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第50屆文藝金像獎」文字類軍聞報導項銀像獎 題目:​磐石軍艦 首度遠航 作者:周宜慶

2222_20170311_132930_l

磐石軍艦 首度遠航

周宜慶 中校 海軍磐石軍艦

海軍新一代油彈補給艦,國艦國造的磐石軍艦於民國一○四年3月31日加入了作戰序列。在經過了成軍、漢光演習實兵操演、耐航、甲操等訓練以及驗收後,奉命在一○四年年底納編「民國一○五年敦睦遠航訓練支隊」擔任旗艦,與124艦隊康定軍艦(舷號1202)以及146艦隊鄭和軍艦(舷號1103)等友艦,負責官校應屆畢業生敦睦遠航訓練任務,為了完成敦睦這件海軍的年度大事,事先的準備不可馬虎,全艦官兵都動員了起來,除了艦艇保養、裝備檢整、燃油飲水、文宣館布展、航程規劃、家屬聯繫之外,還要裝載3個月航程的主副食、醫療用品、文康器材、福利品、援外物資…等等,大家可以說都卯足了勁,忙碌都是為了可以平安順利的完成這趟遠航;農曆新年過後,各部隊包括海軍官校、政戰學院、海軍樂儀隊、陸戰隊莒拳隊、水下作業大隊、保指部隨艦技師以及專技勤人員分別進駐3艦,磐石軍艦的桅杆升起了支隊長的海軍少將旗章,敦睦支隊共搭載著七百多人的希望、期待與夢想,以及所有親友的祝福與願望,成功學學者相信「意念成就事實」,全艦乃至於全支隊官兵暨眷屬同舟共濟上下一心,這次遠航訓練必定圓滿成功!民國一○五年3月10日這天,在左營軍港各單位歡送的鑼鼓喧鬧聲中,解開了繫在碼頭的纜繩,拋出手中的彩帶,敦睦遠航訓練支隊向東啟航。

左營-馬紹爾群島

春寒乍暖的季節,海上的氣候不比陸地上來得自在寫意,支隊一轉到了巴士海峽就遇上鋒面,儘管是2萬餘噸的鋼鐵巨艦,也只能隨著黑潮與親潮匯流的浪湧上下左右搖晃,就算是身經百戰的老海狗,也是面色泛青東倒西歪,生理上的不適加上心理上剛離開家人的分離焦慮,可足足折騰了三天三夜,才讓身體習慣了左搖右晃隨波逐流,第一個周末下午安排了團康活動,把大家拉到飛行甲板曬曬太陽也認識各單位的新朋友,不僅打破了無形的藩籬,也讓大家掃除了整備期的疲憊,跟著旋轉的俥葉邁開步伐,展開這一趟沒有票根的旅程。

  見到馬紹爾群島是啟航後約兩週時間,如果從空中鳥瞰,群島就像是一個缺口在北邊的月牙,由數百個島礁組成的島國,就像是灑落在太平洋上的珍珠項鍊,磐石軍艦緩緩的靠泊在首都馬久羅最大的達拉普港,另外兩條友艦則錨泊在港內,駐馬大使以及熱情的僑胞早已在碼頭邊上候著我們,當地報紙也以相當的篇幅報導了支隊來訪的消息,島國有她特有的風情,唯一的馬路縱橫狹長的島礁,路燈燈座上佈滿了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表達了友善與歡迎之意,列島南北縱深不過百來公尺,站在島嶼上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看到太平洋一望無際波光粼粼,島國的夜晚甚少光害,如果遇上了流星雨的時分,隨意席地而坐都會是欣賞天文奇景的好所在,在這個無時無刻都有海潮聲作伴的浪漫國度,皮膚黝黑的孩子看到白軍服的我們毫不怕生,親切的與我們打起招呼,露出潔白牙齒的天真笑容比陽光更加燦爛,讓人充分的感受到他們的興奮,這快樂如此單純簡單,卻也難得。

  艦上中央走道精心布置的文宣館,是艦艇開放參觀的重點,馬國總統、政要仕紳以及當地華僑登上了磐石軍艦,了解中華民國民主繁榮的成果,也品嚐了鳳梨酥、珍珠奶茶等小吃,這「正港臺灣味」可是讓外賓豎起大拇指連聲稱讚;在大使館的安排下,支隊與馬國籃球隊有一場友誼賽,因為納編部隊有操演任務,所以這場比賽大部分球員就由本艦人員權充,為了扛起「中華國家代表隊」的金字招牌,特別找了幾個平時有籃球運動習慣的同仁組隊,還精心設計了隊呼,打算在馬國籃球場上宣揚國威;球賽由馬國外交部長與支隊長共同主持,對方選手是由大學校隊中精選,水手球員們經過長時間航程,投籃手感難免稍有生疏,但拚鬥精神絲毫不減,在雙方啦啦隊賣力的加油聲中,我們順利的完成了這場友誼賽,賽後大使更是親切的與球員合影留念。

  夜裡的碼頭也是熱鬧無比,大家都在尋找最佳收訊位置與家人親友聯繫報平安,這畫面看起來像是電影情節,買了網路卡接通了家人與太太孩子講講話,「把拔我好想你喔!」5歲的女兒不懂離別苦,「闊別」半個月時間才從電話上看到爸爸,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太太忙著收拾女兒的情緒,卻又誠實的提醒她把拔航程才剛剛開始,還有近70 天才會回家,讓小女孩更哭得梨花帶雨,嚷嚷著要身在馬紹爾群島的爸爸立馬回家,我想,整個支隊像我這樣心情酸酸的,應該也不在少數吧,身為海軍父親的小孩,要習慣爸爸不在家的日子,也是需要學習訓練的,對於我們的另一半總是有所虧欠,這筆債算不清也還不完。

馬紹爾群島-中美洲( 瓜地馬拉- 薩爾瓦多-尼加拉瓜-巴拿馬)

  離開馬紹爾群島的早上,下起一陣暴雨後立刻放晴,上帝在磐石艦艉不遠處搭起一座彩虹橋,彷彿在歡送我們往中美洲航程一路順風,載著馬國華僑滿滿的祝福,支隊啟航出港繼續往東,開啟約1 個月時間的航程;海洋是生命的起源,是人類文化交流的媒介,更帶著神秘與詩意,常言道:「訓練是部隊最好的福利」,艦船在大洋航行期間,每天伴著碧海藍天日升月落,銀河滿布星輝閃爍,海鷗翱翔鯨豚魚躍,「只要看看這海天一色,心情就熨得服服貼貼」,因為喜愛海洋,所以選擇加入磐石軍艦的志願役士兵這樣跟我說,這就是海軍得天獨厚,暨嚴格又無比浪漫的訓練場。每天早上值更航海人員會用急促的口笛聲喚醒大家,除了例行性的日期、船位以及天氣報告外,也會透過廣播祝今天的壽星生日快樂,中餐時則會由支隊長贈送生日蛋糕以為慶賀,這趟航程去返程都會經過「國際換日線」,往東的去程(3月26日)會多重複一天,返程(5月18日)則少一天,所以剛好這兩天生日的夥伴,一個會一年過兩次生日,另一個今年沒有生日可以過,也是航程中一段難忘的經驗。

  經過26天的航行,桅杆在距離瓜地馬拉12海里處升起了瓜國國旗,為表慎重與歡迎,瓜國海軍派遣軍艦在海上舉行歡迎式,並讓其海軍官校學生登上磐石艦見習進出港作業,旗艦進入港口前,首先由瓜國施放21響禮砲,再由本艦使用聲光模擬彈施放同樣響數禮砲回敬,軍艦在港內迴船靠泊後,鄭和以及康定兩艦再分別旁靠磐石,這時瓜國部隊以及軍校學生站列了儀仗隊以及軍樂隊歡迎我們,駐瓜大使以及總統夫人登上磐石參訪並參加宴會,典禮儀式結束後,艦上人員分左右班放假,在大使館協助下搭乘遊覽車至安地瓜古城參訪,車隊沿途由荷槍實彈的軍警人員管制開道,安地瓜是瓜國著名旅遊景點,遊客眾多,歷史悠久的古城樸實美麗,殖民時期的鐘樓與廣場至今仍保存完善,供旅人租賃搭乘的馬車在石板路上韃韃作響,特色小舖與手工藝品店吸引了我們添購些許紀念物品,信步其中或嚐嚐異國美食,或品上一杯道地的中美洲咖啡,悠閒地度過午後時光,舒緩了航程期間緊繃的身心,更體會了不同的文化。

  瓜地馬拉靠泊兩天後,再度啟航前往薩爾瓦多,薩國在阿卡胡特拉港碼頭搭起了帳篷舉辦歡迎儀式,該國國歌為一熱情激昂的進行曲,曲長約5分鐘,在軍樂隊演奏薩我兩國國歌後,依薩國儀典有「向為國捐軀烈士致哀」程序,全體官兵在口笛軍士的引導下默哀1分鐘,儀式結束後,特別請艦上航海士官取來口笛與薩國海軍交換,作為磐石首度抵薩的紀念物;在薩爾瓦多參訪了馬雅遺址,數百年前曾經輝煌的文明,在一夕之間因火山爆發而遭淹蓋,遺留的各項生活設施讓人稱奇,我們在號稱「中美洲龐貝」的遺址合照留念,讓照片記錄這一段難得的深度文化之旅;支隊離開之前照例在碼頭舉行聯合升旗典禮,受邀的華僑觀禮後激動地對我說:「好久沒看到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了,真的感到很溫馨,開3個小時的車來升旗太值得了」,我也開心地對他說:「能操縱由國人自製,全海軍最新最大的軍艦跨過太平洋,來到薩爾瓦多執行敦睦遠航任務,我們也感到無比光榮與驕傲」。

  進入尼加拉瓜港口是個晴天,但是碼頭鋪設的柏油陸地卻是濕的,原來尼國為求整潔,特別將預備靠泊柯林多港碼頭周邊馬路清洗一遍,可見對我們的禮遇與重視,該港自開港以來就是商務集散重地,碼頭外有一廣場,周邊群聚攤販市集,午後人們在廣場內架設擴音器材後,就這樣以天為帳唱歌跳舞起來,充滿異國風情的港市,散步其間暢快舒適,在一個販賣水果的小攤,我發現了一個比西瓜還大,橙黃色外皮有著黑色斑點的瓜類,我好奇地問攤販這是什麼?商家用帶著濃濃西班牙腔的英文告訴我:「This is papaya」(這是木瓜),又指著旁邊青黃色條狀,臺灣也很常見的水果說:「This is banana」(這是香蕉),這時候有隻黑色的,四隻腳搖著尾巴的動物搖頭晃腦地走了過來,老闆一臉正經地向我介紹:「This is a dog」(這是隻狗)!「I know its a dog」(我知道這是隻狗),我脫口而出,卻惹得旁邊濃眉大眼的老闆娘一臉狐疑,她或許在想:「這個外國人連木瓜都不知道,怎麼會認識狗」?尼加拉瓜觀光以火山探險聞名,支隊安排了官兵到甘蔗酒廠以及里昂城大教堂參訪,群山環抱的里昂城(Leon,西文意為獅子)曾經是尼國首都,數百年來雖遭戰火摧殘,然仍保有其雍容大器,潔白聖潔的大教堂巍峨堂皇,門口數座石雕獅子昂首傲立器宇軒昂,離開山城的時候已是傍晚,天空懸起了一輪紅月,映著遠方的火山,猶如用色大膽寫實派畫作般的美景,塑成了此生難忘的回憶。

  支隊在中美洲最後一站是以連接大西洋與太平洋運河聞名的巴拿馬,要進巴拿馬需要前一天在港外錨泊,通過巴國官員檢疫之後才得以進港,我們靠泊地碼頭正在運河太平洋端出海口,巴拿馬運河是全世界最繁忙的河道,磐石在凌晨4點起錨準備就進出港部署,通過著名地景美洲大橋的時候,天剛濛濛亮,港口指派的領港人員經驗豐富,帶船靠港迅速又靈活,羅德曼碼頭位在大橋西側,該國國防軍「海空勤局」的艦艇也駐於此;巴國首都就在橋的另一端,3艦完成靠泊後,駐巴大使率使館同仁以及「中巴文化交流協會」人員已在碼頭等候,並準備了巴國傳統舞蹈以及舞龍舞獅歡迎我們,巴拿馬市是一個國際化的現代都市,高樓大廈櫛比鱗次且造型五花八門;大使館安排官兵至巴拿馬運河「觀花水閘」參觀,該運河全長約50哩,開鑿於兩大洋之間,因地勢不同兩邊水位呈差異,故中間必須分隔許多船段調節水位,當兩邊水位一致時方能打開水閘門,船才能通過,偉大的水道工程讓人讚嘆人定勝天鬼斧神工,晚間收假返艦時乘車從美洲大橋反覘支隊3艦,拉起全艦燈飾的軍艦氣勢非凡,搭配不夜城的燈火通明,畫面美得就像是一首優雅的爵士樂,讓人陶醉。

中美洲-左營

  結束了中美洲的訪問,離開巴拿馬是個灰濛濛的陰天,支隊航向270,離家的遊子要回家了!首先是近一個月的航程,再度靠泊馬紹爾群島後,就返回左營母港了,經過了近3個月的航行,大家都早已經習慣海上生活,白天忙碌的值更保養派工,每週兩次的海上整補(輸油)作業以及備戰操演,下午運動時間中央走道滿是跑步運動的夥伴,飛行甲板上,水下作業大隊與莒拳隊分別帶起了核心肌群與武術訓練,也可以架起籃框讓籃球球友報隊鬥牛,又或者是機庫裡揮拍打起羽毛球,飯笛響起後,政戰學院的學生開始「敦睦之聲」廣播電台節目,總是讓大家拉長耳朵,聽聽今天有沒有給自己的留言?用完餐後上服務台買些飲料零嘴,或者去艦艉甲板散步順便觀賞鯨豚表演,伴著夕陽金黃餘暉,直到開始燈火管制,才趕在機庫關門前回到住艙,晚上到飯廳看部電影,到休息室較量桌遊,或去文宣館卡拉OK高歌一曲,生活很正常規律,也很充實。

在返回左營之前,支隊長頒發了每一位成員本次航行的證明,我特別向支隊多討了一張「級職:油彈補給艦 姓名:磐石」的航行證明書,替磐石首度遠航也留下個紀錄,大飯廳裡有幅輪機隊弟兄親繪的世界地圖,我們把這次遠航的航程用細繩描繪出來,希望磐石爾後的遠航,也都能比照辦理,我與返港後即將退伍的義務役士兵說:「若干年後,當磐石執行她第30次敦睦任務後,或許我們還可以再回到船上,看著這張地圖上許多的細繩,回想當年我們一起完成的遠航」!駕駛台的電子海圖出現了熟悉的地形線,我們回到臺灣了!3艦在左營外海錨泊接受檢疫查驗,在一○五年6月6日進港回家,這一次從海上看壽山,竟是如此美麗,一進軍港管制點,就看到東碼頭上萬頭鑽動,不僅海軍官校的學弟妹們歡迎學長姊回來了,左營地區部隊也幾乎全員到齊,而且單位更貼心的通知了支隊成員的眷屬一起迎接,興奮的站上甲板與家人揮手,有種超現實的感覺,不敢相信自己回家了,踏上了久違的左營軍港,抱起飛奔過來的兒子女兒,愛哭的女兒沒掉眼淚,倒是我這個老爸熱淚盈眶,千言萬語卻說不出口,只向妻子吐了6個字:「辛苦了,謝謝你」;這三個月的航程,不僅成功的完成遠航訓練以及敦睦邦誼的任務,也磨練了每一個水手的意志與船藝,更讓每一位磐石人與眷屬的心更加緊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