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營點滴】康定生活 三年有成

張庭毓歷經軍旅洗禮已蛻變成長,並能面對各種挑戰。圖為他與友艦信號手執行手旗信號識別。

張庭毓歷經軍旅洗禮已蛻變成長,並能面對各種挑戰。圖為他與友艦信號手執行手旗信號識別。

十八歲高中畢業後,毅然決然選擇了志願役的行列,所望的無非是能減輕媽媽的負擔;另一方面也想為自己的人生,寫下一些與眾不同的回憶。

  在軍中所學的是信號科,其實剛進入海軍時,什麼都不了解,因緣分使然分派到信號科別。

  入伍結訓後,分發部隊前先至海軍技術學校受訓,開始接觸信號相關知識後,才知所學不易,很想直接放棄。

  尤其是六十八面海軍信號旗,每一面都有不同的意思,除了熟背之外,更困難的是運用。

  每一面旗不單有它獨自的意義,不同的旗結合起來,又會產生各自不同的意思,可謂千變萬化。

  面對這個挑戰,讓我深深體會到「萬事起頭難」的意境,但既然選擇走這一條路,就一定要堅持把它走完。

  從技術學校結訓之後,我拿著還算過得去的結訓成績,來到了我的軍旅生涯起始點—「康定軍艦」。

  當時內心非常恐慌,因為對未來感到無知,懵懵懂懂的,像個要離開媽媽呵護、懷抱的小孩般。

  來到船上踏上梯口的那一刻,說不害怕是騙人的,當下甚至有種快要崩潰的不安;在與船上人員的眼神交會時,似乎總感受到帶著電的波長,走到住艙更讓我欲哭無淚,內心不斷的呼喊這是什麼地方?看見床鋪後,自己不斷思考,到底要怎麼進去?我用各種方法試著爬進那長得很像便當盒的床鋪,因為我的身材還算高大,所以對我來說,第一次嘗試這種挑戰,真的是四處碰壁。

  當天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我才卸下半個心房,度過分發到部隊後的第一晚,那感覺好不真實,但好特別。

  第二天的早晨,從海軍特有的口笛聲中醒來(現在已經換我吹響笛聲,喚醒大家起床),睡眼惺忪的我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立刻就有學長吆喝:「幾點了還在睡,趕快起來早點名!」生活了一陣子後才發覺,原來當個職業軍人似乎不是這麼容易,每天除了保養就是訓練,尤其是專業訓練,燈號的發送與接收、掛旗速度與正確性、手旗的標準位置,每一項操演、每一個環節,對於信號人員來說,完全無法馬虎對待。

  在眾多的操演訓練中,印象特別深刻的是海上加油及海上整補,因為這兩項操演幾乎會使用到信號人員的所有專業技能。

  在兩艘軍艦開始接近的同時,ROMEO旗(國際信號旗)揭開了操演的序幕,掛旗懸掛的位置、時機與速度等,不容有絲毫差池;站在航行的軍艦上,能夠穩著身體站立已是不易,若加上掛旗和打手旗,更是難上加難,如果一個站不穩或失手,手旗一旦掉下去或是掛旗脫鉤,都是身為信號人員的重大缺失。因此,平時的訓練和要求絕對是非常扎實。

  來到海軍已經三年多,我已經蛻變成長,面對各種大風大浪已經能習慣,不再是以前出海就吐的小屁孩。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沒有經歷過狂風暴雨的洗禮,又怎麼會有甜美的果實?我始終相信一句話:「面對挫折的時候,告訴自己我可以,我撐得下去,給自己一個相信自我的力量。」就像現在的我,苦盡甘來,儘管有時海象很差、很暈、很想吐,但始終能堅持這個信念,順利通過各種挑戰。

  我愛海軍,我愛康定,我為自己感到驕傲!

資料來源:奮鬥月刊 期數:775

  (作者為海軍一二四艦隊下士)