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守護信念 幫父親把直升機修好

20161230184331300

堅持守護信念 幫父親把直升機修好

我出生於軍人世家,爺爺是空軍機工長,父親是海軍飛行員,我目前於海軍修護補給隊,擔任空勤檢驗士。父親是民國六十七年陸航畢業,先後擔任塔臺長、機務長、飛行種子教官、國外試飛測試飛行員、二級艦艦長、一級艦艦長、直升機隊大隊長及副指揮官。最讓我佩服的是,在三軍之中能夠擔任飛行員、二級艦艦長、一級艦艦長的人,父親應該是我國第一人,難怪父親曾經接受總統褒揚。另外有一件讓我決定從軍的關鍵,是民國七十九年一月,父親的直升機尾旋翼脫離而墜海,幸好幸運獲救;不過為避免家人擔心,父親一直隻字未提,直到多年之後,母親經由父親退伍同僚的眷屬輾轉得知。當下我就立誓,一定要「幫父親把直升機修好」,不要讓類似事件再發生。

  民國八十六年,我順利考取指職士官班第三期,新訓中心的作息一度讓我無法適應,好幾次打電話回家訴苦想要放棄,當時母親只對我說了一句話:「加油!你只要能忍受一個星期,就可以堅持下去了!」咬牙苦撐了一個星期,漸漸地就真的習慣,一直到結訓時,父親才穿著軍服來看我。頓時我了解到父親的苦心,他讓我能夠和一般人一樣,嚴格地接受入伍訓練,獨立自主面對軍旅生涯的挑戰。

  剛下部隊時,面對直升機修護共計分為飛修、發修、軍械、儀電、配修及補給六個科別,有點不知所措。於是我便請教父親,他仔細地分析各個科別的工作內容及未來發展,最後我決定挑戰直升機心臟的發動機修護,透過班長及學長們的細心教導,我也非常努力學習飛機修護專業知識,在能力不斷提升後,也順利晉升上士。

  走過漫長的學習之路,當能獨立執行基本修護任務時才發現,原來我們單位並不是我所想的單純路岸單位,因為飛機要進駐軍艦出海執行任務,修護人員也要隨著飛機分遣駐艦執行緊急修護。囿於當時人力短缺,所以必須頻繁地出海執行駐艦及臨時演訓任務,每次出海都是吐到臉色蒼白、全身癱軟的我,愈來愈想逃離這種永無止境的循環,終於鼓起勇氣,向父親表達想要退伍的意念。父親不但沒有因自己兒子的逃避而訓斥,反而尊重我想要出去闖闖的衝動。退伍後,毅然決定先行就讀文藻外語學院日文系,期間,我多次利用寒暑假前往日本打工,畢業前夕思考要留在日本還是回國工作?身為獨子的我,想著家中的父母,以及入伍時想要「幫父親把直升機修好」的初衷,重新燃起我對飛機修護的鬥志,於是我決定再入營,雖然父親早已卸下戎裝不再飛行,但「幫父親把直升機修好」,守護飛行員的安全,讓飛行員的眷屬不再擔心害怕的信念深植我心。

  退伍多年後再入營,很幸運還能夠回到當初退伍的單位,發現部隊的環境和退伍前真的差很多,在管理上多了人性化的溝通管道;另外,單位的編制在整併後比以前健全,過往最害怕的分遣駐艦,頻率也降到以往的三分之一。尤其離開部隊這幾年的歷練,讓我更有勇氣面對出海時的狂風巨浪,也終於克服暈船的惡夢,幾年後,我也順利地晉升士官長。

  一路走來,雖然能和父親在同一個部隊服役而開心,但也因為如此,注定要承受別人用放大鏡的檢視。我將這些關注的目光都轉化為成長的動力,相信總有一天,我的努力與付出,都會一步一腳印,在軍旅生涯中留下印記。回想報考軍校「幫父親把直升機修好」的初衷,以及再入營的鬥志,現在,我要繼續堅持「幫父親把直升機修好」的信念。

作者為海軍修護補給隊空勤檢驗士官長

文.圖/潘逸凡 本文摘自奮鬥月刊(期數:7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