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戰史概述

崑崙關大捷

一、緒 論

  民國26年7月7日深夜,駐華日軍在河北省宛平縣盧溝橋附近舉行演習,藉口1名士兵失蹤,欲強行入城搜索,遭守城國軍吉星文團長拒絕,為此日軍砲擊宛平縣城,我軍以守土有責,奮勇抵抗,揭開我國對日八年抗戰之序幕。日本侵華由來已久,自明治維新後,仿效西法,國力漸強,於甲午一役擊敗中國,迫使清廷割讓臺灣、澎湖等地。嗣後在日俄戰爭,擊敗俄國,躍升為世界強國,推行帝國主義,侵略我國,圖霸亞洲。尤其在國民革命軍完成北伐統一全國後,日軍發動「九一八事變」,侵占東北三省,接著攻占熱河,進犯長城。時我中央考量整體國力遠不如日本,加上內部有中共叛亂,本著「攘外必先安內」之政策,對日本的軍事挑釁,不得不忍辱負重,致力加強國防軍事建設,以厚植國力。

  七七事變爆發,抗戰軍興,我國最初對日作戰方針採行「持久消耗戰略」,俾「以空間換取時間」、「積小勝為大勝」,瓦解日本欲對我國速戰速決之企圖,並粉碎其「三月亡華」的迷夢。至抗戰中期,國軍戰略從持久抵抗,轉變為攻勢防禦,持續消耗敵人戰力,迫使日軍改戰略攻勢為戰略守勢。在我孤軍對日奮戰長達4年後,民國30年12月8日,日軍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自此我國與美、英等國聯合對日本作戰,由於國軍在中國戰區牽制了百萬日軍,使盟軍在太平洋戰場反攻作戰獲得勝利,其功不可沒。然而漫長艱苦的八年對日抗戰,其戰場規模宏大,軍民傷亡及財產損失慘烈,在我國或人類歷史上均屬罕見,也是我國抵禦外侮與捍衛國家存亡最重要的一場聖戰。

  對日抗戰期間,在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的領導下,我全體軍民同胞,不分男女老少,同仇敵愾,齊心協力,精誠團結,抵禦外侮,尤其國軍在戰場上發揮視死如歸,英勇犧牲,與敵奮戰不懈之精神,最終在民國34年8月15日,迫使日本宣告無條件投降,贏得光榮的勝利。由於我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參與同盟國對抗軸心國的貢獻,使得美、英等列強對我廢除不平等條約,掙脫自鴉片戰爭百年以來,淪為歐美列強侵略,瓜分蠶食的次殖民地地位;戰後我國國際地位躍升與美、英、蘇並列為世界四強,更重要的是依據「開羅宣言」,日本必須歸還昔日占領我東北、臺灣及澎湖等領土。 為了緬懷與彰顯抗戰期間我軍民同胞的犧牲奉獻,我國與國際友邦共同對抗日本侵略,及國軍協助盟軍獲得光榮勝利之貢獻,藉由「日帝侵略奮戰護國」、「存亡絕續全面抗戰」、「同盟作戰光榮勝利」及「抗戰建國軍民同心」等4單元專題說明,期讓世人對於日本明治維新後侵略我國的過程,八年抗戰的緣起及國軍浴血抗戰經過,國軍與盟軍聯合對抗日本的戰績與貢獻,以及戰時我國在軍事、外交、經濟、社會及教育各方面建設成果等歷史,能有完整正確的認知與理解。

二、日帝侵略 奮戰護國

  清朝末年,政治腐敗,國勢衰微,屢遭歐美列強侵略,簽訂許多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而我鄰國—日本,自「明治維新」後國力漸增,遂圖以帝國主義侵略政策擴張領土,首於清光緒20(西元1894)年發動甲午戰爭,擊敗清廷;翌年,清廷被迫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割讓臺灣及澎湖。光緒30(1904)年,日本又發動日俄戰爭,擊敗俄國,取得俄國在我南滿的利益,自此將勢力伸入我東北。日本先後擊敗中國及俄國,成為世界新興列強之一。

  民國肇建後,日本軍閥鑑於我國漸臻統一,將阻礙其侵華政策,故變本加厲,謀我益急。民國16年7月,日本田中義一內閣於呈給日皇的奏摺中,提出「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國;欲征服中國,必先征服滿蒙」主張,積極展開對華侵略之野心。17年5月1日,國民革命軍克復濟南,日本為阻撓國民革命軍完成北伐大業,隨即在5月3日砲擊濟南,屠殺我無辜軍民同胞,是謂「五三慘案」。此時,蔣中正總司令為完成國家統一,不予理會日本暴力侵略,繞道繼續北伐;6月4日,奉系軍閥張作霖鑑於國民革命軍對北京、天津完成包圍,大勢已去,遂乘火車出關欲返回東北,惟日本關東軍不願意張氏重返東北,在皇姑屯將張作霖炸死;12月29日,張作霖之子張學良宣布東北易幟,通電服從南京國民政府,至此北伐告成,全國統一。

  自東北易幟全國統一後,日本唯恐中國統一富強,將阻礙其在華之利益,故不斷製造事端,作為武力侵略之藉口。民國20年7月,日本警察藉口保護在我吉林省長春縣郊外萬寶山,構築水壩的韓人,開槍濫殺我農民,造成「萬寶山事件」;又在朝鮮各地鼓動排華暴動,使韓境華人遭受殺害或被迫返國者達數千人。隨後日本關東軍假造中村震太郎大尉在興安嶺失蹤之「中村事件」,增兵南滿鐵路沿線;關東軍司令官本庄繁迭次召開會議,舉行演習,製造輿論,作為發動侵略的準備。

  民國20年9月18日夜,日本關東軍自行炸毀南滿鐵路柳條溝路段,誣指為我軍所為,襲擊瀋陽北大營,是謂「九一八事變」,緊接著攻占遼寧、吉林;我政府除與日本交涉,促其撤軍外,並訴請國際聯盟主持公道,但日本不接受調停。11月,日軍與偽軍進犯黑龍江,黑龍江省代主席馬占山率部奮勇抵抗,於嫩江鐵橋大敗敵軍,但我終因武器不敵,敵眾我寡,黑龍江仍被攻陷。21年1月3日,錦州失守,至此東北為日軍侵占。

  日本海軍繼關東軍侵占我東北後,在上海製造事端,企圖攻占我國最大經濟中心—上海。民國21年1月28日,駐滬日本海軍陸戰隊以保僑為名,發動「一二八事變」淞滬戰役,襲擊上海閘北國軍,我第19路軍以守土有責,奮勇抗敵;1月29日,我政府決定抵抗日軍侵略,透過外交籲請國際聯盟制止日軍侵華暴行;1月30日,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通電全國將士,枕戈待命,誓與暴敵相周旋;2月8日,蔣委員長派遣精銳第5軍第87師、第88師增援淞滬;3月4日,國際聯盟特別大會決議,要求中日停戰;5月5日,中日在上海簽訂淞滬停戰協定,要求日方撤軍。「一二八事變」淞滬戰役期間,國軍英勇奮戰,全國同胞亦一致聲援,上海各大學學生紛紛志願參戰,民眾自願協助構築工事,冒險運送食物茶水、救護傷兵,形成全國軍民愛國禦侮的熱潮。

  日本侵占東北三省後,進而染指內蒙及華北,於民國22年元旦,進犯山海關。1月23日,日本外務省向我國要求以長城為界,劃分中立區,遭我外交部嚴詞駁斥;同日,日軍攻擊熱河。3月4日,承德失守,熱河全境陷敵。日軍乘勝進攻長城各口,形勢危急,蔣委員長親蒞北平視察,重新調整部署,占領縱深陣地,持久抵抗,與敵激戰2個月,尤以守備喜峰口、古北口的第29路軍、第17軍最為英勇,獲得戰果輝煌。日軍遂變更作戰計畫,自山海關進攻灤東,5月14日,灤州陷敵,平津受到威脅;而長城各口因遭敵機轟炸,相繼撤守。時日軍因戰場擴大,致兵力不足,提議停戰;我軍因受赤禍牽制,整軍又未成,爰本「攘外必先安內」之政策,與日本談判,於5月31日,簽訂「塘沽停戰協定」,劃冀東22縣為非武裝區。24年11月,在日本操縱下成立「冀東防共自治委員會」;至此日本蠶食華北之陰謀完全暴露。

  民國25年春,日軍侵占察哈爾北部,扶植蒙古德王於嘉卜寺成立「蒙古軍政府」;之後日軍與偽蒙軍進犯綏遠,企圖攻取歸綏,截斷平綏路交通,遭我軍英勇抵抗,未能得逞。11月23日,日蒙聯軍分別進犯武川、固陽,遭國軍分頭痛擊,並乘勢反擊攻克敵基地百靈廟,偽軍紛紛反正,殘部退回察北6縣,是謂「百靈廟大捷」;12月9日,國軍在百靈廟再次擊敗日蒙聯軍,粉碎日本建立內蒙偽政權的企圖。另自同年9月起,日本要求我華北5省自治、中日交通「合作」,及聘用日籍顧問;我方則提出取消塘沽協定及冀東偽組織,及日軍與日機不得在華北橫行之要求;惟雙方互不接受,中日關係益加惡化。

  自民國17年,國民革命軍完成北伐統一全國,至26年7月「盧溝橋事變」全面抗日戰爭爆發期間,國民政府面對日本侵華情勢日趨嚴峻,仍致力於軍事、政治、外交、財經、教育及交通等各項國家建設,締造國家整體建設快速進步的「黃金十年」。舉凡在軍事上,陸軍方面,整編並增設特種及機械化部隊,編入中央番號的陸軍部隊計有177個師;海軍方面,籌建編練3個主力艦隊,各式艦艇約118艘;空軍方面,整編飛行部隊,統一事權,計成立9個大隊,飛機314架。在政治上,實施訓政,確立五權制度及推行地方自治。在外交上,致力廢除不平等條約,收回租界及租借地,取消領事裁判權,實施關稅自主。在財經上,整頓財政及金融,發展工商業,興修水利,改良農業,開採礦業。在教育上,興建學校,普及國民初等教育,推廣中等教育,發展高等教育。在交通上,建造鐵公路,整頓港灣河道,發展海運及航空業。總括「黃金十年」期間,政府致力國家全面建設,使國力逐漸提升,奠定日後八年對日抗戰的基礎。

三、存亡絕續 全面抗戰 民國26年7月7日深夜,日軍在宛平縣盧溝橋附近舉行演習,藉口1名士兵失蹤,強欲進入宛平縣城,守城第29軍第37師第219團團長吉星文予以拒絕,日軍即砲轟宛平縣城,我軍以守土有責,奮起抵抗,是為「七七事變」(又稱盧溝橋事變),自此抗戰軍興;次日,日軍大舉由天津向北平增兵。事變發生後,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電令冀察政務委員會委員長宋哲元,以不屈服及不擴大之方針,就地抵抗;17日,蔣委員長就「盧溝橋事變」在廬山嚴正宣示:「不得侵害中國主權與領土完整」,同時重申「和平未到絕望時期,絕不放棄和平,犧牲未到最後關頭,絕不輕言犧牲」之聲明。28日,日軍對北平展開總攻擊,我軍奮勇抵抗,悲壯慘烈;第29軍副軍長佟麟閣及第132師師長趙登禹在南苑陣亡殉職,我軍奉命向永定河右岸轉進,天津與北平先後於30日及8月4日陷敵。

  面對日本恃其優越之軍事力量,對我發動猛烈攻擊,我於民國26年8月7日召開國防會議,除決議全面抗戰外,並採行「持久消耗戰略」,俾「以空間換取時間」、「積小勝為大勝」,瓦解敵對我速戰速決之企圖。8月13日,日軍進犯上海,淞滬會戰於焉展開,蔣委員長鑑於上海係我國經濟中心,決心集注國軍精銳於該地,予以堅強抵抗,迫使日軍持續增兵至淞滬,使敵作戰重心,由華北轉移到華東;此外,我空軍於杭州筧橋上空,首創八一四大捷;海軍拆除導航標誌與布雷,構築封鎖線及沉船封鎖長江航道,協同陸軍堅守淞滬及拱衛南京,掩護物資西遷。我軍在淞滬浴血奮戰3個月,不僅激勵全國的民心士氣及抗戰意志,並澈底粉碎日本「三月亡華」之迷夢。11月5日,日軍大舉在杭州灣金山衛登陸,迂迴側擊淞滬,我高層以戰略目的已達成,自9日起,淞滬地區國軍向浙、皖、贛邊境轉進;日軍主力則沿京滬鐵路向西進犯,於12月6日,攻抵南京城外,敵我激戰數日後,南京於13日陷落;日軍進城後即展開「南京大屠殺」,燒殺淫掠,大肆殘殺我軍民,其敗壞之軍紀及野蠻殘忍暴行,引起國人憤慨及國際之譴責。

  民國26年8月21日,「中蘇互不侵犯條約」在南京簽訂,有效期間為5年,蘇聯對我提供經濟貸款及軍事援助;11月,蘇聯空軍志願隊成立,又名俄員隊,派遣空、地勤人員來華;12月,蘇聯戰鬥機與轟炸機抵華,開始協助空軍對日抗戰,主要執行迎戰日機、對敵轟炸及防衛蘭州與重慶大後方領空等任務;30年4月,蘇聯和日本簽訂「蘇日中立條約」,接著德蘇戰爭爆發,隨後蘇聯停止對我軍援,並撤離蘇聯空軍志願隊。

  民國27年2月,日軍企圖南北夾擊徐州,打通津浦鐵路,蔣委員長親臨徐州督戰,我軍採內線作戰要領,乘敵分離孤立,各個擊破;民國27年3月22日至4月6日,日軍磯谷及坂垣兩師團在台兒莊遭我軍痛殲,敵殘部向北潰逃,國軍締造抗戰以來首次的大勝利—台兒莊大捷。台兒莊大捷後,我軍利用黃河河汛,成功將徐州國軍主力向西轉移,日軍則受阻於河汛,不得不改變作戰軸線,於6月始突破長江江防,溯江西犯武漢;我陸海空軍利用廬山、大別山等山巒地障,及長江兩岸丘陵湖沼,與敵奮戰長達3個月,大小戰鬥數百次,予敵沉重打擊,達到消耗戰之目的,並使武漢民眾及物資,成功撤運至大後方;10月25日,我軍棄守武漢。

  武漢棄守後,進入抗戰第二階段,國軍主力轉進山岳地帶,占領敵後廣大地區,對日軍占領區除主動發動有限度攻勢或反擊,消耗敵戰力外,同時發動廣泛的游擊戰,「變敵人後方為前方」,迫敵侷促於點線,打擊日本對我經濟榨取、以戰養戰之陰謀;此期間我方由持久抵抗,變更為攻勢防禦。反觀日軍以掠地過廣、兵力分散,致機動力大減,又遭受我游擊隊廣泛襲擊,運輸補給日感困難,被迫改戰略攻勢為戰略守勢,遂增加對重慶、西安、蘭州等城巿的狂轟濫炸,企圖以空襲替代陸上進攻,破壞我大後方的經濟及秩序,動搖我軍民戰志。

  民國28年3月及5月,日軍先後發起南昌及隨棗會戰,敵我雙方損耗均重。9月下旬,日軍進犯湘北,我軍奮勇反擊,敵不支退却,我軍追擊,殲敵甚多,締造「第一次長沙大捷」。11月,日軍自欽州灣登陸,進犯桂南,攻陷南寧;12月初,我軍在桂南反攻,擊潰敵之援軍,於31日攻克崑崙關,殲滅日軍第5師團的1個旅團,締造抗戰史上「崑崙關大捷」光榮史頁。同年冬,我軍主動發動冬季攻勢,發揮外線地利,以廣泛多面攻擊,挫阻日軍憑藉內線交通便利,企圖對我實施局部攻勢或掃蕩我游擊隊;在冬季攻勢期間,日軍控制地區之交通線及糧倉遭我軍破壞,為鞏固江漢平原之糧食,日軍於29年5月初,以分進合擊態勢,發動棗宜會戰,是役我第33集團軍總司令張自忠督戰負傷不退,不幸殉職。

  民國30年,日軍對我發動局部攻勢,3月,發動上高會戰,企圖擴大贛北占領區,我第74軍誘敵深入,予敵慘痛之打擊。4月,蘇俄與日本簽定中立條約,減除日本兩面作戰之顧慮。5月,日軍出動7個半師團兵力,圍攻晉南中條山,我軍奮勇抵抗月餘,敵我消耗慘重。9月間,日軍第二次進犯長沙,我海軍採布雷方式阻敵,致日本海、陸兩軍無法會合,我陸軍設伏以待,誘敵深入,再由外線將其圍殲,敵傷亡慘重,無功而返,是謂「第二次長沙大捷」。12月8日,日軍偷襲美軍珍珠港基地,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為牽制我策應英軍作戰,用兵於廣九、香港,遂於12月下旬,第三次進犯長沙,犯敵遭我軍包圍、伏擊及側擊,傷亡慘重,於31年1月15日,兵敗北遁,是謂「第三次長沙大捷」。時正值日軍南侵橫掃美、英、荷等國在東南亞之殖民地,而我第三次長沙大捷,打破日本陸軍自認是世界無敵的謬誤觀念,並且向歐美列強證明,國軍是一支戰鬥力堅強且不可輕視的武力。

四、同盟作戰 光榮勝利

  民國30年12月8日,日本偷襲珍珠港,掀起太平洋戰爭,次日,我政府對日、德、義宣戰。12月23日,中、美、英3國軍事代表會議在重慶舉行,協議各反侵略國在軍事、政治、經濟等方面密切合作。31年元旦,中、美、英、蘇等26國在華盛頓發表反侵略共同宣言,表示對軸心國作戰之決心,中國成為四強之一,國際地位隨之提高。1月2日,蔣中正委員長出任盟軍中國戰區(含越南與泰國等地)最高統帥,至此中國對日抗戰,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之一環。我國雖與美、英聯盟作戰,國家戰略上收穫極大,但在軍事上遭遇之實際困難,並未減輕。蓋美、英之大戰略,乃先以全力擊敗德國,致中國戰場仍以我自身力量艱苦支撐。

  民國31年2月8日,我應英軍要求,派遣遠征軍義援英屬緬甸,抵抗日軍之侵略,時日軍氣焰凶猛,英軍一路潰敗;4月16日,英軍7,000餘人在仁安羌被日軍包圍,我新編第38師奉命赴援,孫立人師長以一團兵力擊潰10倍之敵,於19日解救英軍,使國軍揚威異域。未幾,日軍切斷我後方返國路線,入緬國軍除一部穿越野人山轉進印度外,主力退回滇西,日軍隨沿滇緬公路侵占滇西龍陵、騰衝;6月,日軍攻占緬甸全境。

  民國31年5月中旬,日軍為報復美軍杜立德率機轟炸日本本土後,飛行員降落我浙江等地獲救,遂發動浙贛會戰,企圖擊滅國軍第3戰區部隊,及破壞浙江境內機場;我軍苦戰3月有餘,軍民傷亡慘重,但也造成敵嚴重之耗損。32年,日軍企圖溯江入侵四川,發動鄂西會戰,遭我軍逐次抵抗,攻勢受挫。

  民國31年雙十國慶日,美、英為表示對我抵抗侵略之崇敬,加強同盟國間之團結,聲明放棄在華治外法權及其他有關權益;32年1月11日,中美、中英平等新約分別在華盛頓與重慶簽訂,於5月20日生效;隨後比利時、挪威、加拿大、瑞士、荷蘭等國,相繼聲明放棄在華特權,分別與我國簽訂平等互惠新約,至此不平等條約之沉痛桎梏,終走入歷史,為我國外交上之重大成就。

  民國32年2月18日,蔣中正委員長夫人宋美齡女士訪美期間,應美國參議院與眾議院之邀,出席演講;隨後在紐約、芝加哥、洛杉磯等地各大城市,對群眾發表演說,闡明我堅強不屈之精神,深得美國朝野之重視,對提升國家地位及爭取外援裨益甚大。同年11月23日,我國蔣中正委員長、美國總統羅斯福與英國首相邱吉爾3國領袖,在埃及開羅舉行會議;12月1日於重慶、華盛頓與倫敦同時公布由3國領袖簽署之宣言,明示日本竊取自我國之領土,如東北、臺灣與澎湖等地均應歸還中華民國,實為我國外交史上空前之輝煌成就。

  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前,我航空委員會美籍顧問陳納德,曾招募美國民間及美軍航空隊志願飛行員來華作戰,於民國30年8月1日在昆明成立「美國志願大隊」,因戰績彪炳,榮獲「飛虎隊」之美名。31年7月4日,美國派遣正規航空部隊來華,成立「駐華航空特遣隊」,擔負駝峰航線運輸,及攻擊與破壞在華活動日軍之任務;32年3月,美國在昆明成立第14航空隊,該航空隊成為對日抗戰中,打擊日軍重要的空中力量;10月,「中美混合團」在印度馬里爾編成,其任務為協助地面部隊對日軍之作戰及爭取制空權。中美混合團成軍後,曾轟炸日軍新竹機場,並在常德、豫中、長衡、桂柳、湘西等會戰,予敵重創。

  自緬甸轉進印度的國軍在美方軍援整訓下,戰力精實強大,民國32年10月,我駐印軍會同盟軍反攻緬北,歷經一連串艱苦的戰鬥,殲滅盤據胡康、孟拱河谷的日軍,於33年8月3日光復密支那;中美聯軍復於10月中旬,由密支那兵分兩路向敵進擊,12月15日攻克八莫,34年1月15日,殲敵於南坎。中國遠征軍為策應盟軍反攻緬北,於33年5月強渡怒江,反攻滇西,9月14日克復騰衝,11月3日再克龍陵。34年1月27日,中國駐印軍、遠征軍與美軍會師芒友,打通中印公路。

  民國32年冬,日軍為牽制盟軍反攻緬北,及截斷川、鄂、湘間的交通,進犯常德,守軍與日軍展開慘烈戰鬥,第57師官兵幾乎犧牲殆盡,常德雖一度陷敵,嗣因我軍反攻,尤其中、美空軍飛臨前線助戰,使敵蒙受慘重損失,終將敵逐出。此時日軍在太平洋戰場,節節敗退,為打通平漢、粵漢南北交通線,結束對華的戰事,自33年4月起,孤注一擲,連續發動豫中、長衡及桂柳諸會戰,其間第10軍官兵堅守衡陽長達47天,雖傷亡殆盡,亦給予敵沉重打擊,一時振奮全國民心及士氣。

  民國34年春,中國戰區我軍反攻節節勝利,美軍登陸日本硫磺島、琉球,大批美機連日猛炸東京、神戶、名古屋等地,日軍已呈現土崩瓦解之勢。面對盟軍的全面反攻,日軍雖已處戰敗邊緣,仍圖作最後掙扎,進犯豫西、鄂北及湘西,均被我軍擊退,徒勞無功;時我軍對日軍展開總反攻,將其逐出廣西,向湖南退卻。8月6日及9日,美軍分別在廣島、長崎投下原子彈,迫使日本於15日向同盟國宣布無條件投降。9月9日,我國由陸軍總司令何應欽上將代表,在南京接受日軍呈遞降書,經歷長達8年艱苦對日抗戰,最終贏得勝利。浴血抗戰期間,國軍歷經對日會戰22次,重要戰鬥1,117次,小型戰鬥3萬8,931次,官兵傷亡321餘萬人;人民死傷2,000餘萬人,至於財產損失實在無法估計。對日抗戰時間之長久,規模之宏大,為我中華民族歷史上所未有,亦為世界史上所罕見。我國能歷經4年餘之孤軍奮鬥,與4年之聯合盟軍作戰,實賴全國軍民堅持敵愾同仇,視死如歸,精誠團結,英勇奮戰與犧牲到底之決心,終於獲致光榮勝利。

五、抗戰建國 軍民同心

  盧溝橋事變引發全面抗戰後,國民政府一面全力應戰,一面配合戰時需要,積極從事各項建設,尤其致力於軍事整頓與建設。抗戰初期,國軍精銳及重要裝備,在淞滬、徐州、武漢等幾次大型會戰中消耗、損失慘重;至抗戰中期,日軍占領我沿海港口,封鎖對外交通,使國軍武器裝備獲得日益艱難;民國30年3月,美國國會通過對華「租借法案」,開始援助我國,對全面提升國軍軍事建設,助益甚鉅。 在陸軍方面,因財力受限,砲兵、戰車兵、工兵、通信兵、化學兵、運輸兵、衛生兵、鐵道兵等特種部隊之換裝與訓練,素感缺乏;迨抗戰軍興後,面對現代化的日軍,對特種部隊益感需要。民國30年12月8日,太平洋戰爭爆發,中美聯合對日本作戰,迄34年,在美國軍援與訓練下,陸軍各特種部隊已顯著增強,諸如:美援155公釐榴砲及105公釐榴砲,加強我砲兵火力;駐印軍成立7個戰車營,完成3個營接收美製戰車及裝備,其他戰車營因戰車補充無著,改配汽車,暫任中印公路運輸任務;學兵總隊2個化學兵團,換裝為美械4.2吋化學重迫擊砲團;工兵、通信兵、運輸兵、輜重兵、衛生兵等部隊亦派赴印度,接受美援換裝與訓練。隨著反攻緬甸戰事好轉,美援裝備與械彈漸增,陸軍30個軍60個師,先行換裝美式裝備,建立美械師,至34年完成換裝12個軍36個美械師,及國械裝備10個軍31個師,同時進行砲兵、裝甲兵、工兵、通信兵等部隊之部分換裝,使陸軍部隊戰力快速提升。

  在陸軍軍事教育訓練方面,中央陸軍軍官學校廣設9個分校,砲兵、騎兵、戰車兵、工兵、通信兵等兵科學校增加訓練班隊次,大量培育基層幹部,以補充戰時幹部需求,各軍事學校亦引進美式教育制度,或藉助美軍的經驗與方法,提升學員生之素質;另在桂林、昆明分設幹訓班,調訓軍官,採用美軍新式武器器材,施行美式戰時教育,或派軍官赴駐印軍各軍事學校(訓練班),研習美軍教育方法,以因應部隊換裝需要及加強戰技。

  在海軍方面,對日抗戰初期,我海軍艦艇耗損嚴重,時我國工業待興,平時造艦已十分艱難,遑論戰時。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為培育人才考量,先以「參戰見習暨造船」和「借艦參戰」等名義,選派海軍官兵赴美、英受訓。為快速取得艦艇,整建海軍,民國33年5月,我國依據「租借法案」,向美國提出「租借艦艇參戰」,獲得美方同意;海軍遴派赴美接艦軍官70名及士兵千餘人,分別於同年12月及34年1月,至美國「邁阿密海軍訓練中心」,由美方代訓。34年8月15日,日本投降,我官兵仍在美受訓;28日,美方移交我國2艘護航驅逐艦,4艘掃雷艦及2艘巡邏艦,成為戰後海軍重建之根基。

  在空軍方面,抗戰初期,我空軍妥善的作戰飛機有300餘架,歷經3年作戰損失,至民國29年底,僅存堪用飛機65架,嗣後雖曾外購俄製轟炸機及驅逐機補充,但其性能仍不及日軍飛機。30年6月,美國開始出售軍機給我國;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空軍運用「租借法案」陸續獲得美援飛機補充,實力大增,美援飛機之性能比敵機優越,日軍逐漸喪失制空權。美國協助我空軍換裝新式飛機外,亦代訓空軍空勤與地勤人員。31年2月起,甄選空軍官校學生及空軍飛行軍官赴美,由美方代訓,至34年3月,計派出1,224人。抗戰時期,我空軍藉助於美方優異的人力與物力資源,添增許多新式裝備,人員素質與戰力亦大幅提升。

  抗戰期間,我國除在軍事建設上有所成就外,依據「抗戰建國綱領」指導,在政治、外交、經濟、教育及民眾運動等方面亦有許多建樹。在政治上,設立「國民參政會」,為戰時最高民意機構,以縣為單位完成地方自治條件,健全民眾組織,調整各級政治機構,提高行政效率。在外交上,由美、英兩國率先與我廢除不平等條約,其他各國亦先後放棄在華特權,與我簽訂平等互惠新約,恢復我國在國際社會上自由與平等之地位。

  在經濟各項建設上,設立農業促進委員會,各縣巿設立農業推廣所,改良農作物,防治病蟲害,獎勵農村生產。抗戰爆發後,沿海工廠大量內遷大後方,繼續營運,新興民營工廠數量漸增,為因應戰時供應軍事用途,政府加緊西北油礦開採,並管制鎢、銻、錫、汞等國營出口礦產。在交通建設方面,除鐵、公路持續興建外,開闢西北、滇緬國際公路及中印航空線,對戰時外國援華物資之輸送,貢獻甚鉅。另為支付龐大軍費及各項開支,政府進行財政改革,實施專賣制度及發行公債,以解決財政困難。

  教育為國家百年大計,抗戰軍興後,政府一面命令淪陷區學校設法內遷,一面對後方被炸毀學校極力興復,至抗戰末期,高等及中等學校校數及學生人數,均較戰前增長,並將初等教育與民眾補習教育融合,使入學人數迅速增加。另以公費照顧來自戰區或淪陷區,就讀於後方公立中等以上學校學生的生活,並持續派遣學生出國深造。

  抗戰期間,我國民眾不分男女老幼,為保衛國家民族生存奉獻心力,舉凡動員民眾修築道路與機場,婦女組織慰勞隊慰問前線官兵或後方醫院傷兵,救濟災民或收養教育孤兒等等。此外,知識分子愛國不落人後,民國33年秋,時值抗戰最艱困時期,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以「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號召知識青年從軍報國,一時不分後方或淪陷區,各地青年學子,紛紛投筆從戎。由於全國軍民同心,致力國家各項建設,對我國持久抗戰,贏得最後光榮勝利,發揮極大助益。

六、結 語

  對日抗戰是我政府領導全國軍民,奮勇抵禦外侮的血淚史章。國軍在堅苦卓絕中,用生命和鮮血抵抗日本侵略,捍衛國家民族生存空間,恢復國家獨立主權與自由平等之地位,並與盟軍並肩作戰,協助同盟國獲得最後勝利,為促進世界和平,作出卓越的貢獻與成就。

  回顧歷史,自民國20年,日軍製造「九一八事變」啟釁,至34年日本無條件投降止,國軍奮勇抗日禦侮,整整苦戰14年之久,尤以26年7月至34年8月的八年抗戰期間,國軍對日浴血奮戰,歷經大小戰役4萬餘次,官兵傷亡321餘萬人,殉國將領268人,終於贏得光榮勝利,寫下我國禦侮戰爭史上規模最大,時間最長,犧牲最慘烈的一頁,淬鍊出國軍壯烈榮耀的抗戰徽章,奠定中華民國穩固生存發展的根基。

  抗戰爆發伊始,我國家財力短絀,科技與工業落後,軍事裝備及作戰準備未臻充分,國軍在政府領導下,採守勢作戰,誘敵深入,分散敵軍兵力,於淞滬、太原、徐州及武漢等會戰,成功粉碎日軍妄圖速戰速決,在最短時間內占領我國的企圖。尤其民國26年8月淞滬會戰一役,國軍官兵不惜犧牲,抵抗到底的堅強戰志,超乎國際預期。據何應欽將軍憶述,英國倫敦泰晤士報曾於當年10月28日報導指出:這次中日兩軍作戰,中方軍隊傷亡固然極為慘重,但10週的英勇抵抗,已使中方獲得堪稱軍事國家的榮譽;須知現在中方訓練猶未充足,武裝亦未齊備,外人認為不能支持1週的陣地,中方竟然堅守10週之久,這對該國各地將發生極大的精神影響;報導中並對我軍在淞滬戰役中展現的英勇智謀,表示最大的敬意。這篇報導不僅印證國軍英勇對日奮戰,為國家贏得國際普遍的尊敬,更是國軍在抗戰全期,秉於「我死則國生」的凜然大義,為保衛國家與人民奮鬥犧牲的最佳寫照。

  抗戰中期,國軍採持久作戰策略,培養戰力,擴大戰場,終使日軍海、陸運輸瀕於隔絕,兵力分散,補給難繼;我軍遂由持久抵抗,轉為攻勢防禦,並以刻苦奮戰的精神,因應滇緬公路遭受封鎖,國際交通中斷,致物資枯竭的艱困情勢,先後在南昌、隨棗、桂南、棗宜、豫南、上高、晉南及兩次長沙會戰中,締造光榮戰績,瓦解日軍「以戰養戰,以華制華」之陰謀。

  我國對日抗戰成為二次世界大戰的一環後,國軍軍事整備亦逐漸完成,遂開始反攻並策應盟軍作戰,節節痛擊日軍,締造第三次長沙大捷,遠征印緬解救英軍,更在贏得豫西鄂北、湘西會戰後,發動桂柳反攻,一舉收復失地5萬餘平方公里;復將日軍精銳主力牽制於亞洲戰場,為盟軍在戰場奠定致勝的利基。繼之美軍在廣島、長崎投下原子彈,迫使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結束我國慘烈的抗戰史頁,獲得光榮的勝利。在此期間,我不僅廢除百年以來的不平等條約,成為世界四強之一,率先各國簽署聯合國憲章,並且收復東北及臺灣、澎湖等失土。

  撫今追昔,國軍官兵唯有記取這段歷史經驗與教訓,傳承並發揚先烈前賢犧牲奮鬥報國志節,堅守崗位,戮力戰訓,方能成為捍衛國家永續生存發展,以及維護百姓安全福祉的最堅強力量。

附錄-對日抗戰大事紀要

清代 ● 光緒20年6月23日(西元1894年7月25日),中日甲午戰爭爆發。

● 光緒20年10月27日(西元1894年11月24日),國父孫中山先生在美屬夏威夷檀香山成立興中會。

● 光緒21年3月23日(西元1895年4月17日),清廷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將臺灣、澎湖割讓給日本。

● 光緒21年5月2日(西元1895年5月25日),臺灣民主國成立。

● 光緒21年5月6日(西元1895年5月29日),日軍自三貂角附近澳底登陸臺 灣。

● 光緒21年5月25日(西元1895年6月17日),臺灣總督府舉行「始政典禮」,日本開始統治臺灣。

● 光緒21年9月3日(西元1895年10月20日),日軍攻陷臺南,臺灣民主國宣告瓦解。

● 光緒21年10月2日(西元1895年11月18日),臺灣總督府宣告「全島悉予平定」。

● 光緒33年10月10日(西元1907年11月15日),「北埔事件」,抗日志士攻入新竹日警北埔支廳。

民國

● 3年3月3日,抗日志士羅福星遭絞刑赴義。

● 4年8月2日,「噍吧哖事件」(又稱西來庵事件),抗日志士攻入臺南廳噍吧哖支廳日警南庄警察派出所。

● 17年5月1日,國民革命軍克復濟南。

● 17年5月3日,日軍砲擊濟南,製造「五三慘案」。

● 17年12月29日,張學良通電服從南京國民政府,東北易幟,全國統一。

● 19年10月27日,「霧社事件」,南投霧社地區賽德克族原住民,攻擊霧社公學校日人及日警派出所、官廳等處。

● 20年9月18日,日本關東軍發動「九一八事變」。

● 21年1月3日,日本關東軍進占錦州,東北三省陷落。

● 21年1月28日,日本海軍侵襲上海,發動「一二八事變」淞滬戰役。 ● 21年3月9日,日本關東軍扶持溥儀在長春成立「滿洲國」。

● 21年5月5日,中日雙方在上海簽訂「淞滬停戰協定」。 ● 22年1月3日,日本關東軍攻占山海關。

● 22年3月4日,日本關東軍攻占熱河。 ● 22年5月31日,中日簽訂「塘沽停戰協定」。

● 26年7月7日,「七七事變」爆發,我展開全面對日抗戰。

● 26年7月17日,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對盧溝橋事件發表嚴正聲明,宣示我國抗戰到底,贏得最後勝利之決心。

● 26年8月11日,我海軍在江陰實施江道封鎖。

● 26年8月13日,日本海軍進犯上海,淞滬會戰爆發。 ● 26年8月14日,我空軍痛擊日機,首創「八一四空戰」大捷。

● 26年8月21日,中蘇兩國簽訂「中蘇互不侵犯條約」。 ● 26年9月中旬,太原會戰展開。

● 26年10月13日,國軍忻口大捷。

● 26年11月5日,日軍在杭州灣金山衛登陸。 ● 26年11月,太原會戰結束。

● 26年12月13日,日軍攻陷南京,肆意殘殺我軍民同胞達30萬人,是謂「南京大屠殺」。

● 27年2月上旬,徐州會戰展開。

● 27年3月29日,中國國民黨在武昌召開臨時全國代表大會,制定「抗戰建國綱領」。

● 27年4月6日,國軍締創台兒莊大捷。

● 27年5月,徐州會戰結束。

● 27年6月上旬,武漢會戰開始。

● 27年6月21日,我海軍在湖北馬當要塞與日海軍激戰。 ● 27年10月下旬,武漢會戰結束。

● 28年3月中旬,南昌會戰開始。

● 28年5月上旬,隨棗會戰開始。

● 28年5月中旬,南昌會戰結束。

● 28年5月下旬,隨棗會戰結束。

● 28年9月中旬,第一次長沙會戰開始。

● 28年10月中旬,第一次長沙會戰結束,國軍大捷。

● 28年11月中旬,桂南會戰開始。

● 28年12月,國軍反攻桂南。

● 28年12月31日,桂南會戰期間,國軍締造崑崙關大捷。

● 29年5月上旬,棗宜會戰開始。

● 29年7月上旬,棗宜會戰結束。

● 30年1月下旬,豫南會戰開始。

● 30年2月10日,「臺灣革命同盟會」在重慶成立。 ● 30年2月中旬,豫南會戰結束。

● 30年3月中旬,上高會戰開始。

● 30年4月上旬,上高會戰結束。

● 30年5月上旬,晉南會戰開始。

● 30年6月5日,日機夜襲重慶市,校場口大隧道發生窒息慘案。

● 30年6月中旬,晉南會戰結束。

● 30年8月1日,陳納德召募美國飛行員來華,成立美國志願大隊(飛虎隊)。

● 30年9月中旬,第二次長沙會戰開始。

● 30年10月上旬,國軍擊退日軍,締造第二次長沙大捷。

● 30年12月8日,日軍偷襲珍珠港,掀起太平洋戰爭。

● 30年12月9日,中華民國對日、德、義正式宣戰。 ● 30年12月下旬,第三次長沙會戰開始。

● 31年1月中旬,湘北日軍總潰退,國軍締造第三次長沙大捷。

● 31年4月18日,美軍杜立德率領盟國空軍轟炸日本本土。

● 31年4月19日,我遠征軍於仁安羌救出英軍7,000餘人。 ● 31年5月中旬,浙贛會戰開始。

● 31年9月上旬,浙贛會戰結束。

● 31年10月10日,美、英盟邦同時聲明廢除在華治外法權。

● 32年1月11日,我與美、英分別簽訂平等新約,廢除不平等條約。

● 32年5月上旬,鄂西會戰開始。

● 32年6月下旬,鄂西會戰結束。

● 32年10月1日,中美混合團成立。

● 32年10月24日,我駐印軍以先遣部隊進入緬北,開始緬北反攻作戰。

● 32年12月,日軍發動常德會戰。

● 32年11月23日,中、美、英3國領袖,蔣中正、羅斯福與邱吉爾舉行「開羅會議」。

● 32年12月1日,中、美、英3國聯合發表「開羅宣言」,宣布日本應將東北、臺灣與澎湖歸還中華民國。

● 33年1月上旬,常德會戰結束。

● 33年4月中旬,豫中會戰開始。

● 33年5月下旬,長衡會戰開始。

● 33年6月中旬,豫中會戰結束。

● 33年8月3日,中、美聯軍攻克緬北重鎮密支那。

● 33年8月上旬,長衡會戰結束。

● 33年9月上旬,桂柳會戰開始。

● 33年11月3日,中國遠征軍攻克龍陵。

● 33年12月下旬,桂柳會戰結束。

● 34年1月27日,中國遠征軍、駐印軍與盟軍會師於芒友,打通中印公路。

● 34年1月28日,滇緬路通車後,美首批裝備運輸車輛進入國境畹町。 ● 34年3月下旬,豫西鄂北會戰開始。

● 34年4月上旬,湘西會戰開始。

● 34年6月上旬,湘西會戰結束。

● 34年7月中旬,豫西鄂北會戰結束。

● 34年7月26日,中、美、英3國領袖聯合發表「波茨坦宣言」,促日本無條件投降。

● 34年8月6日,美國在日本廣島投下第1枚原子彈。 ● 34年8月9日,美國在日本長崎投下第2枚原子彈。

● 34年8月10日,日本宣布願意接受波茨坦宣言,無條件投降。

● 34年8月15日,中、美、英、蘇正式宣布接受日本投降。

● 34年9月2日,盟軍受降典禮在東京灣美艦密蘇里號舉行,由軍令部部長徐永昌上將代表中華民國接受日本投降。

● 34年9月9日,中國戰區陸軍總司令何應欽上將代表最高統帥,在南京中央陸軍軍官學校大禮堂接受日本投降。

● 34年10月25日,中國戰區臺灣省受降典禮在臺北公會堂(今中山堂)舉行,臺灣光復。

資料來源:《從戰爭到和平:抗戰勝利暨臺灣光復七十週年紀念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