的腳步也從不停歇。近幾個月來,國軍持續投入不少救援活動,1043月份,台灣地區缺水問題嚴重,空軍多次派遣C-130H型運輸機,採用冷雲造雨法方式,執行「空中人工增雨」,順利紓緩了乾旱現象。同年4月份小琉球「垃圾島」事件,國軍弟兄更忍人所不願忍的惡臭,協助清運重達四百五十噸的垃圾,還給小琉球一張美麗臉孔。

國軍無役不與,和人民時時處於同一陣線,除了投入救災外,也投入社會與公益,為偏鄉兒童課輔、協助屏東農民採收洋蔥、淨灘環保、關懷孤老等等。國軍更是無所不在,遇到困難的時候,國軍弟兄們總會伸出最有熱度的強勁雙手,最早進入災區,最後撤離善後,默默守護家園。

國軍弟兄苦民所苦,急民所急,聞聲救難不遺餘力,災區中的迷彩綠海,成為最撫慰人心的一片動人風景。「看到國軍,猶如希望乍現!」這不但是國軍愛民的共識,更是百姓敬軍的共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