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營點滴:二十年後再聚首

林恒弘(圖左)與「老仔」李文吉是軍中相交二十年的好友。

林恒弘(圖左)與「老仔」李文吉是軍中相交二十年的好友。

民國八十七年自軍校畢業後,抽籤分發至海軍陸戰隊擔任排長,初次看到服務單位的番號,心中不免疑惑,怎麼又九九,又六六的?另外,有同學的單位是隸屬六六師,當時除了對陸戰隊這個慓悍的名稱有所敬畏,再加上番號的混淆,著實有暈頭轉向的感覺。

  記得報到那一天,搭乘火車前往田中砲兵基地,晚上約十點三十分,踏進簡約的營舍,先向連長報到後,隨即安排一木板隔間的庫房,那就是當時我的寢室。詢問安全士官明日早點名時間及課程後,為了養足精神,就立刻就寢,以迎接下部隊後第一天即將來臨的挑戰。

  隔天一早安全士官吹哨,精神飽滿喊著:「請大家起床早點名。」集合前,我已先行就位,全連官兵也陸續走到集合場。此時,我看到一位外表嚴肅且具有風範的長官走過來,全連弟兄原本仍帶著睡意或嬉鬧的狀態下,頓時,集合場安靜了,弟兄精神抖擻了。我看著他,感覺比連長年長幾歲,於是我向前表明排長身分,並問候長官好,這位長官也客氣地回答:「排仔,我是士官督導長,不要稱呼我長官。」當時,士官督導長給我的感覺,就像在我內心深處士官督導長應該有的標準形象,沉穩、內斂,又散發出一股氣勢,他就是李文吉士官長,也是海軍陸戰隊指揮部現任的隊士官督導長。

  後來聽到官兵弟兄都稱士官督導長「老仔」,我也跟著這樣稱呼。說也奇怪,陸戰隊有許多特有的文化與傳統,就以稱號來說,師長稱「獅頭啊」、團長稱「團伯啊」、連長稱「大仔」、士官督導長稱「老仔」、屆退一至二個月的老兵,分別叫「紅軍」與「黑軍」;輔導長,那就三軍一體適用,統稱「輔仔」;至於生活上,睡覺要蓋睡袋,行李放忠誠袋,顛覆了以往接受的陸軍教育,起床要摺棉被,以及行李放大背包的做法。

  阿吉老仔在我擔任排長期間,無論在領導統御、生活管理、教育訓練、實務經驗,乃至為人處世,均不吝給了我許多的協助與關心,讓我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適應部隊生活,並且掌握指揮與領導的要領。後來因為基地演訓的關係,我奉命調任其他單位派代輔導長,暫時結束短短三個月的排長職務,說也有緣,阿吉老仔過了半個月,也調至和我同單位,這也算是另類的第二度共事。在當時連長的帶領及全連官兵努力下,我們從營測驗、師砲兵等,勇奪梯次基地測驗第一名佳績,這真是我軍旅生涯中無比的榮耀。

  半年排長歷練正式結束,隨後再抽籤分發至新的單位,正式開啟我的政戰職務經管,雖然與阿吉老仔無法續緣,但因為彼此相知相惜,我們仍保持聯繫,偶有家庭聚會。去年八月十六日,我從國防部調任陸戰隊指揮部,擔任副主任乙職,老天爺真是眷顧,讓我可以再與阿吉老仔一起共事,甚至我們的辦公室還在同一棟大樓。

  因地利之便,我可以隨時從二樓走到一樓,與阿吉老仔研討公務,下午運動時間,在公務許可下,相約至左營港區、柴山戰備道運動,可說是無話不談,彼此相互打氣、勉勵。軍旅二十年將屆,能與阿吉老仔再聚首,真是美妙的緣分,我只想對您說:「老仔,謝謝您,陸戰隊有您這位士官督導長,真好。」

文.圖/林恒弘 本文出自奮鬥月刊(期數:773 )

  (作者為海軍陸戰隊指揮部上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