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三兩三 怎成軍樂隊

空軍軍樂隊官兵以絕佳默契,帶來快節奏的創意打擊。(軍聞社記者陳軍均攝)

空軍軍樂隊官兵以絕佳默契,帶來快節奏的創意打擊。(軍聞社記者陳軍均攝)

在國慶大典上,總是能看見三軍樂儀隊雄糾糾的樣子!然而,在這光鮮亮麗的背後,他們的生活與訓練可不是一般人想像中的輕鬆。很多管樂學子,對於軍樂隊都存在著憧憬,認為工作穩定,薪水不差,除了表演外,每天應該就只是坐在冷氣房裡練習演奏樂器。但這與現實卻有所差距,各軍種的軍樂隊隸屬於各司令部的勤務大隊,既然掛上了「勤務」兩個字,代表著各種勤務,譬如站哨、打草、掃地、油漆,甚至業參的雜事、業務都得處理。

  同時,專業也不能荒廢。一整天的課表幾乎被排得滿滿滿,白天的操課時間,不是公差勤務,就是進行訓練,真正精進自身技巧的時間只有在晚上。另外,現今國軍有四個軍樂隊,分別為國防部示範樂隊、陸、海、空軍三軍樂隊,每個樂隊都要輪值三個月的總統府升降旗,若擔任此任務,起床時間就還要再提早,以便提前整裝出發。

  至於訓練細節也完全不馬虎,室外行進的部分,包含行進間轉法等就不須贅述,舉一個最特別的訓練,叫做「耐熱訓練」。每逢十月的國慶大典前三個月起,就是三軍樂儀隊最特別的時候,一方面以能在大典上進行表演感到榮耀,另一方面卻又害怕超乎你能想像的魔鬼訓練。最可怕的是,還要背許多的樂譜,而且絕不允許出錯。

  大約從七月起,各軍種樂隊會挑出約四十位左右的好手準備國慶大典,耐熱訓練就是要穿著飛行夾克或執行勤務的服裝,在大太陽下扛著樂器站著不動。如果是短笛那倒還好,如果是蘇沙號,那就有得瞧了。耐熱訓練是以循序漸進的方式操課,剛開始站三十分鐘,隨著日子過去,逐步增加到兩個小時。

  兩個小時在太陽下穿著厚外套,扛著樂器,不能亂動,不能吹樂器,不能行進,就只是站著,這不僅僅是熱而已,更考驗著耐力。所以,耐熱訓練是一場磨練意志力及體力的地獄課程。

  你或許會問,撐過國慶大典不就好了?不過,國軍樂隊的表演很多,除了國慶大典、慶祝九三軍人節活動外,還有任官布達典禮,招募活動表演,各樂隊的巡迴演出,以及發揮大愛進行偏鄉教學等。所以,不僅要有室外行進樂隊的體力,自身的樂器演奏技巧也不能輕忽,否則如何能夠背著這身無上的榮耀,代表國家執行任務呢?

  舉海軍樂隊的例子來說,他們執行完國慶大典任務後,會準備巡迴音樂會,三月左右,再隨著艦隊出航至邦交國進行敦睦遠航活動。這一上船就是三個月,期間不能放假,還得忍受暈船等生理狀況,實在非常辛苦。

  因此,如果想進軍樂隊,得先做好心理準備,這與想像中完全不同,和學生時期不一樣,絕不是關在琴房裡練樂器。在軍樂隊看似亮麗的外表下,誰又看到他們脫下禮服後的那身汗水呢?至於,是什麼讓樂儀隊弟兄姐妹撐下去的呢?我想就是完成任務後的成就感,以及代表著國家門面的榮耀感吧!

  雖然筆者不是軍樂隊出身,也不是音樂科班,但從國中開始加入管樂社,便愛上了樂團合奏。中間有幾年因為工作因素無法參加樂團,當時看見昔日樂友在臺上亮麗演出,心裡有說不出的酸澀及羨慕。現在我也回歸樂團,重新再站上舞臺,並擔任蘭陽管樂團長笛副首席及短笛手一職。每當演出結束,完美的將音樂會畫上句點,臺下聽眾給予如雷的掌聲及指揮老師和團員給我的鼓勵,那就是使我持續待在樂團的動力。

文/徐至筠 本文取自奮鬥月刊(期數:768 )

  (作者為國防部軍備局生產製造中心中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