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第50屆文藝金像獎文字類短片劇本項優選 題目:換手  作者:楊宣哲

50屆國畫銀像獎_出神_張 睿

50屆國畫銀像獎_出神_張 睿

換手

楊宣哲 二兵陸軍馬防部通資連

一、節目名稱:「換手」

二、節目時間:約40─45分鐘(短片/微電影)

三、劇情大綱:因為父親的緣故,志揚從小憧憬成為一名消防員,但父親不希望志揚從事這種高危險工作。大學畢業後,

志揚選擇加入戰鬥工兵的行列,希望可以藉此更靠近父親一些。沒想到在部隊約莫半年的生活,只有一成不變的掃地、站哨、出操,讓志揚感到沮喪。在一次和學長的衝突當中,志揚醒悟自己只是習慣逃避,而不是真正的面對問題。同時在當天深夜,志揚的家鄉發生了強烈地震需要部隊支援救災。面對天災,志揚終於了解養兵千日用在一時的道理,同時也真誠的面對父子之間的情感。

四、人物介紹:

簡志揚:志願役一兵。志揚從小就嚮往和父親一樣成為一名消防員,但父親卻阻止志揚考消防員這高風險的工作。志揚於

是在新訓結束之後,決定加入志願士兵,並選擇戰鬥工兵這份與父親的背影較為接近的單位。

龔家敏:志願役一兵。志揚的學妹,家裡是頗具規模的工程營造商。為了想要向父親證明自己有能力可以繼承家業,因此

志願加入戰鬥工兵。

張旭淳:入伍不到半年的二兵。身材微胖,性格有點天兵,平常是大家的開心果。

王慕天:上等兵。個性嚴肅認真,看不慣散漫的態度,碰到擺爛的兵總是會出言教訓。

張乙紘:上士班長,私底下很照顧弟兄,但在操課時非常嚴厲。

士官長:一等士官長,第一批支援救災的帶隊官。

排長:中尉排長,當週值星官。

連長:少校連長。

爸爸:志揚爸爸,個性嚴肅寡言,擔任高雄某消防隊分隊長。不希望志揚和自己一樣走上消防的路,在志揚大學畢業後便

積極安排他出國留學。

姊姊:志揚姊姊,長志揚七歲。從英國留學回來,在某外商公司任經理職。從小就與志揚很親近,志揚有任何煩惱都會與

她相談,任何事志揚都瞞不過姊姊。

家敏弟:家敏的弟弟。個性外柔內剛,會為了追求自己的夢想而不惜放棄一切。

家敏父:某營造商董事長,非常疼愛家敏。但因為個性較為保守,因此仍舊希望兒子繼承家業。因自己執意要兒子繼承事

業,導致家敏和弟弟雙雙離家而感到後悔自責。

鄭帆婷:8歲的小女孩,被志揚等人救出的生還者。

工程師:來災區現場支援的結構工程師。

五、劇本內文:

*******************************************************

S1 景:安官桌

清晨

△天色微亮,隱約能看見一人在紮裝一人在旁戒備,鏡頭以手持方式拍攝,營造緊張的運動感。

班長:紮裝動作快!

△一人紮裝完畢之後立正站好。

志揚:好!

班長:跑步走!一、二、一、二、一、二、一、二...

△黑畫面,配上志揚的口白。

志揚:(OS)這是我生存世界。

*******************************************************

S2 景:幻想中的戰場

白天 

△畫面跳轉為志揚眼睛特寫,臉上有些許髒污和血跡,伴隨沉重的呼吸聲。

志揚:(OS)一個殘酷的世界。

△鏡頭開始向後拉,慢慢看見志揚的臉、全身。志揚穿著數位迷彩及全副武裝,手持T91 步槍。背景遠景有部隊在交戰,

四處是斷垣殘壁和爆破火焰。

志揚:(OS)我的武器永遠忠誠。 

△鏡頭跳切一段志揚衝鋒的特寫。

志揚:(OS)只要扣下扳機。

△鏡頭帶到志揚正面舉槍對敵人開槍,志揚持續跑動。

志揚:(OS)就會有敵人應聲倒地。

△鏡頭切換至志揚背後,志揚向前方移動同時向左右兩側開火。

△鏡頭切換至志揚正面,志揚發現子彈用盡。

志揚: Reload !

△在志揚更換彈匣的同時,有幾名敵軍向志揚開火射擊,志揚迅速掩蔽,換好彈匣後送上槍機,以全自動射擊擊中敵人。

△低角度鏡頭,志揚蹲伏在掩體後方準備再次更換彈匣,但發現自己彈藥用盡,志揚將空彈匣往地上摔。

△志揚為T91 步槍裝上刺刀,閉眼做了幾次深呼吸。睜開眼睛,翻越掩體向前方發起衝鋒。

志揚:殺!

△數名敵軍包圍志揚,與志揚展開肉搏戰。

△志揚被撂倒在地,鏡頭跳切回志揚眼睛特寫。

△鏡頭切至第一人稱視點,數名敵人包圍著志揚,以居高臨下的姿態嘲諷、毆打志揚。一名敵軍從鏡頭外進入,並以槍托

重擊鏡頭(志揚)

△一聲重物擊打聲,黑畫面。

班長:起床啦,還在做白日夢啊!

**************************************************

S3

景:哨所

早上 

△鏡頭回到哨所,正安官帶人來換武裝副哨,正哨開始警戒。志揚身體微彎,摸著自己被打歪的鋼盔並將它扶正戴好。

志揚:班長你幹嘛啊…

班長:換哨啦!

△黑畫面,影片標題出。

班長:衛哨交接!

志揚&副哨:衛哨交接!

班長:裝備交接!

志揚&副哨:裝備交接!

班長:槍枝交接!

志揚&副哨:槍枝交接!

△影片標題結束,鏡頭回到哨所,志揚與副哨正在執行衛哨交接。

班長:衛哨交接!

志揚&副哨:衛哨交接!

△志揚與副哨交換位置。

班長:敬禮!

△志揚與副哨相互敬禮。

班長:禮畢!

△志揚和副哨擊掌。

志揚:換手。

△班長帶著志揚離開哨所,鏡頭慢慢拉高,帶到集合場上官兵們正在忙碌的狀態。

**************************************************

S4

景:安官桌

早上

△志揚和班長回到安官桌,志揚開始卸裝。

班長:簡志揚,你剛剛到底在飄什麼?都已經升一兵了,是很想要在天上飛是不是?

志揚:班長我沒有在飄,我是在想事情…  

班長:想什麼?又在想那些有的沒的。我跟你講你就是電動打太多才會幻想那些戰爭啊、槍林彈雨什麼的。想當英雄啊,

你還太嫩啦!

志揚:欸班長,話不是這樣說啊,當兵不打仗,那跟米蟲有什麼兩樣?

班長:你少在那邊把我拖下水,我不是米蟲!

△班長拍拍志揚的肩膀,靠近他,然後用一種極度鄙夷的表情看著志揚。

班長:你也不是,你更爛,你是菜蟲。

志揚:什麼我是菜蟲?

班長:啊,好重的菜味,好菜好菜…

△志揚與班長兩人打鬧了一下,安官桌電話響。

班長:欸欸欸,好了不要鬧了,趕快下去卸裝。

△志揚和班長道別後離開安官桌,鏡頭

停在志揚離開的背影上。

**************************************************

S5

景:寢室

上午

△志揚回到寢室,走到自己的床位,卸下頭盔及S腰帶並將它們放在內務櫃上方。

△志揚打開內務櫃,內務櫃裡貼著幾張志揚參加生存遊戲的照片,還有一張父親抱著小志揚的照片。志揚隨手拿起一張生

存遊戲的照片看。

△畫面閃入幾個志揚在打生存遊戲的回憶定格畫面。對話聲、腳步聲、射擊聲不斷交錯。

志揚:GO GO GO!

志揚:有人從後面來了!

志揚:左邊四個,左邊四個!

志揚:噢噢噢!陣亡陣亡!欸都陣亡了還打!

△志揚看著照片會心一笑,用手指彈了彈照片後隨手將照片往內務櫃裡丟。

△志揚看見和父親的合照,用手指輕碰照片,腦中響起過去的聲音。

志揚(幼時):我長大也要跟爸爸一樣做一個消防員!

志揚(青年):為什麼你就可以我就不行?

△鏡頭特寫志揚的表情,志揚閉上眼睛試圖平息情緒。

志揚(青年):我不想要照你的安排走,我要自己決定!

△鏡頭從內務櫃向外拍攝志揚,志揚關上內務櫃,黑畫面。

***********************************************

S6

景:停車場

上午

△刷車聲和家敏哼歌聲淡入,鏡頭回到停車場,志揚與家敏、旭淳在刷悍馬車。

△家敏持續邊哼邊刷,旭淳和志揚在一旁看著家敏開心的刷車,旭淳感到不可思議。

旭淳:學姊妳這麼喜歡悍馬車啊?

家敏:對啊。

旭淳:那學姐除了悍馬車以外還喜歡什麼車子?法拉利還是藍寶堅尼?

家敏:我喜歡兩棲登陸艇、雲豹甲車、大鋼牙、掃雷車和坦克車…

△家敏愈講愈興奮,旭淳愈聽愈不可思議。旭淳用手肘碰了志揚一下,刻意壓低聲音向志揚說話。

旭淳:學長,我從來沒遇過這麼奇怪的女生耶…

△志揚將手搭在旭淳肩上,露出神秘的笑容。

志揚:學弟,你踩到地雷了,好自為之吧。

△家敏停下手中工作,一邊冷笑一邊拿刷子朝旭淳逼近。

家敏:哼哼哼哼……

旭淳:學姊…你要幹嘛?

△旭淳開始不由自主的往後退,用顫抖的手舉起刷子試圖抵抗,志揚從背後擋著旭淳不讓他跑掉,家敏俐落地將旭淳手中

的刷子打掉之後,把刷子架在旭淳脖子上。

家敏:喜歡悍馬車和怪手的女生很奇怪嗎?嗯?還是你認為女生就應該打扮得漂漂亮亮做一個家庭主婦,乖乖待在家裡相

夫教子嗎?嗯?

旭淳:學姐我…我沒有這個意思...

家敏:那你是什麼意思?

△家敏把刷子抵得更緊。

旭淳:學姊對不起…不要!

△志揚邊笑邊伸手將架在旭淳脖子上的刷子撥開。

志揚:好了家敏,不要鬧他了啦。學弟你不知道,她是一個瘋狂的軍事狂熱份子。

家敏:我才不是!我對那些槍啊、砲啊沒興趣好嗎?我喜歡的是這些大型車輛機具,跟學長你不一樣。

△志揚故意學家敏的樣子說話。

志揚:對…我們臭男生就只喜歡這些槍啊砲啊打打殺殺的最討厭了。

△家敏給志揚一個白眼並舉起刷子,志揚連忙揮手賠罪。

旭淳:可是學姊,妳喜歡這些東西總會有個原因吧?

△家敏撿起地上的刷子,把兩根刷子當成怪手操縱桿。

家敏:我家是做工程的,從小我爸爸就會把我抱進怪手的駕駛艙讓我坐在他腿上,然後開怪手給我看,有時候他還會讓

我操作。所以,我從小就對這些大傢伙很有感情。而且除了喜歡之外,我還想要駕馭他們!

旭淳:學姊你會開怪手?

家敏:不只怪手。堆高機、推土機、砂石車我統統會開。

△旭淳對家敏做一個誇張的敬禮動作。

旭淳:敬禮!

△家敏驕傲的對旭淳點點頭,將兩根刷子俐落的丟進一旁的水桶內。

志揚:欸家敏,我一直很好奇,妳這種人才在外面隨便都可以找到好工作,來當兵幹嘛?

△家敏走過志揚和旭淳背對著兩人,雙手向外伸展深深吸了一口氣。

家敏:因為一個約定。

△旭淳看向志揚,志揚對旭淳聳聳肩。

家敏:我有個弟弟,他的願望是到偏鄉做小學老師,但我爸爸卻希望他繼承家業。

*******************************************************************

S7

景:辦公室

黃昏

△鏡頭切換至回憶畫面,家敏弟弟神情憤怒又堅毅地坐在辦公室沙發上,家敏站在辦公桌前和父親爭吵。

家敏:弟弟的夢想就是當個老師好好教育孩子,為什麼你就是不能夠理解?

家敏父:他是長男,子承父業本來就天經地義!

家敏:長男長男長男,為什麼你要一直忽略我?就因為我是女生嗎?

家敏父:就因為妳是女生!我就希望妳漂漂亮亮的嫁個好人家。我希望妳幸福!

家敏:這不是我要的幸福!

△家敏雙手撐著辦公桌大喊,努力讓自己的身體不要發抖,讓眼淚不要流下來。

△家敏弟弟起身從背後扶住家敏的肩膀。

家敏弟:爸,今天你不只扼殺我的夢想,你也扼殺了姊姊的夢想。

△家敏弟鬆開扶住家敏肩膀的手,並且向後退了兩步。

家敏弟:待在這裡會讓我無法呼吸,我走了。

△家敏弟弟轉身離開辦公室,家敏追到門口試著喚回弟弟。

家敏:弟你要去哪裡?弟你回來!

家敏父:讓他走!

△家敏回頭忿忿的看著家敏父親。

家敏:爸,我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被你抱在大腿上的小女孩了。等到弟弟完成他夢想的那天,我會回來證明給你看,就算

我是女生,我也不會輸給任何一個人!

△家敏轉身離開辦公室,只剩家敏父親一人站在辦公桌後。鏡頭以高角度拍攝空蕩的辦公室及站立的家敏父親。

*****************************************************************

S8

景:停車場

上午

△場景回到現實,鏡頭特寫家敏的側臉。家敏舒了一口氣來調整自己的情緒。

家敏:然後我就跑來當兵了,就是這樣。

△志揚摸了摸頭,然後嘆了一口氣。

△旭淳被家敏的故事感動得痛哭流涕。

△志揚發現一旁旭淳在啜泣,轉身拍拍旭淳的頭。

志揚:你在哭什麼啊?

旭淳:學長我太感動了嘛!想到學姊她自己一個人這麼努力,還這麼為弟弟著想,真的是太厲害了…

△家敏笑著回身走向志揚和旭淳兩人,用力拍了旭淳的背,旭淳忍不住叫了一聲。

家敏:欸,你太誇張了啦!男子漢大丈夫,堅強一點好嗎?

△旭淳停止哭泣,用手把臉上的眼淚抹掉。

家敏:學長,那你咧?

志揚:我什麼?

家敏:你為什麼要來當兵啊?

△志揚歪頭想了一下,做了一個奇怪的表情。

志揚:其實……也跟你差不多吧。

家敏:什麼叫差不多,學長你不要想混過去喔!

志揚:唉唷就差不多嘛。張旭淳換你說了,為什麼想要來當兵?

旭淳:我嗎?因為我要結婚啊。

△志揚和家敏被旭淳這句話嚇了一跳,兩人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志揚&家敏:你要結婚?

旭淳:對啊。

志揚:學弟你幾歲?

旭淳:我二十二啊。

家敏:那你未婚妻幾歲?

志揚:你們交往多久了?

旭淳:不是我未婚妻啦。

志揚:好,抱歉,你女朋友幾歲?

旭淳:也不是女朋友啦。

家敏:那你說你要結婚?

旭淳:是我從小到大的青梅竹馬啦。

家敏:青梅竹馬!

志揚:欸那她長怎樣?看一下看一下。

△旭淳緩緩舉起他的雙手,似笑非笑的看著志揚和家敏。

旭淳:你們現在不就看到了嗎。

△志揚和家敏互看了一眼後,鏡頭切為水桶特寫,志揚和家敏從水桶內抽出一根刷子。

旭淳:學長你們要幹嘛?學姊?

△志揚把旭淳絆倒,志揚和家敏拿著刷子不斷攻擊旭淳,旭淳在畫面外傳出慘叫的聲音。

志揚:想要結婚是不是!

家敏:青梅竹馬是不是!

旭淳:救命啊!

志揚:只有左手跟右手。

家敏:還敢叫那麼大聲!

旭淳:殺人哪!

志揚:欺騙學長!

家敏:低級!噁心!下流!

△三人打鬧聲漸漸淡出,最後由一聲旭淳的大喊轉接到下一個操課場景。

***************************************************

S9

景:操課場地

下午

△接續上一景,打鬧的大喊聲,轉為操課時的喊聲。連集合場上士兵們正在操課,士兵們以六人為一組站好,等待班長

下口令。

班長:注意,取抬棍。

△士兵們拿取地上的抬棍後,移動至橋材旁就定位。

班長:結構。

△士兵將抬棍與橋材結合。

士兵:好!

班長:抬起預備。

士兵:抬起預備!

班長:抬起。

△士兵們抬起橋材時一起發出喊聲。

班長:部隊前進。

△士兵們開始將橋材往目的地搬運,各組由右後方的士兵下達一、二、一、二的口令,其餘人跟著複誦。

班長:每個人確實抬好,把重量平均分擔。如果你的鄰兵不行了就多幫他分擔一點,要是他垮了你們整組就垮了!

△鏡頭特寫旭淳抬著橋材痛苦的表情,旭淳撇頭對志揚說話。

旭淳:(小聲)學長…我快撐不住了…

志揚:加油,再撐一下,馬上就到了!

慕天:不要講話!

班長:簡志揚、王慕天!答數就答數講什麼話?

△班長吹哨示意所有人暫停動作。

班長:所有人動作暫停。

△所有人聽到口令後將橋材放下。

班長:很愛講是不是?很厲害嘛!你們兩個,伏地挺身姿勢預備!

△慕天聽見班長的指令後瞪了志揚一眼,兩人趴下成伏地挺身預備姿勢。

班長:伏地挺身20下,一下二上。預備!

△班長下達口令,每個下上中間停留時間大約10秒。鏡頭特寫兩人的正面。20個伏地挺身之後,班長再次下達口令。

班長:起立!聽口令,抬起。

△士兵們喊聲後將橋材抬起。

班長:前進。

△所有人繼續將橋材搬運至目的地,鏡頭隨著慕天和志揚兩人移動並特寫兩人的表情。

班長:各組到達定位自行放下。

△所有人將橋材放至定位,立正站好。班長看了看手錶。

班長:現在時間1515。待會稍息之後,所有人下課休息15分鐘,於1530 時此地集合,準備架橋。王慕天和簡志揚不用

架橋,你們兩個實施基本教練直到撤收完畢。稍息!

△士兵們離開集合場,只剩慕天跟志揚兩人留在原地立正站著。

△此段影像使用縮時攝影,鏡頭正對慕天和志揚。其他士兵身影來回交錯,下課、上課、架橋、撤收。影片隨著天色變暗跟著慢慢淡出。

*********************************************************************************

S10

景:餐廳

黃昏

△操課結束後,志揚與慕天拖著疲憊的身體來到餐廳。家敏和旭淳已經換好運動服開始用餐,志揚無精打采拿著餐盤加入兩人。

△旭淳自顧自的大口吃飯,家敏注意到志揚的狀態有些不對勁。

家敏:學長你還好嗎?

志揚:還好,只是沒什麼胃口而已。

旭淳:學長你不吃的話我就把你的主菜吃掉喔。

△沒等志揚同意,旭淳就直接把志揚餐盤中的主菜挾走。

△家敏瞪了旭淳一眼。志揚一個深呼吸之後,起身離開餐廳。

志揚:統統拿去吧。

△旭淳一臉茫然地看著家敏,家敏追出餐廳把志揚攔住。

家敏:學長你怎麼了?是因為下午操課的事情嗎?

志揚:我沒事。

家敏:你看起來明明就很有事。(停頓)

有事情就要說出來不要悶在心裡,這樣會悶壞的。

志揚:(嘆氣)家敏我現在很累,而且我…

△旭淳邊擦嘴巴邊跑出餐廳,加入兩人對話。

旭淳:學長學長,而且你什麼?

△志揚翻了一個超大的白眼,接著轉向旭淳一把搭住旭淳的肩膀大力搖晃。

志揚:而且我現在非常不爽啊!

△志揚把旭淳推向牆壁,雙手快速的出拳,輕輕的攻擊旭淳的肚子。

旭淳:學長我錯了我對不起你啊!

△志揚打了旭淳一段時間後,家敏制止兩人。

家敏:好了啦!

△志揚停下動作,將自己的衣服稍作整理。

旭淳:學長對不起啦。

家敏:學長你氣消了沒?還沒的話這個胖子再多給你打兩分鐘。

旭淳:欸學姊,不是這樣的吧!

△志揚被兩人逗笑,伸手掐住旭淳的肚子上下抖動。

志揚:我沒有生你的氣!

家敏:還是跟慕天學長有關?

△志揚鬆開手,又偷打了旭淳肚子一下。

志揚:也不完全是…

家敏:那到底是怎麼了嘛?

△志揚吐了一口氣,想了一下,決定開口。

志揚:反正就是…(嘆氣)你還記得上

午洗車的時候你問我為什麼要來當兵嗎?

△家敏和旭淳點頭。

志揚:其實啊…我從小就希望可以跟我爸一樣成為一個消防員,但我爸只要一聽到這件事情他就會生氣。他不准我去考,

然後安排我退伍之後去國外念書。所以我…也算是賭氣吧,在新訓的時候就說服我媽讓我簽進戰鬥工兵,想說可以鍛鍊一

下自己、學一些專長什麼的,也可以離他的背影近一點。可是你看現在,什麼都不能做。只有掃不完的地、站不完的哨還有做不完的操!每天做這些又累又沒意義的事我真的覺得快爆炸了,你知道嗎?

△慕天從餐廳走出來,聽到志揚的抱怨,忍不住上前推了志揚一把。

慕天:簡志揚!你說那什麼話!

△志揚踉蹌了一下,隨即回身站好。

志揚:你幹嘛啊!

慕天:你有時間在這邊抱怨,你自己份內的事情做好了嗎?學長跟你講話不會站好啊?

△志揚不甘心的立正站好。

慕天:抬橋材的時候學弟撐不住你就多出點力講什麼話?就只會出一張嘴,操舟很熟嗎?佈雷會佈嗎?探測器會組裝嗎?

志揚:報告學長,都會。

慕天:很了不起嗎?

志揚:一點都不了不起,會的東西再多還是跟你一樣,都是坐領乾薪的廢兵!

△慕天揪住志揚的領子。

慕天:我告訴你,坐領乾薪的不是我,是你!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知道我在為了什麼做準備。你呢?國軍就是有太多

像你這樣自視甚高,但碰到一點挫折就選擇逃避的人,才會被人家看不起!(停頓)你自己好好想一想。

△慕天話說完把志揚推開後轉身離開,志揚將衣服稍微整理後走另一側離開。

家敏:學長…(打旭淳)都是你啦!

旭淳:(無辜)我又做錯什麼了?

***********************************************************

S11

景:寢室外/志揚家

晚上

△一個營區的遠景,連集合場上的燈被關掉。

△鏡頭切換為寢室外,志揚從寢室出來,靠在牆角坐著。志揚拿起手機猶豫了一下,決定撥電話回家。鏡頭切換到志揚

家中客廳,電話響了幾聲之後志揚姊姊將電話接起。

姊姊:喂?

志揚:(鬆一口氣)喂?姊,是我。

姊姊:簡志揚!你終於知道要打電話回家了!你跑去當兵大半年一通電話都沒有,放假也都不回來,跟失蹤一樣!

志揚:姊小聲一點,我不想讓他知道我打電話回來。

姊姊:你放心,他在值勤。

志揚:嗯。

△鏡頭切換為部隊寢室外,志揚有些漫不經心的來回踱步。

姊姊:怎麼了?想家了嗎?

志揚:也不是…就是想問你好不好而已。

姊姊:你少來了,有話就直接說,拐彎抹角不是你的風格吧?

志揚:老爸他…還在生氣嗎?

姊姊:可能吧…每次只要一提到你的事情,他馬上就變一張臉一句話都不說,不然就是因為你的事情跟媽吵架。

志揚:我也不想把事情搞成這樣,但我真的不懂我到底哪裡錯了。

△鏡頭切換為志揚家中。

姊姊:你沒錯,爸也沒錯。但今天就是因為你們兩個都沒錯才會變成這樣。(停頓)欸,你真的是遺傳到老爸的臭脾氣,

兩個人都一樣,講都講不聽。

志揚:哪有,我明明就比他好很多。

姊姊:你自己講都不會臉紅喔!

志揚:當然不會啊。

姊姊:你白癡喔!

△兩人笑了一下,然後是一段短沉默。

姊姊:志揚,你很聰明,爸也對你期望很高,所以才一直希望你出去念書,不希望你和他一樣做這麼危險的工作,到最後

甚至連陪家人的時間都沒有。

志揚:嗯。

△又是一段短沉默。

姊姊:所以…你還有什麼話想跟我說的嗎?

△鏡頭切換回寢室外。

志揚:姊,我是不是一個很容易逃避的人啊?

姊姊:怎麼了?在部隊遇到不開心的事了?

志揚:也不算啦,就只是覺得…

△在志揚說話的同時,姊姊突然插話。

姊姊:地震!

志揚:地震?還好嗎?

姊姊:有點大…

△就在姊姊說話的同時,志揚在寢室外也感覺到地震,寢室內傳出物品碰撞聲及驚呼聲。

志揚:我這邊也感覺到了!

△姊姊在電話中驚叫了一聲,通話隨即中斷。

志揚:喂?喂?姊你聽得到嗎?喂?

△話筒內傳來信號中斷的訊息音,志揚重撥了幾次電話,仍舊是沒有信號的狀態。

△連長經過寢室,見到志揚還沒就寢,便停下腳步詢問。

連長:志揚,已經這麼晚了怎麼還不就寢?

志揚:連長,我剛跟家裡打電話,但是講到一半我姊說有地震,然後就斷訊了。

我剛又重打了幾次電話,都還是斷訊的狀態。

△連長摸了摸頭,然後看了一下手錶。

連長:這樣喔…你還是先去睡,我再幫你留意一下有沒有什麼消息好不好?

志揚:好,謝謝連長。

連長:不要想太多,早點休息。

志揚:是,連長晚安。

△連長拍拍志揚的肩膀之後離開,志揚拿出手機再撥了一次電話,電話依舊沒通。志揚收起手機進入寢室。

************************************************************

S12

景:餐廳

黃昏

△志揚進入寢室後,旭淳從蚊帳內探頭出來。

旭淳:欸學長,我蚊帳幫你掛好了,然後那個夜燈幫忙關一下。

△志揚對旭淳比了個大拇指,關上夜燈之後回到自己的床位躺下。

△鏡頭俯瞰躺在床上的志揚,志揚睜著眼睛躺了一會,翻了幾次身還是睡不著,於是拿出手機試著搜尋網路上關於地震的

消息。 

△廣播擴音器傳出緊急集合的聲突然響起,寢室內的人被吵醒,有人將夜燈打開。班長猛地打開大門衝進寢室,到各個床位拍打床鋪。

班長:緊急集合!五分鐘後全副武裝,不戴防毒面具,連集合場集合!

△所有人陸續下床著裝,寢室內瞬時充滿各式的抱怨聲。

旭淳:班長不要鬧了啦,很累耶。

班長:現在沒工夫跟你開玩笑,所有人動作加快!

△所有人加速著裝,並往連集合場移動。

***********************************************************

S13

景:連集合場

凌晨

△值星官在集合場整理部隊,有幾個較晚到達集合場的士兵正在向值星報備。待士兵入列後,值星官開始點名。點名完成

後,值星官將部隊交接給連長。

連長:各位,現在集合大家,是因為今晚2307 時在高雄發生了芮氏規模6.6級的地震,相信大家稍早都有感覺到。

△志揚聽見地震位置時,呼吸變得急促,全身顫抖。

連長:我們剛接到國防部的消息,當地有建築物倒塌,需要我們前去支援。我們的任務,主要是以生命探測器來做人員定

位,並且協助救難隊搜救。來,列子裡有沒有人家住在高雄的?

志揚:有!

△只有志揚舉手答有,其他人紛紛轉頭看向志揚。

連長:手放下。

志揚:謝謝連長。

連長:明天有衛哨勤務的出列到我右手邊集合,志揚你也出列。

志揚:報告連長,我要去。高雄是我家,我不想置身事外,而且我爸是當地消防隊的分隊長,我要去支援他。

連長:你確定你可以?

志揚:報告是!

連長:好,我知道了。乙紘,你和輔導長開庫取裝,探測器全部帶去。我待會要跟營長和國防部開視訊,取完裝之後,你

和士官長第一批先押兩輛中戰出發,進入災區之後直接向現場指揮官報到。

班長:是!

△班長轉身面對部隊下達命令。

班長:明天有衛哨勤務的人回寢室就寢,動作。

△三分之一的士兵離開連集合場,其餘人將隊伍補滿。

班長:我們第一批先派48 個人出發,現在開始報數,報一蹲一,報數!

△士兵們開始進行報數,由右至左,報到各班最後一員時該員喊「換手」,直到48名士兵報數完畢。

班長:其餘站著的人員下去休息,明天會再通知你們換班支援,動作。

△留守人員離開連集合場,連長走向部隊,向班長示意要對部隊講話。

班長:聽口令,立正!

△班長退至部隊旁

連長:請稍息。各位,今天就是你們展現訓練成果的時候。務必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搶救每一個生命。千萬小心,平安回

來。

△連長向所有人敬禮。

班長:立正,敬禮!

士兵:謝謝連長!

連長:謝謝各位弟兄。

△連長離開,對班長示意將部隊交給班長。

班長:所有人一路,到庫房前準備取裝。

△所有人開始往庫房移動。家敏跑向連長,和連長說了幾句話。連長點頭,家敏回到庫房前的隊伍。

△兩輛中戰一前一後的開進連集合場,幹部幫忙引導中戰進入。取完裝備的人員互相幫忙將裝備上車,家敏將裝備交給志

揚。

家敏:學長,麻煩你幫我先把裝備上車,我打個電話。

志揚:好。

△志揚幫忙將家敏的裝備上車,家敏待在中戰旁拿出手機撥電話。

△志揚在車上向家敏伸手,家敏一手拿著手機講電話,一手拉住志揚踩著車架上車。班長將車後的擋板關上後,坐上副駕

駛座。鏡頭從副駕駛座拍攝班長側面特寫。

班長:出發。

△鏡頭從中戰後方拍攝,慢慢拉高,帶到大門衛哨將大門打開敬禮。待兩輛中戰離開後,衛哨將大門關上。

**********************************************************

S14

景:無

電話

△衛哨將大門關上後緊接著黑畫面,約莫兩秒後出現手機鈴聲,接著有人將手機接起。

家敏父:喂?

△黑畫面持續,透過話筒從電話另一頭傳來家敏的聲音。

家敏:我需要你支援。

△隱約聽見家敏父輕笑一聲,然後是一段短短的沉默。

家敏父:當然沒問題。

********************************************************

S15

景:中戰後艙

凌晨

△畫面轉為中戰後艙,士兵們有人將裝備抱在身上,有些則放在地上。所有人沉默不語,隨著中戰行駛偶爾會有顛簸的跳

動。旭淳和家敏坐在一側,志揚跟慕天坐在另一側。

旭淳:學長,你不用擔心啦,一定會沒事的。

△家敏用力打了旭淳一下。

旭淳:幹嘛打我?

△家敏用力地瞪了旭淳一眼,舉起拳頭作勢要揍旭淳。

慕天:你們夠了沒有?

△旭淳和家敏兩人停止打鬧。慕天轉頭看向志揚,向志揚點了點頭,志揚也向慕天點了點頭。

家敏:學長,稍微休息一下吧。

志揚:嗯,你們也是。

△鏡頭停在志揚的側面半身,志揚將胸前的裝備抱得更緊,閉上眼睛做了一個深呼吸之後睜開眼睛。

*******************************************************

S16

景:災區指揮站

清晨

△畫面轉為災害現場,探照燈打向倒塌的建築,在倒塌的建築物上有救難人員帶著搜救犬正在執行搜救。警方在外側拉起

封鎖線,並清出一條緊急通道以便救難車輛進出。靠近外側騎樓有幾個遮棚作為緊急醫療站,救護人員在裏面對傷患做傷勢分級與簡單的傷勢處理。另一側的遮棚就是指揮站兼報到處,遮棚內有幾位長官和救難隊負責人在開會討論,報到處陸續有志工和搜救隊伍前來報到。四處充滿各種機工具在運作的噪音、災民的哭嚎,以及救難人員的喊聲。同時也有傷者和罹難者被後送,家屬們也不斷來回奔波尋人,盼望蹟出現。

△鏡頭回到中戰駕駛座,透過擋風玻璃可以看見已經接近災區。路上不斷有救護車來回穿梭,還有許多救難隊員和志工徒

步往災區前進,前方交管人員將中戰引導至旁邊停靠。

△駕駛將中戰停妥後,班長下車把中戰後艙擋板打開。

班長:下車卸裝,我們走路進去。

△士兵們聽到班長命令後陸續下車,互相幫忙將中戰上的裝備卸下來。

班長:所有人兩路排好,互相檢查裝備有沒有遺漏。

△士兵們兩兩互助,互相檢查裝備。

班長:部隊前進。

△在部隊行進過程中,不時有救護人員用擔架車推著傷患從災區離開。鏡頭交替拍攝志揚、家敏兩人看見傷患或遺體的狀

態。

△抵達指揮站後,班長將部隊交給士官長,並由士官長代表前去向現場指揮官報到。士官長正在向指揮官聽取會報,並且

討論救災區域的分配,士兵們則不時環顧災區狀況。

家敏:學長,你爸爸會在這裡嗎?

志揚:應該會。地震發生的時候他正在值勤,只是不知道他會在哪一區。

△士官長結束會報,回到部隊前方。

士官長:各位,我們被分派到建築物東側C區支援救災。我們會分成兩隊,第一隊負責以探測器搜索生還者,第二隊負責

現場的清運作業。剛剛現場指揮官說,經過地震專家研判還有餘震的可能性,因此各位在執行任務時千萬注意自身安全。乙紘,讓他們著裝出發吧。

班長:是。

△班長向士官長敬禮後,畫面切換為救災畫面。

************************************************

S17

景:救災現場

清晨─早上

△以下段落為節奏明快的救災片段畫面。

△救難人員運用切割器材切割樓板。

△消防隊員架梯讓生還者離開倒塌的大樓。

△救難犬進入瓦礫堆中尋找生還者。

△國軍與救難人員合力將生還者從瓦礫堆中抬起後送。

△旭淳在一旁嘔吐,家敏在一旁拍背,志揚遞水給旭淳。旭淳喝了幾口水之後,用衣袖擦去水漬後又吐了一次。

△士兵們用繩索將大型瓦礫綁好,合力將大型瓦礫拉開。

△國軍使用生命探測器進行探測。

△救難人員使用器材撐出逃生通道讓災民通過。

△慕天將一個小朋友從瓦礫堆中抱出來。

************************************************

S18

景:核心災區

中午

△和上一景的重疊畫面淡入,志揚、家敏、旭淳、慕天四人一組正在搜索生還者,遠處依舊傳來各種救災的機具聲以及叫喊聲。

旭淳:家敏學姊,你們會餓嗎?

家敏:還好。

旭淳:我肚子好餓…

志揚:噓!你們有聽到嗎?

家敏:你聽到什麼?

志揚:有哭聲。

△其他三人搖頭,志揚比手勢要大家安靜仔細聆聽。一段時間之後,慕天提出質疑。

慕天:你聽錯了吧?

△志揚沒有回話,朝向一崩塌處走去。

志揚將姿態放低,仔細搜尋聲音來源。一段時間之後,志揚對慕天比手勢。

志揚:這邊,用探測器下去看看!

△慕天耐著性子走向志揚所指地點,將探測器深入瓦礫間的縫隙探查,搜索了一陣子還是沒有看到任何生還者的跡象。正

當慕天準備放棄的時候,從縫隙中傳來微弱的哭聲,家敏和旭淳驚呼一聲,慕天興奮地把耳機取下。

志揚:你聽見了吧!

慕天:聽見了!

志揚:家敏,你快去跟最近的救難隊通

報,我們找到生還者!

家敏:好!

△家敏爬下瓦礫堆,跑向遠處的救難隊。

慕天:志揚,我用探測器的時候,看到底下其實還有空間,只是上面被這幾塊石頭壓住,我們試試看能不能把它移開。

△慕天把探測器放下,三人先把上面比較小塊的瓦礫往旁邊搬開,下頭露出一塊大塊的樓板,三人試著將樓板搬開。

志揚:旭淳你抵住下面,我跟學長從上面看能不能搬開。

△因為結構的關係,樓板只能掀起一部分。在掀起的樓板下方,露出了由倒塌的橫樑及牆壁堆砌成的一個小空間,距離志

揚等人的位置大約有兩層樓高。

志揚:旭淳,我跟你換手,你Hold 一下。

旭淳:沒問題。

△志揚從旁邊找了一塊水泥塊,將它卡在掀起的樓板下方,形成一個僅容一人通過的小開口。志揚取下身上的繩索,並且

快速的在身上打結。

志揚:學長,幫我做確保,我下去看能不能把瓦礫清理一下。

慕天:好,注意安全。

△慕天幫志揚做好確保後跟旭淳拉住繩索,讓志揚爬下縫隙中。志揚進入縫隙之後打開頭燈,觀察底下的結構。

志揚:聽得見我說話嗎?你不用擔心,我們來救你了!

△志揚躬身爬進縫隙深處,試著徒手將瓦礫搬開。

△畫面回到縫隙上方,家敏氣喘吁吁地回來,救難隊跟在家敏後方不遠處。

家敏:學長,救難隊來了。志揚學長人呢?

慕天:他先下去確認生還者的位置。

△以志揚爸爸為首的救難隊趕來,發現已經有人進入縫隙中,迅速將身上的裝備卸下。

爸爸:你們怎麼沒等救難隊過來就這樣就跑下去,很危險知不知道?先把人叫上來!

△家敏俯身下去縫隙,並且用力拉扯幫志揚確保的繩索。

家敏:志揚學長,救難隊到了,你先上來。

志揚:好!

△志揚退出瓦礫堆深處,準備攀爬回上層。志揚爸爸發現底下的士兵是自己的兒子,忍不住斥責志揚。

爸爸:簡志揚!你混蛋!你不要命了是不是?你們班長是這樣教你們的嗎?

△志揚發現在上頭的救難隊長是自己爸爸,停下動作看向志揚爸爸。

志揚:爸…連在這種時候你還要罵我?

家敏:好了啦簡爸爸不要生氣,我們先把學長拉上來啦。

△家敏和眾救難隊員試圖安撫志揚爸爸的情緒。

爸爸:你趕快給我滾上來,要是有餘震的話你就完蛋了你知道嗎?

△志揚沮喪的開始往上攀爬。

志揚:我知道,但是我想救人!

爸爸:你先把自己顧好再說,動作快!

△在志揚正在向上攀爬的同時突然出現餘震。

爸爸:簡志揚動作快!

家敏:學長你快點上來!

△隙縫上方眾人齊力試圖直接將志揚往上拉,但餘震不斷增強導致下方瓦礫開始滑動,上方的樓板水泥也有再次坍塌的跡

象。

爸爸:拉啊!

志揚:來不及了,你們快走開!

爸爸:你閉嘴,快點拉啊!

△眾人繼續將志揚向上拉,但繩子卻被瓦礫給卡住。

志揚:老爸你們快走吧,對不起啊。

△志揚苦笑了一下。鏡頭以慢動作拍攝志揚拿出求生刀,將身上的繩索切斷跌落地上,眾人大叫。

爸爸:簡志揚你混蛋!

家敏:學長!

志揚:(大吼)你們快走!

爸爸:你快把身體縮起來,靠在旁邊!

志揚:我知道。

△志揚將身體蜷曲起來挪動至樑柱旁,用雙手護住頭部。畫面回到縫隙上方,眾人將裝備上手迅速後撤。餘震繼續,原本

縫隙的位置再度塌陷。畫面切回志揚的特寫,志揚用力將眼睛閉上。上方瓦礫掉落在志揚身上,畫面轉為黑畫面。

******************************************************

S19

景:塌陷後的災區

中午

△眾人後撤至安全位置,紅著眼眶看著塌陷的地點。志揚爸爸大吼,將頭盔摔到地上,朝向坍塌地點走了幾步。

爸爸:我就叫你不要走這條路啊!

△救難隊員試圖上前安撫志揚爸爸,但志揚爸爸將隊員甩開。家敏見狀,強忍自己的情緒,上前抱住志揚爸爸。

家敏:簡爸爸,冷靜下來。志揚學長現在比任何時候都更需要你,我們也需要你帶著我們把學長救出來。

△志揚爸爸強忍情緒,一個深呼吸之後拍拍家敏的背家敏分開,將臉上的眼淚擦掉。

爸爸:謝謝。

△志揚爸爸走回隊伍,救難隊員拍拍志揚爸爸的肩膀。

爸爸:(哽咽)各位,我兒子現在和另外一名生還者被壓在下面。請大家幫我一起,把他們帶回家。

△畫面轉為黑畫面。

****************************************************

S20

景:崩塌建築物內

下午

△黑畫面持續,伴隨志揚的OS。

志揚:(OS)這是我生存的世界,一個殘酷的世界。

△沉重呼吸聲淡入,伴隨幾聲因疼痛而發出的呻吟。一聲按按鈕的聲音,志揚將頭燈打開。鏡頭特寫志揚的眼睛,頭燈的

光因為距離樑柱和瓦礫過近,泛射到志揚沾著血污和灰塵的臉上。志揚試著轉動頭部和身體,發現自己除了被瓦石打傷之外幸運地並沒有被任何東西壓住,志揚苦笑了一下。

志揚:哇賽,這樣都沒事,是在拍電影還是怎樣?(停頓後大喊)欸!我沒事!我還活著!

△志揚忍不住笑了出來,笑了幾聲之後牽動傷口而咳嗽起來。做了幾個深呼吸之後,從不遠處的牆壁後方傳來一個微弱的

聲音。

帆婷:有…有人在嗎?

△志揚聽見聲音精神為之一振,掙扎著撐起身體向牆壁移動。

志揚:哈囉!你還好嗎?

帆婷:叔叔,你是來救我的嗎?

志揚:對!你不要擔心,我們一定會把你救出去!

帆婷:好。

△志揚摸索牆壁尋找聲音來源,發現牆壁底下有一道裂口,聲音從裂口傳出來,志揚取下頭燈往裂口照過去。

志揚:妹妹,你看得到這邊的光嗎?

帆婷:看得到,叔叔你可以把燈一直開著嗎?

志揚:沒問題,我把燈一直開著。妹妹你叫什麼名字?

帆婷:我叫鄭帆婷。

志揚:帆婷你有沒有哪裡受傷,有沒有哪邊痛?

帆婷:沒有,可是我被壓住了不能動。

志揚:好,沒關係。你不要害怕,我們馬上就會把你救出去,好不好?

帆婷:好。

志揚:帆婷好棒!我跟你自我介紹。我叫簡志揚,今年24歲,你也可以叫我志揚哥哥。

帆婷:可是媽媽說,碰到超過20歲的人都要叫叔叔。

志揚:(無奈)好吧,你喜歡叫我叔叔就叫吧。

△一陣短短的沉默,志揚擔心的用耳朵緊貼牆壁聽,志揚和帆婷同時開口。

志揚:你媽媽…

帆婷:叔叔,你是不是也被壓在下面了?

志揚:(鬆一口氣)當然不是啊,哥哥是阿兵哥,是要來把大家救出去的喔。

帆婷:那為什麼你要在這邊?

志揚:因為帆婷你在的地方上面有很多大石頭,要把他們搬開要花一點時間,所以我先下來這邊陪你聊天啊。

***********************************************

S21

景:塌陷後的災區

下午

△鏡頭切換回上方,志揚爸爸與救難隊員和結構工程師正在討論如何從塌陷的建築物中開出通道。家敏協助慕天使用生命

探測器繼續搜尋志揚的位置,旭淳從遠方提著一袋罐裝水和巧克力等零食過來。

旭淳:學姊,我拿水跟吃的過來了。

家敏:謝謝。簡爸爸,先喝點水吧,這裡還有一些小點心可以補充一點體力。

△志揚爸爸拿了一瓶水,其他人各自拿了水及點心食用。慕天依舊繼續使用探測器搜尋志揚和生還者,家敏拿水給慕天。

家敏:學長,喝點水。

慕天:謝謝,我不用。

△家敏將手中的水放回袋子,此時家敏的手機響了起來。

家敏:(接手機)喂?你們現在位置在哪?我知道…

△慕天突然摘下耳機大喊。

慕天:安靜!有聲音了!

家敏:你等一下,先不要掛電話!

△所有人聚集到慕天身邊,慕天將探測器往更深的地方搜索。

慕天:我聽見有說話的聲音,但還看不到人。

爸爸:是志揚嗎?

慕天:我試試看跟他對話。

△慕天打開音頻功能使用麥克風說話。

慕天:底下的人聽的到嗎?

志揚:(大喊)是慕天學長嗎?

慕天:(對眾人大喊)是志揚!

△眾人歡呼。

慕天:你狀況怎麼樣?

志揚:剛剛塌陷的時候有被幾塊水泥砸到,不過我還可以活動。

慕天:(對眾人)他有被水泥砸到,但是可以活動。

△眾人雀躍,家敏開心地握住志揚爸爸的手。

慕天:志揚,你可以聽聲音引導探測器嗎?

志揚:你的聲音現在在我右上方。

△慕天調整探測器把手,把探測器再往前延伸。

慕天:現在呢?

志揚:我看到探測器了!

慕天:我這樣已經是極限了,你有辦法移動嗎?

△志揚爬行至探測器下方,向探測器揮手。

志揚:看到了嗎?

△探測器螢幕邊緣出現了志揚的手。

慕天:看到了,你再撐一下,我們馬上把你救出來。

志揚:慕天等一下!在我剛剛的地方有一堵牆,牆的另外一側有一個8歲的小女孩被壓在下面,牆的位置大概距離你探測

器10公尺左右。

慕天:收到,他的狀況如何?

志揚:我看不見她,只能隔著牆跟她說話,你要盡快!

慕天:我知道了,你繼續跟她講話讓她保持清醒。

志揚:還有,能不能送水下來?還需要長一點的吸管,那個牆壁下方有個小裂口,我想試試看能不能送水給她。

志揚:了解,東西馬上送過來。

△志揚慢慢爬回原來的位置,慕天摘下耳機。

慕天:旭淳,趕快去拿水袋,記得拿長一點的吸管。

旭淳:好!

△旭淳離開現場,慕天繼續和眾人報告狀況。

慕天:簡爸爸,志揚目前狀況應該還ok,然後他說距離剛才探測器位置大約10公尺的地方有一道牆,另外一邊有個8歲

的小女孩被壓在底下。

△志揚爸爸拿出雷射筆指向志揚和小女孩所在的區域。

爸爸:志揚剛剛在這個位置,所以小女孩大概在這個位置。老師你覺得呢?

△結構工程師接過慕天手中的探測器,檢視底下的結構。

工程師:結構看起來是蠻穩固的,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有坍方的風險。可是這上面剛好整個樓層下滑壓住,想用人工破壞

打出通道難度太高。

爸爸:可是現在C區上層已經確定清空了,可不可以在不破壞結構的前提下用大鋼牙做重點破壞就好?

工程師:可以試試看,但是現場好像沒有可以支援的大鋼牙了…

家敏:你們等我,我去找支援!

△家敏話說完就拿起手機並迅速離開現場。

********************************************************

S22

景:崩塌建築物內/核心災區

傍晚

△畫面轉換為崩塌建築物內,志揚趴著將水袋上的吸管伸進牆壁下方裂口中。

志揚:帆婷,你試試看能不能碰到這條吸管?

帆婷:碰不到…

志揚:還差多少?

帆婷:在我肩膀這邊。

△志揚繼續將吸管往裂口內送。

志揚:這樣呢?

帆婷:在我的臉前面,可是我咬不到。

△志揚將吸管稍微轉動幾下。

志揚:我慢慢轉,你如果可以咬到吸管就把它咬住喔。

△志揚繼續轉動吸管,直到牆壁另外一端傳出帆婷咬住吸管後發出的聲音。

志揚:帆婷你慢慢喝,不要喝太快嗆到喔。

帆婷:謝謝叔叔。

△志揚翻身坐起,依舊靠在牆上。

志揚:帆婷…你還是叫我哥哥就好了,好不好?叫叔叔我很不習慣啦。

帆婷:(停頓)不要。

志揚:好吧…

△一陣沉默。

帆婷:叔叔…我好累喔,我想要睡一下下…

△志揚聽見緊張得馬上趴下貼緊牆上的裂口。

志揚:帆婷,不要睡!繼續陪叔叔聊天好不好?帆婷!

△牆壁另一側沒有回音。

志揚:帆婷你不想跟我講話沒關係,叔叔唱歌給你聽好不好?你一定要醒著聽,不然我會很難過,我會哭喔!

帆婷:(停頓)好…

△志揚開始唱起《我們屹立在太平洋上》

我們屹立在太平洋上,任世局變幻。

驚濤駭浪,我們絕不畏懼,絕不頹喪。

△伴隨著志揚的歌聲,畫面以慢動作拍攝。

△畫面轉換為俯瞰核心災區的鏡頭,天空開始下雨。

△鏡頭特寫家敏駕駛著大鋼牙向核心災區移動。

我們在艱苦中茁長,壯大堅強。

我們的熱血沸騰,像浩浩大海。

我們的意志堅定,像巍巍山崗。

△志揚爸爸和結構工程師在現場討論大鋼牙的破壞點。

△旭淳帶領醫護人員到現場準備。

團結奮鬥,莊敬自強,執真理的大纛。

我們屹立在太平洋上,像黑夜的明燈。

△慕天戴起耳機,將生命探測器再次放進縫隙中。

我們屹立在太平洋上。

△歌聲結束後,畫面回到趴在牆邊對裂

口唱歌的志揚。

志揚:唱完了,好不好聽?

△牆壁的另外一端沒有回音,志揚緊張的更貼緊裂口。

志揚:帆婷,我唱完了,你覺得好不好聽?你不喜歡沒關係給叔叔一點意見啊,這樣我才知道怎樣可以唱得更好啊!還是

你根本就沒有在聽?我剛剛不是跟你說過如果你睡著沒有聽我唱的話我會很難過喔,我真的會哭給你看喔!

△志揚情緒潰堤,對帆婷說話的時候雖然掉著眼淚,但還是極力克制自己的聲音。

志揚:帆婷!帆婷我拜託妳不要睡著!

我答應妳一定會把妳救出去,叔叔的朋友

馬上就來了,妳醒一醒啊!

△在志揚不斷試著喚醒帆婷的時候,四周開始有輕微的震動,一些小瓦礫和粉塵從上方落下。慕天操作的探測器再度伸進縫隙中,並且透過音頻系統對志揚說話。慕天:志揚你聽得見嗎?大鋼牙已經到了,我們要在你這邊打開破口把你們救出

來。

志揚:慕天等一下!先救妹妹,她說她很累想睡覺不回應我了!

慕天:沒辦法,大鋼牙不能再靠過去了,重量可能會壓垮結構。而且現在下雨瓦礫可能會鬆動,你先出來之後我們再想

辦法!

志揚:這樣來不及了!我答應她要把她救出去,你現在弄榔頭或十字鎬下來我直接破牆!

慕天:好,但是大鋼牙也會同時工作,我們也要爭取時間。

志揚:好,拜託你動作快!

△畫面轉為核心災區,慕天轉頭對眾人大喊。

慕天:志揚說下面的妹妹沒有回應了,他要直接破牆救人。旭淳,把十字鎬跟榔頭垂下去給他,快!

旭淳:好!

△旭淳快速的將十字鎬和榔頭用繩索固定好,從縫隙中垂下給志揚。

慕天:志揚,東西下去了!

△志揚爬行至繩索處,將工具取下後用力拉拉繩索。

志揚:好!

慕天:志揚你趕快退開,大鋼牙要動作了!

△志揚拿著工具退回牆邊開始破牆,志揚邊破壞牆壁邊對著帆婷大喊。

志揚:帆婷!我們來救妳了!妳快醒來,我們一起出去!

△隨著志揚的敲打,牆壁的裂縫開始被破壞,露出對面的空間。對面的空間有許多書櫃和家具堆積,帆婷就被壓在書櫃下

方。

△志揚持續破壞牆壁,上方的大鋼牙也開始破壞頂層,更多的小瓦礫和粉塵掉落下來。

△當牆壁被打出一個缺口時,志揚彎身鑽進另一側,試圖將書櫃搬開。試了幾次後書櫃仍舊沒有移動的跡象,志揚便拿起

榔頭開始破壞書櫃。

△志揚將已破壞的書櫃用力扳開,徒手將壓在帆婷身上的書櫃抬起。

△志揚屈膝將書櫃壓在自己大腿上,伸手將帆婷移開後再把書櫃放倒。

△志揚將帆婷抱在懷中,彎身穿過牆壁,並用身體護住帆婷不讓上方的粉塵和碎石打中她。

△志揚輕搖帆婷,用手將帆婷臉上的血污粉塵擦去。

志揚:帆婷,該起床囉,不要再睡了。

△志揚看著依舊緊閉雙眼的帆婷,輕輕撫摸帆婷的頭髮,忍不住落淚。

△鏡頭特寫帆婷的嘴,緩緩地張開。

帆婷:(小聲)志揚哥哥,你…唱歌很好聽…

△志揚喜極而泣,緊緊抱住帆婷。

志揚:沒事了,我會把妳救出去。

帆婷:我知道。

△此時頂層已被大鋼牙打出一個狹小的破口,上頭有繩索垂了下來。

爸爸:志揚!把繩索綁好,我們把你拉上來!

志揚:老爸!妹妹沒事!她還活著!

△眾人聽見志揚說的話士氣大振。

爸爸:志揚你聽好,把妹妹抱在胸前,

把繩索繞過她之後再固定在你身上,我們一次把你們兩個人弄上來!

志揚:帆婷,用力抱著我,一定要抓緊喔。

△志揚按照爸爸所說的方法,將帆婷固定在自己胸前,接著拉拉繩索向上大喊。

志揚:確保完成!

△畫面轉為核心災區,志揚爸爸站在縫隙口帶領大家抓住繩索,將志揚和帆婷向上拉。

爸爸:拉!

△眾人齊力將繩子往後拉,拉了一段之後,志揚的一隻手攀住縫隙口,另一隻手緊緊抱著帆婷。

△鏡頭慢慢向上拉,四周的人跑向志揚,一起將志揚和帆婷拉出裂口。

△救護人員立刻上前幫忙將志揚帆婷身上的繩索解開,並且將兩人抬上擔架後送。

△畫面淡出為全白畫面。

************************************************

S23

景:緊急醫療站

傍晚

△鏡頭從全白的畫面開始慢慢向後拉,看到是志揚臉上的紗布,再來是志揚的臉、志揚的半身。志揚突然睜開眼睛,環

顧四周。志揚坐在緊急醫療站裡,救護人員正在幫他包紮傷口。志揚爸爸背對著志揚,坐在右前方。

志揚:爸。

△志揚爸爸聽見呼喚聲,回身察看。

爸爸:怎麼樣?

志揚:還可以。

爸爸:(嘆氣)你真的是不要命,太衝動了。

志揚:我知道,跟你學的。

爸爸:我什麼時候這樣教你的?

志揚:沒有,但我看見的你就是這樣,一心想著救人,想要保護所有的人。到最後,我只能看見你的背影。所以我想要試

著去走跟你一樣的路,看看是不是有一天我可以跟你肩並肩站著,像兩個男人,像朋友一樣說話。

△志揚爸爸眼眶泛紅,想說些什麼但又不知道該怎麼說。

志揚:爸,對不起。

爸爸:不要說對不起,你沒做錯,你救了一個孩子。

志揚:帆婷呢?那個女孩還好嗎?

爸爸:她已經後送到醫院了,家人也平安。

志揚:那就好。

△兩人沉默了一段時間,志揚決定先開口。

志揚:昨天晚上我有打電話回家,姊說我們兩個很像,都是臭脾氣,都講不聽。

爸爸:亂講。(停頓)我明明就比你好很多。

△志揚爸爸說完這句話兩個人都笑了起來。

△志揚突然起身,伸了一個懶腰之後把擺在旁邊的頭盔和手套拿起來。志揚爸爸見狀也跟著起身。

爸爸:你要幹嘛?

志揚:去救人啊!

爸爸:你都受傷了還要去?

志揚:外傷而已。不去的話,我心裡會

受傷。

爸爸:(嘆氣)臭小子,講都講不聽。

志揚:遺傳啦,遺傳。

△志揚爸爸伸出手,緊緊的擁抱志揚。

爸爸:你如果再亂來,我一定會狠狠揍你一頓。

志揚:我知道。

爸爸:(哽咽)我很驕傲。

志揚:我也是。

△志揚爸爸拍了拍志揚,幫志揚把頭盔戴上。志揚戴上手套後,拎起擺在一旁的生命探測器。這個景象和開頭的幻想場景

有些相似,只是志揚手中的T91 步槍變成了生命探測器。

志揚:我走啦!

△志揚爸爸點點頭,看著志揚轉身離開。

△鏡頭以慢動作拍攝志揚側面,志揚向前方走去。

志揚:(OS)只要還有希望。

△旭淳搬著工具經過志揚身邊,向志揚點點頭打招呼。

志揚:(OS)我們就不會放棄。

△志揚繼續向前走,看見家敏和她父親站在大型機具旁邊向他揮手。

志揚:(OS)因為這裡,就是我的戰場。

△鏡頭拍攝志揚背影,慕天從前方拿著探測器走過來。兩人交錯的瞬間,志揚和慕天互相用手臂敲了對方的手臂。

志揚:換手!

△鏡頭切換為黑畫面。

△開始播放歷年國軍救災的紀錄畫面。

△救災畫面結束後打上字幕

謹此

向所有救災英雄

致上最高的敬意

劇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