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第49屆文藝金像獎」文字類軍聞報導項優選 題目:A to A+ 謝淑貞 女性國軍的代名詞 作者:涂俊緯

A to A+ 謝淑貞

女性國軍的代名詞


在軍中,要完成突擊兵訓練已屬不意;要完成山寒地訓練,更需有過人的體力及毅力。目前服役於陸軍特戰訓練中心的謝淑貞上士,不但相繼完成突擊兵與山寒地訓練,是我國首位女突擊兵,還是首位完整參與山寒地訓練的女性第一人。


突擊兵訓練之艱苦,即使未曾參與,光是耳聞就足以讓人退避三舍,除了每日早晨的1萬公尺徒手跑步外,日、夜間的突擊障礙場訓練與徒手搏鬥,及瀕臨生死一線之間的水域訓練,在在都超越常人的潛能。在獲得突擊兵徽章後,謝淑貞又選擇參與武嶺營區的「山、寒地特種作戰師資班」訓練。武嶺位處高海拔,氣候嚴寒眾所皆知,但大家不知道的是,該地山勢險峻,許多陡坡都是逼近垂直的90度,不僅攀爬困難,若再加上背負近40公斤的裝備,稍一不慎,隨時都可能「粉身碎骨」。


謝淑貞投身軍旅,不甘於平淡安逸的日子,勇於挑戰自我,不僅開創我國女性從軍新貌,也立下諸多難以超越的門檻,更令許多男性折服於她的勇氣與毅力。

謝淑貞時約有160公分的身高,外表略顯纖瘦,眉宇間帶有書卷氣息,臉上永遠帶著一抹淺淺的微笑,她沒有一般少女的膚淺、浮誇,渾身散發成熟、穩重與經過軍事磨練後,所特有的領袖氣質,英姿颯爽,讓人感受到新時代的花木蘭,的確與眾不同。


。謝淑貞在謙和的外表下,內心卻隱含著不服輸的個性,喜歡挑戰自我。因此,在高中畢業後,決定要「過不同於一般女性」的人生,認為從軍能接觸到各式的訓練,且具有相當大的挑戰性,便毅然決定報考志願士兵。談起從軍到受訓的各階段經歷,並非「一帆風順」


服役後,從二兵到士官都負責通信業務的謝淑貞,在某次聚會中得知,特戰訓練兼具困難與挑戰,且非常人所能勝任,讓不甘於安逸生活的她,激起參加突擊兵訓練的決心。當她提出報名的同時,卻讓諸多同袍與長官為之驚訝,對於她的決定感到不解,「通信比起突擊兵要輕鬆多了,妳為何會棄安逸的生活,去受艱苦的訓練呢?」這是許多人對她提出的第一疑問,也有些人對於她能否完訓、別上徽章,在心中畫下一個問號。


謝淑貞想要「挑戰不可能任務」,絕非匹夫之勇。愛好運動的她,「跑步、游泳、自行車」早已「與呼吸同在」,除了藉此訓練自我體能外,更多次參與路跑、鐵人三項等大小賽事,也培養出過人的體能與意志,即便要投入未知的挑戰,她也能從容以對。好強的謝淑貞眼中並沒有「做不到的事」,只有「願不願意去實踐」而已,舉凡部隊裡的大小任務、業務職掌與值星工作等,在她看來,都是「輕鬆平常」的事。在同袍眼中,謝淑貞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小強」班長,這是同袍的暱稱。

突擊兵訓練一共10週,期間區分四大課程領域,分別為「體能訓練、基本戰技、山地戰技與水上戰技」,再加上最後一週「山地特攻作戰」的期末綜合演練,通過後才能在胸前掛上象徵榮譽的「突擊兵徽章」。說起來容易,訓練的艱苦,讓每期受訓的學員中,僅有不到一半的人能順利通過測驗,獲得此一殊榮。以謝淑貞所參與的陸軍第80期突擊兵幹部訓練班為例,原有54人參與訓練,經過嚴格的篩選後,最終僅有不到一半的26人完訓,其中不乏體能測驗不合格與意志不堅而退訓者,因此,能夠掛上「突擊兵徽章」的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譽之為「國軍精銳」當之無愧。


在踏入突擊兵訓練班後,首要面對的便是嚴格的體能訓練。謝淑貞在接受突擊兵訓前,無論是仰臥起坐、俯地挺身與3000公尺徒手跑步等,成績均是滿百,尤其是許多女性視為畏途的俯地挺身一項,她輕易的便做到60多次以上,相信這是許多男性也望塵莫及的。即便體能如此優異,謝淑貞在進入訓練班的初期,也曾一度讓她難以負荷,因為,凡是接受突擊兵訓練的男、女學員各項體能標準皆是一致的,沒有任何禮遇或優待。


在體能訓練方面,每天清晨的1萬公尺跑步僅僅是開胃菜,接續便是上午的1000公尺障礙超越訓練,學員必須在訓練場上,學習各式的障礙通過技巧,雖然是人工場地,但為了讓學員們在山地叢林中能應付自如,因此對於技巧與體能的要求是ㄧ般人所難想像的。完成上午的訓練後,可以稍歇一口氣嗎?不!在上午訓練的汗水還未乾,他們又已來到泳池邊,準備中午的游泳訓練了。接下來,負重行軍與夜間的肌耐力訓練,就是學員們的「午餐」與夜間「點心」;亦即學員們從清晨眼睛睜開後,到夜間入眠前,訓練是未曾停歇的。


即便體能優異的謝淑貞也深深覺得,訓練真的相當辛苦,雖然她做了許多準備,但仍感「快撐不下去了」,甚至吃飯時還偷偷流淚;就因為母親的一句話告訴她:「做任何事不可半途而廢」,讓她拭去眼眶的淚水並告訴自己:無論如何,一定要咬牙苦撐,直到倒下的那一刻為止!

為因應戰場的瞬息萬變,當陸路無法通行時,由水域滲透敵後給予其致命一擊,便可能成為致勝關鍵。因此,在突擊兵的訓練中,水上戰技課程可說是一場「非生即死」的嚴格考驗。擔任水上戰技課程的教官表示,突擊兵最害怕的便是水域訓練,一旦怕水,立即淘汰;教官強調,突擊兵不但要會游泳,面對水上、水下可能的突發狀況,還要具備應變能力,任何遲疑都可能是勝敗與存亡的關鍵。因此,克服「水中心理障礙」便是訓練重點之一。


對於曾參與三鐵的謝淑貞而言,游泳雖非難事,但突擊兵的水上戰技課程並不是「會」游泳就行。課程的重點,是訓練學員在水中卸除所有裝備,包括衣服、頭盔、槍枝等;但在卸除之後,必須立即潛入水中找回所有裝備。在深達3.5公尺的游泳池裡,高度是學員身高的兩倍,為了換氣,他們必須不斷潛水、探頭,且不能碰觸兩旁的池壁。謝淑貞直言,在水中卸除裝備的時間久,換氣的時間短,一度感覺自己就快沒氣了,且雙眼沒有泳鏡與水阻隔,根本無法看清水底。


通過了武裝卸除的考驗後,學員並未因此而能夠稍歇一口氣,他們將接續面臨一場「生死」一線間的考驗。此時,教官會用繩索在每位學員雙手、雙腳上綑綁;他們的雙手在背後,如稍息狀,雙腳則緊緊併攏,連開闔都不易,在沒有猶豫的時間下,教官已經吆喝著他們快點下水。


「憋住氣、噗通!」在雙手、雙腳無法伸展的情況下,游起水來更顯得吃力,學員僅能以「海豚式」不斷扭動身軀,但無論怎麼使勁,前進的距離最多也僅有數十公分;為了換氣,他們還必須用盡全力將頭部挺出水面,「呼、哈」,一吐、一吸,卻不知吸進的是空氣,還是池裡的水。如此反覆之下,他們必須奮力游到50公尺的彼岸,才算是通過這一階段的測驗。


順利上岸的學員,解除繩索後,雙手撐在大腿上,不停大口換氣,謝淑貞回憶起那一刻,感覺腦袋一片空白,不知自己如何游上岸的。此一階段水域訓練主要目的在克服學員面臨環境與生理的困境,以及瀕臨死亡的恐懼,若游泳池內都無法戰勝自我意志的話,更遑論戰時需在野外溪谷、河流裡求生了。

經過前9週的磨練,如今已淘汰了過半的學員,剩下的人要面對的是「山地特攻作戰」期末綜合演練。期末綜合演練一共四天三夜,學員必須分組,並由一人擔任班長,帶領班兵通過各種敵情威脅與困難地形通過,並順利返回營區,才能正式成為突擊兵的一員。


第一天,學員即需背負四天的糧食、繩索裝備與個人器具、裝備,從海拔約500多公尺的麗陽營區,沿陡坡直接攀爬至海拔2000公尺的鳶嘴山;每人身上所背負的裝備最少十幾公斤。謝淑貞坦言,負重行軍是讓她最感到吃力的項目,為了能通過期末測驗,她利用休假時間,揹著沙袋登山,來訓練自己負重的能力。測驗期間,有許多學員因連續的攀爬而腿部抽筋,但他們不敢因此停歇,因為一旦落隊,就必須花更多力氣追上隊友;有不少人腳底起血泡、破皮,他們自行做完了簡易的包紮後,穿上靴子繼續投入訓測,畢竟,戰場上「敵人不會給你絲毫喘息的空間!」


不僅沒有休息的時間,為了爭取戰場有利契機,他們幾乎不升火炊爨,不奢望吃一口熱騰騰的食物,肚子餓的時候,背包裡的餅乾,便是他們充飢的唯一選擇;儘管,在用餐的片刻,他們仍一手持槍、一手拿餅乾,雙眼不斷環顧著四周,保持著高度警戒。


隨著天色漸漸昏暗,學員們找到一處歇息的地方,直到這一刻,他們才真正有喘息的機會。用身上帶的爐火與食材,簡單吃完晚餐後,他們用雨衣搭設簡易的帳篷,準備就寢。正當他們熟睡的時刻,危機已悄悄的來了,教官無聲無息的接近,「砰!」的一聲巨響,讓學員從夢中驚醒。如果,這是在戰場上,顯然敵人已經對他們展開攻擊了。此刻,學員們紛紛拿起手中的武器,開始對敵人反擊,並迅速收拾好裝備,另尋安身之地,經過這一次的襲擾,他們不敢熟睡,直到太陽升起,又得面臨更艱難的挑戰。

「突擊兵、有信心、有勇氣、往下跳!」這是掛上「突擊兵徽章」前最後一關的「信心測驗」。二十二公尺的高塔,在沒有任何防護下,學員要以雙手握住滑輪跳入泳池中,便能在左胸前掛上榮譽的「突擊兵徽章」,也代表著十週的汗水付出,有了代價。


完訓時刻到了,所有學員家長、眷屬帶著期盼,到場分享子女們的榮耀與成就;謝淑貞的母親一大早就來了,凝望著即將成為國軍首位女突擊兵的女兒,手握滑輪、奮力一跳,謝淑貞做到了!上岸後立刻給予母親一個大大的擁抱,這一刻,全場來賓、所有獲得「突擊兵徽章」的學員莫不為之動容、掌聲久久不歇。這十週的甘苦,即使堅強如謝淑貞,也曾一度氣餒,在家人與同袍的鼓勵與不服輸的個性驅使下,讓她堅持到最後一刻;拿到「突擊兵徽章」的她並未因此而停止自我挑戰的步伐,此刻的她決心挑戰更「高」的目標,便是位於合歡山武嶺營區的「山寒地特種作戰師資班」,要為自己、更要為所有志願役女兵寫下一頁新的篇章。

位於合歡山麓的武嶺營區,隸屬於陸軍航空特戰指揮部特戰訓練中心,海拔高達3110公尺,不僅是國軍唯一的高海拔訓練基地,且是國內目前唯一執行特種作戰及高、寒地作戰教育的基地,更是全東南亞僅有的寒帶作戰訓練單位,素有國軍最「高」基地之稱,每年均會招訓聯合特種作戰訓練、特戰營偵察排等班隊,是國軍培育山地作戰種能之搖籃。該營區開班迄今,尚未有女性接受過完整的訓練,謝淑貞若能完訓,象徵國軍第一位「巔峰女戰士」即將誕生。


每年冬季,特訓中心均會特別開設「山、寒地特種作戰師資班」,課程內容主要有山地戰技、工事構築、方向判定、野戰求生等,培養學員作戰與山地求生技能;當遇上雪季時,還要納入滑雪課程,教授雪屐行進技巧與滑雪要領。


由於山區地形複雜,無論是叢林、河谷、懸崖與峭壁等,均會影響部隊行進,為爭取作戰時效,在山地戰技方面,安排突擊吊橋與繩索下降課程,使受訓學員具備快速跨越地障之能力,有效任務遂行。突擊吊橋又可區分為單索、雙索與三索,主要用於快速通過河谷;視地形差異,繩索距地面可達數層樓之高,臨界高度的恐懼感,未經訓練,是難以克服的。繩索下降則是從懸崖高處迅速到達平地的方式之一,目前於特種作戰指揮部的潘三禾下士指出,之前曾在人工攀岩場接受過相關訓練,但在武嶺則要面對天然的峭壁,無論是恐懼感或困難度上,都是人工場地所無法比擬的。


在工事構築與野戰求生等方面,則是因為部隊作戰時,無法適時獲得外援,且時間可能長達數天之久,因此必須自行升火、炊事、採摘野菜與辨別方向,才能長時間隱身山林,適時伏襲於敵,掌握致勝先機。

亞熱帶氣候的臺灣,氣溫多半偏高,但因為得天獨厚的山勢地形,在天候條件配合下,高山地區在冬季時常會降雪,為把握此一難得機會,寒訓學員便會接受為期數天的滑雪訓練。


課程初始,由於穿著雪屐行走不易,因此必須從基礎的「雪屐基本教練」學起,分別有向左、向右及向後轉,待雪地行走無礙後,便可進入緩坡、陡坡實施滑雪訓練。待滑雪技巧熟練後,便需背負重達數十公斤的裝備,進入武裝滑雪階段;在武裝負重的壓迫下,速度遽增,操控性大受影響,尤其滑雪訓場緊鄰懸崖,稍一不慎便可能墜下深達數十公尺的山谷,人人莫不繃緊神經,將每個環節落實,以避免意外發生。


具備多年滑雪經驗的教官官麗連上士指出,由於雪地較濕滑,會使下坡速度增加,因此初學者若動作不扎實,摔跤是常有的事;且滑雪技巧並非一蹴可幾,必須反覆練習才能操縱自如;囿於山區積雪時間有限,因此學員必須在短時間內熟練所有技巧,壓力是相當大的。在一般人印象中,滑雪是十分「輕鬆」的,只要搭乘纜車到高處,再從頂端順勢滑雪而下,既帥氣又快捷;但特戰官兵可沒這項福利,他們必須從低處以橫側走的「螃蟹步」方式,用雙腳爬上數十公尺高的陡峭山坡,一天來回數十趟是常有的事,其中甘苦非外人所知。


因此,官麗連說,高寒地訓練並非每位特戰官兵均能參與,前提必須通過基本門檻「傘訓」外,跆拳、柔道、摔角、擒拿等近戰格鬥更是缺一不可,完成基本山訓,且體能、技巧、意志力出眾者,才能接受高寒地訓練的挑戰,可見,能參與高寒地訓練的官兵,個個是精英中的精英,勇士中的勇士。


武嶺營區駐點指揮官江少校說,由於該地位處高海拔山區,具有「氣溫低、含氧量低與氣壓低」之「三低」特性,使訓練的危險性倍增,不但容易引發高山症的缺氧現象,嚴重者會抽畜、昏迷,甚至死亡;一旦受訓學員有類似的病症出現,需立即就醫,並視情形予以退訓,以確保訓練安全。


謝淑貞說:高山地區的含氧量低,只要稍走幾步路便會感到氣喘吁吁,更遑論攀岩、行軍、渡河等劇烈的運動,對於自認體能不錯的她而言,也是一個相當大的考驗,不但容易疲勞,思考的敏銳度也會大受影響,在分秒必爭的作戰任務上,是必須克服首要難題;因此,即便能夠擺脫高山症陰影,體能的耐力考驗更是最大難題。

「山、寒地特種作戰師資班」於課程尾聲時,會安排為期三天兩夜的期末測考,想定合歡山區因遽降大雪致登山客受困,山區道路無法辨識且路面結冰,人車、直升機等裝具皆無法馳援等狀況下,由受訓學員編組搜救隊,向合歡山主峰實施路上搜救。


學員在接獲命令後,須隨即完成裝備檢整,分別攜帶D型環、8字環、吊繩與睡袋等個人裝備,與滑輪、動力繩、醫療包、夜視鏡、帳篷等團體裝備及所需食材,自武嶺營區出發,每個人背負將近40公斤重的裝備,自小奇萊、成功山屋與奇萊北峰沿山徑步行,實施地形與地勢觀察。學員需以指北針、地圖等工具,辨識地形方向,抵達教官所指定之座標位置;通過後,即自奇萊北峰返回成功山屋,並在山屋附近宿營野炊,完成第一天的訓練。


讓謝淑貞最感困難的,莫過於自成功山屋,攀登到奇萊主峰路段,短短1公里的路程,要從海拔2800公尺上升至3400公尺,沿路坡度是幾近垂直的80度,在負重與高山地區低含氧量的雙重挑戰下,對個人體能與意志力均是一大考驗。此外,行走於山徑時,在寬度不超過30公分的狹窄道路上,地面盡是碎石與泥濘,在強風吹襲下,雙腳直立都有困難,遑論負重攀山。特戰官兵必須克服自然環境障礙,明知一旁就是懸崖,但仍頂著強風快步疾行,雖曾有人一度步履不穩而顛躓踣行,就在即將跌倒的瞬間,順勢抓起一旁的箭竹,穩住身軀,繼續前行。


對於不擅長負重的謝淑貞來說,這一段路漫長得似乎看不到盡頭。不同於突擊兵的靈活作戰,山寒地訓練更重視人員能否於高山地區生存,因此,所背負的裝備是突擊兵訓練時的3倍之多,即便是男性學員已覺得十分吃力,更何況是體重僅四、五十公斤的謝淑貞。謝淑貞表示,重量增加的確讓她有點吃不消,但在使命感與責任心的驅使下,她不能辜負許多長官與家人的期望,尤其是未來有更多的女性官兵參與軍中,她要證明,「男生做得到的,女生一樣可以做到,而且,做得比男生還要好!」就是這股信念,儘管登山過程她因腳抽筋而數度停滯,在捶捶自己的大腿後,又再次起身向前邁進。

謝淑貞從一位平凡的通信兵科士官,不甘於安逸及勇於挑戰自我的天性,抱定「好,還要更好;男生做得到,我也做得到,而且比男生更好」的信念主動接受突擊兵訓練,通過重重難關,順利掛上突擊兵徽章,成為我國首位女突擊兵,已是十分難得;她接續參與武嶺營區的山、寒地特種作戰師資班,克服高山地區的低溫、低含氧量考驗,面對不擅長的負重行軍,攀爬幾近垂直的陡峭山壁,成為國軍完成高寒地訓練的女性第一人,謝淑貞以她堅毅的決心與不凡抱負,已在國軍女性從軍史上,寫下一頁亮麗的篇章。


拿到「突擊兵徽章」與「山寒地特種作戰師資」雙證的謝淑貞,不斷擴大她的「從軍夢」,現在,她正朝成為「神龍小組」一員目標前進,並且抱定「做男生做得到,女生也能做得到,且比男生做得好」的信心,自我惕厲。我們相信:「謝淑貞」三個字,不久後會是女性國軍的代名詞,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