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翼雄鷹 空軍第二十八作戰隊


二十八作戰隊隊員各自堅守崗位、相互合作,共同為守護家園盡心力。

二十八作戰隊隊員各自堅守崗位、相互合作,共同為守護家園盡心力。

「但使筧橋飛將在,不叫共軍越臺海」意思是,只要繼承筧橋精神的空軍健兒巡弋在中華民國的空域,必定能讓共軍,分毫無法越過臺海,刻印在空軍第二十八戰術戰鬥機作戰隊鏗鏘有力的十四個字,是鐵翼雄鷹立下的雄心壯志,也是保衛臺海領空的決心與自信。

  第二十八戰術戰鬥機作戰隊前身為空軍第二十八中隊,民國九十三年精進案改編為作戰隊,主力機種IDF,由國人自行研發,是國防自主的決心展現。我與第二十八戰術戰鬥機作戰隊的結緣,要回溯到民國一O五年底,當時從戰鬥機飛行員的搖籃—臺東志航基地調職至此,同袍間戲稱是從虎窩到龍穴(志航基地主力機種為老虎Ⅱ式戰機F-5E/F,航空迷又稱為虎窩;本隊隊徽為青龍,故為龍穴)。在同袍的引導下來到隊部大門,大大的飛龍圖騰掛於大門中央,「龍」對東方人來說,是至高無上的,貴為四聖獸之首,騰雲駕霧,遨遊於藍天碧海、高山流水,不受拘束恣意任行。青龍禮帽以青天白日滿地紅的三色組成,代表誓死捍衛國家生存發展,飛龍吐信、噴火,展現出猛龍不可侵犯的風骨,三道火信,表示隸屬三聯隊。

  讓我們回想一O五年清泉崗基地營區開放的盛況時,許多描述便不再陌生了。眼尖的航空迷或許會發現,IDF的機尾除繪印「龍首」、「狼頭」,也有部分是彩繪鷹首,這令敵人不寒而慄的蒼鷹,其實是保育類猛禽—鳳頭蒼鷹,鳳頭蒼鷹是適應力極強的猛禽,可於二千公尺以下各種環境生存,無論山間或是都市,只要幸運,都能看見牠的英姿,目視獵物伺機而動,乘風而上攫然而下,捕捉獵物,如同IDF戰機一般,鎖定敵機,並予以殲滅。

  不過,再精良的戰機,都需要賦予千錘百鍊的靈魂才能發揮戰力,這靈魂便是第二十八作戰隊的空軍健兒,也就是駕馭戰機的飛行員。駕駛二代機的飛行員,必須經過空軍官校(基本組、戰鬥組)的洗禮、F-5型機的磨練與二代機的訓練之後,才能成為合格的二代機飛行員。我們在Discovery頻道看到的飛行訓練,僅是最基礎的入門款,面對性能更好的戰鬥機,飛行員須面對更大的G力,那血液逆流與壓迫,更限縮的反應時間和複雜戰術戰法,考驗著飛行員的功力。之前在臺東服務時,我曾在空暇之餘與飛行考核官閒談,當中有一個問題一直烙印在我心中,在此特別提出與大家分享。

  當時我正在思考「一秒鐘有多長?一秒鐘能做什麼事?」以我們的經驗,一秒鐘約略可以敲鍵盤兩下,眨眨眼這點時間甚至不夠喝一口水。然而,考核官說:「對戰鬥機駕駛員來說,戰鬥機的戰鬥世界,一秒鐘便是生死之隔,一秒的遲疑,便飛離目標物,相差零點幾秒可能從鎖定到被鎖定,我想對於飛行員而言,一秒是超乎我們想像的距離吧!」

  走在二十八作戰隊的中廊,有幾句話特別有意思,其中有一句是「坐著能寫,站著能講,飛上去能打」。在閒暇之餘,我曾聽隊長王上校解釋這十三個字,王隊長溫文儒雅的外表帶著堅定的眼神,說著他心中飛行員應具備的條件莫過如此,在這樣的期許與要求下,對於第二十八作戰隊的戰鬥機駕駛員,動、靜之間的表現,有著更高的敬佩。我們感謝空軍健兒在高檢視、高考核、高張力的三高生活下持續付出,「但使筧橋飛將在,不叫共軍越臺海」─在鐵翼雄鷹所立下的豪語下,我堅信:中華民國的人民,無論何時,都能在雄鷹的羽翼下逐夢踏實。

本文出自奮鬥月刊:

文/蔡宗餘 圖/28作戰隊提供 期數:766  

(作者為空軍第四二七聯隊上尉保防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