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營點滴:走訪國之北疆 體會和平得來不易

軍事訓練役男至馬祖見習,體會戰爭的無情與和平的可貴。

軍事訓練役男至馬祖見習,體會戰爭的無情與和平的可貴。

因為一場濃霧,臺北一O一陷入半片蒼茫;在海的另一端,穿越陣陣迷霧的,是振起翅膀成群過冬的燕鷗們,我們旅行的目的地相同,都是我國北疆的守護者─馬祖列島。

  馬祖本是一個純樸的小漁村,水產豐饒,過去也是候鳥棲身之所,在兩岸戰事爆發後,因為特殊的地理位置,一夜之間成了兵家必爭的軍事基地,僅僅三十平方公里的小島上,卻藏有兩百餘座軍用坑道,密度位居全球之冠,其中南竿北海坑道特別讓人嘖嘖稱奇。位於仁愛村旁的澳口,簡樸的外觀,讓人絲毫難以想像裡面的別有洞天。

  走進深邃的北海坑道,壯闊豪氣的岩壁和幽暗浮動的倒影,鋪天蓋地般震懾人心,難以想像五十年前工程技術設備簡陋的年代,只靠著手中那柄十字鎬和簡易炸藥的國軍先烈們,是如何咬著牙、花了近三年,一斧一鑿地在堅硬的花崗岩上,打造出這個寬十公尺、高十八公尺的大型地下坑道,這種堅定不移守護馬祖、中華民國的愛國心,是留給我們所有後輩軍人的最佳典範。

  走進另一個位於澳口的戰鬥據點—六九據點,極目張望,就能看到大大小小的輪船停泊於大陸閩江口;戍守岸邊的弟兄荷槍實彈、戒備森嚴。據點坑道裡的機槍和大砲全都指向對岸,一直到了此時此刻,我才嗅到空氣中的劍拔弩張,原來戰場離我們這麼近。

  據點弟兄也為我們展示各式武器的操作,看著他們準確又迅速的動作,我心中的慚愧油然而生,因為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想過,在遙遠的離島上會有如此幹練又精實的部隊,看著他們一項一項的操練過後,讓我心裡對離島弟兄充滿了無限敬意。

  特別的是,馬祖還有一支與眾不同的陸軍部隊,不只是在陸地上雄壯威武,進入水域更是勇猛頑強,他們是中華民國陸軍兩棲偵察營—海龍蛙兵。

  海龍蛙兵是一支高度自律、具有榮譽心的團隊,平時執行海上戒護、水上救難、越界漁船驅離等艱困任務,靠的是平時扎實的訓練和團隊的默契。海龍蛙兵的士官長告訴我,要想從「蝌蚪」變成「蛙」,須經過為期三個月的長泳、操舟、水中爆破等高強度訓練,除此之外,還要通過擒拿、奪刀、野外求生等考驗,才能成為一個合格的海龍蛙兵,除了考驗體力、耐力,更考驗蛙兵們超人的意志力。隊長們也現場教授簡單的擒拿和繩結法,同時笑說:「不要認為這些不是在戰場就沒用,在日常生活中也是能保護自己的,講那些拋頭顱灑熱血可能太遠,你怎麼保護自己和家人也是很重要的。」

  戰史豐富了馬祖的生命,將她打磨成一顆在烽火裡璀璨的鑽石。的確,二十一世紀的臺海已無硝煙與砲彈轟炸,每到了候鳥飛返的季節,總能看見燕鷗們成群結隊回到牠們最想念的馬祖。其中,因為數量稀少、習性神祕而有「神話之鳥」美名的「黑嘴端鳳頭燕鷗」,絕跡數十年後,近幾年也重新在馬祖現蹤影。

  英雄華髮白蒼蒼,烈士墓前草青青,因為有著先輩們用汗水和血淚贏來的和平,此刻的臺灣海峽風平浪靜,神話之鳥得以復育。然而戰爭的傷痛或許可以被時間刷洗,但歷史的教訓不能遺忘,若不是擦肩而過的抗戰標語溫柔提醒,生於和平世代的我們,可能就快要忘記在這座島嶼上的過往,忘記戰爭是如此無情,和平又是多麼得來不易。

  縱然當今兩岸無戰事,但讀過馬祖這本活歷史後,我知道我們絕不能輕忽。誠如古人所言:「寧可百年無戰事,不可一日無戰備。」或許在政治議題的口水戰之外,我們更該做的是,時時刻刻強化國防力量,不讓敵人有機可乘。

文.圖/林毅澤 本文出自奮鬥月刊(期數:773 )

  (作者為陸軍第六軍團二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