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營點滴:難忘的東引測考行

蔡榮暉當年東引裁判測考任務,因天候因素影響行程,意外增添收穫與樂趣,為軍旅留下美好回憶。圖為他在目前服務單位技訓分部留影。

蔡榮暉當年東引裁判測考任務,因天候因素影響行程,意外增添收穫與樂趣,為軍旅留下美好回憶。圖為他在目前服務單位技訓分部留影。

時光回溯至十三年前,有幸奉調至陸軍技勤部隊擔任專業裁判官乙職,就一個剛歷練完基層部隊排級幹部的我而言,當時的本職學能是不足以勝任一位稱職且專業的裁判官。

  因此,在甫到部後,除了處理科長及各級裁判官學長交辦的臨時性工作外,其餘時間均管制在辦公室內研讀相關專長準則,為後續的本職學能鑑測做準備。大概花了三個月的時間,終於順利通過本職學能鑑測,同時也取得裁判官專長資格。

  由於技勤部隊的特性與作戰部隊特性不同,受測單位係以原駐地做為基地方式進訓,惟後勤部隊種類區分較多,且駐地分布亦很廣泛,於是開啟了臺、澎、金、馬各部隊跑透透的測考軍旅生活。

  部隊基地普測及期末測均以「每週」為期程排定測考行程,因此,只要當週排定遠離駐地超過六十公里以上的部隊施測,所有裁判官均須在外集中住宿,久而久之就培養出同舟共濟的革命情感,只要將手邊測考工作完成後,就會抓緊剩餘的休閒活動時間,幾個學長會相約一起運動、跑步、逛街、吃消夜,以調劑並舒緩因緊湊行程所造成的舟車勞頓與白天的工作辛勞,同時也能了解各地不同的風俗民情。

  其中,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一次十月份在馬祖東引完成測考任務後,因受到秋颱接近外圍環流影響,導致海象不佳沒有船班,接下來好幾天都在等待每日航報是否發船。風雨過後的第一天,航報仍舊沒有發船,當下決定好好地探索這個美麗的東引島,於是一個人徒步走到東引港務大樓前廣場的忠誠門下,抱著一種平靜旅行的心情,朝著西引島方向前進。

  途中經過連跨兩岸的中柱橋(有中流砥柱之意),橋的中央有一座感恩亭,亭內巍巍矗立著一座蔣故總統經國先生的大型塑像,看似在沉思著如何有效地建構一道堅實屏障,以做為我國北疆最堅強的基地堡壘。

  然而,一旁卻伴隨著波濤洶湧的海水,被那詭譎多變的海象所牽引著,掀起了一層又一層的巨浪打向岸邊,像是包圍在沿岸周遭試圖搶灘登陸的敵軍一般,努力地發出拍打岸礁與消波塊的潮聲,頓時心中湧上一股莫名的大時代滄桑,與烽火無情的波瀾壯闊之感;接著再往前走就踏上西引島了。

  一上島就可清楚地看到,眼前的山壁上刻劃著一面國旗與「人定勝天、事在人為」字樣,轉個彎上坡,即看到供應島上官兵居民生活飲用水的海水淨化場,由於再上去大部分都是一些獨立連(排)據點與哨口,因此到了海水淨化場後即折返往回,沒有再前進。

  記得那次的測考行程,因受颱風及海象不佳等因素影響,航報整整有五天無法發船,換言之,加上先前測考行程,總共在島上待了長達十天之久,期間也與同樣困在島上的同事與學長們,一同相約逛了島上唯一的東引中小學圖書館、東引軍郵、東引一線天觀景,以及參觀東引酒廠等地點,讓這次的裁判測考行程,增添許多意外的收穫與樂趣,同時也為軍旅留下美好的回憶。

文.圖/蔡榮暉 本文取自奮鬥月刊(期數:768 )

  (作者為陸軍後勤訓練中心中校主任教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